看齐中文
    京兆府少尹要让大家赶紧找回李正。

    姬知古和同僚一听,集体一脸茫然,个个表情极其尴尬,心里非常不情愿。

    京兆府少尹姜明哲这是怎么啦?

    新官上任三把火,但是也不能这样烧吧?

    户县全体职员好不容易破了十年前梅花杀手案,他却要来捣乱,还要找一个莫名其妙的杀猪李来参与断案,这不是纯粹有病吧?

    姜明哲如果觉得王志案里面有冤情,马上可以重审,何必要找一个小小的杵作李正?

    这听起来真的有些好可笑。

    看着一脸迷惑的下属,姜明哲只能慢慢的解释:

    “你们这些人办事太不给本官面子,你们是如何审理王志案子的?!王志八十岁的老母亲为了儿子,昨天竟然去了长安,拦住了荣王李琬的车驾喊冤哭诉,荣王将此事禀报玄宗皇上,皇上闻听震怒,亲自下令大理寺和御史台过问此事!”

    “昨日,大理寺快马发文到我们京兆府,责令京兆府府尹安志忠和本官重审王志案,而且限定我们,要在三日之内要查明此案情真相,否则严惩不贷!”

    大家此刻才明白,原来是王志老母去长安拦轿喊冤,直接拦住了荣王的车驾,这才导致京兆府震惊,派来姜明哲亲自查办此案。

    而且,姬知古他们也清楚,荣王李琬是大唐京兆牧,陇右节度大使,十年来,就是此人遥控京兆府,有人拦轿喊冤,他岂能不管?

    姬知古暗中狠狠盯住县尉刘雄看了几眼。

    县尉刘雄心里吃惊,他感觉姬知古对他已经很不满意了,自己做事不周密,惹怒了上司姬县令。

    京兆少尹姜明哲目光斜视这些下属,立刻明白了他们贼溜溜的心里,于是阴沉着脸继续说道:

    “而且,我早就听说,户县杵作李正对此案有独特的看法,可是,你们竟然把他给撵走了,你们真的是糊涂啊!还是故意的?”

    县令姬知古和县尉刘雄等人终于明白过来,场面开始变得非常尴尬,面对户县各位名流,姬知古不知道该怎么样回答姜明哲。

    刘雄心里现在后悔的要死要活,当初他怎么就没有控制住王志的老娘,让这个老东西捅下如此大的娄子!

    自己做事一向周密,却没有想到被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婆搞砸锅。

    现在朝廷派姜明哲来核查此案,他们想要糊弄看来已经很难,搞不好会受到处罚的。

    法曹吴高明心里更加后悔,他怎么就没有想到王志还有个老妈!?

    案子办不好,法曹吴高明首当其冲要受到责罚。

    因为他是户县司法主管,而且他是主审王志案的主审官,姜明哲如此前质问,他不得不出面说话:

    “姜大人,其实,王志此案早真相大白,本曹和姬县令连审三日,王志已经彻底招供,前日,我们县衙已经上呈案宗到了大人您处,大人您难道没有看?”

    不提案宗还好,一提案宗,姜明哲立刻怒气冲天。

    姜明哲盯住吴高明,忍不住当场质问他说道:

    “我看了你们的案宗,发现里面漏洞百出,你们仅凭王志酗酒经常打老婆,就判定王志是杀害张小翠的凶手,你们如此办案也太草率了吧?还有,你们只凭借张小翠脖子上的一朵梅花,就认定王志是十年前那个梅花杀手,你们这纯属草菅人命!”

    法曹吴高明心中有鬼。

    他根本就没有仔细审案,杵作李正提出异议之后,他为了加快速度定案,草草结案,所以案宗里面漏洞百出实属正常。

    可是,法曹吴高明如此断案,他也有他的考量。

    户县积累下来的人命案已经不少,尤其是梅花杀手案,到现在还没有破案,朝廷对此早就非常不满。

    现在又出了张小翠的案子,户县衙门上上下下脸上自然更是无光,户县县衙如果破不了案子,主管户县的上级部门京兆府难道就脸上有光嘛?

    现在王志伏法,细节似乎十分符合十年前的那桩梅花杀手案,把王志定罪为梅花杀手,破解十年前诡案,这对户县和京兆府不是都大好嘛?

    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即使你姜明哲是新官上任,这不是刚好赶上烧一把火?

    何必要如此当真?

    大唐现在溃烂的不是一般,表面上看起来光鲜无比,其实内部已经腐烂不堪,这种时代,竟然还有姜明哲这种实实在在较真的人!?

    真的是莫名其妙。

    所以这个案子全部扣在王志头上可谓天衣无缝,这可不单单是为了户县衙门好啊,这也是为了户县和京兆府大人们的乌纱帽着想。

    当然,吴高明不能如此直言。

    他以为姜明哲当官当到了州府地步,应该很清楚这里面的道道。

    可是他没有想到,姜明哲竟然一窍不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混到京官位置上的?

    想必此人肯定有过人之处?要嘛就是一个巴结领导的哈巴狗。

    让王志背锅,对大家都好,所以吴高明还想说服姜明哲,只好委婉的说道:

    “张小翠被逼上吊,她的脖子上有一朵梅花,这些情况和十年前那个梅花杀手逼死人的情况非常相似,姜大人,难道我们不能据此认定此案就是王志所为?”

    姬县令也想到这一层,冷冷的说道:

    “法曹吴大人说的很对!我们已经审问王志无数次,他已经全部招供,此案了解对我们户县和京兆府所有官员都好,我看就没有必要重新开审了吧?呵呵呵,是不是姜大人?至于找那个杵作李正就更加不应该,此人是个傻子,嘴里胡言乱语,不能听他的。”

    姜明哲做官到了京官级别,当然看得清楚此案的厉害关系。

    如果让王志认罪伏法,确实对大家都好。

    但是,他是京兆主管刑狱的官员,此案惊动了大理寺和御史台,他作为刑官少尹,要是审理不清,必然会受到牵连。

    罢官是小事,搞不好会掉脑袋。

    再说了,如果他亲临户县理清此案,然后上报御史台,皇上必然亲自询问此案,那样他姜明哲不是可以在皇上面前大大的显露显露身手?

    如此好的机会,他不能放过?

    更何况十年前户县那场梅花杀手案,朝廷已经封存不查,户县大大小小的官员如果一起栽赃王志,功劳苦劳可全是户县法曹和县令姬知古等人的。

    这于他姜明哲的前途又有何意义?

    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权衡再三,姜明哲私心和良心还是斗过了黑心,他才决定大老远亲自来户县查办此案。

    这个决定对他有很多好处,全然没有一点害处。

    即使查不出真凶,也可以将罪过全部推给户县县衙。

    想到这里,姜明哲冷眼看着法曹吴高明,说道:

    “此案你们肯定是对王志用刑了,是不是?!要不然王志哪里会如此老实招供?而且我听说,促作李正曾经拿出几个铁证来反驳你们,可是你们不但不听,居然把他撵走,荒唐,太荒唐了!”

    法曹吴高明还想狡辩,姜明哲对吴高明的心里洞察的清清楚楚,他不想给吴高明任何机会,忽然猛拍桌面,说道:

    “你们都不要再说了!本官已经决定要亲自审理此案,然后亲自上报朝廷复审!此案你们就不要再插手了,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赶紧去把李正给我找回来,今天晚上我要和他重审王志之案,你们要是找不回来李正,小心你们的脑袋!”

    姬知古也不是吓唬长大的,他在朝中也不是没有人,亲王他也认识几个,所以对于姜明哲的怒火,他不但不惧怕,而且说道:

    “姜大人,现在王志已经伏法,案子已经定案,十年前的梅花杀手已经找到,您何必要听信一个傻子杵作的话,要翻案重来呢?”

    姜明哲双目如电,死死盯住姬知古,似乎可以洞穿他的五脏六腑。

    品正门医门识心术!

    绝对的医门识心术,而且功法不低!

    姬知古心中立刻一紧,自从出道以来,自己还未曾遇到如此白门高手,从他的目光里面,姬知古似乎读出了某种含义。

    如果老老实实听从姜明哲的话,他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当官发财,如果不想顺从,除非他有黑门绝技,或者是超越白门三级高手姜明哲的功法,否则只要一剂毒药,就可以要了他姬知古的老命!

    品正门黑白二门自从初唐以来,从山西太原府,一直斗到了长安城,相互杀伐,相互陷害,最后没有一个赢家。

    唯一的赢家就是李唐家族,他们如同旁观者一样看着黑白二门杀伐,然后从中渔利。

    品正门黑白二道输赢就在功力和级别上,任何高级别的人,可以随随便便用五种道法搞死对手,如果对手没有任何帮手的话。

    姬知古坐定,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就像是过电影一般扫视一巡,之后忽然睁开眼睛,有些大惊失色的问道:

    “姜大人,您是白门三级?”

    姜明哲微微一笑,说道:

    “姬大人,不官是白门三级,还是你这个黑门初级,其实我们全部是同道中人,都是为朝廷效力,希望你不要逼我出手!”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官大三级。

    而且,最要命的是,姬知古已经察觉了出来,京兆少尹姜明哲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官员,他更是品正门中人。

    而且是白门中人,功力比自己要高出许多。

    如果他这个黑门初级执意要和姜明哲斗法,最后只能被彻底搞死!

    所以,姜明哲执意要找到李正,然后重审张小翠和王志案,这让姬县令和县尉刘雄心里虽然十分窝火,可是无计可施。

    为了一个傻子杵作,他们竟然要低三下四的去大街上找他,麻蛋的,这也太没天理了。

    但是,这命令是姜明哲姜大人下的命令,他们如果不想混了可以不去。

    为了赶紧找到李正,姬知古只能亲自带着县衙大大小小的官员和差役,上大街大水漫灌去找李正。

    ……

    再说李正和姬明月费尽周折,花费了不少银两和足足两天时间,终于找到了那半截腰带的疑似主人。

    两个人一个叫马高,一个叫王义!

    全部是徐家湾的秀才。

    有了这个可靠的消息,李正和姬明月在破庙里面住宿两个晚上也值得。

    他们修整好了之后,赶紧又租个马车,马不停蹄的来到郊区徐家湾村,到处打探马高和王义二人踪迹。

    徐家湾村子不大,李正和姬明月进村稍微一打听,村里那些好事者立马告诉了马高和王义两个人的情况。

    原来,马高和王义都是徐家湾很有才学的高人。

    他们两个一年前高中户县秀才,前几天还上京赶考,只不过两人考得全不理想,全部落榜,回来之后一天到晚在村口酒肆里面买醉。

    打听到马高和王义在酒肆喝酒,李正和姬明月两个人赶紧来到酒肆。

    果然,大清早,空荡荡的酒肆里面确实只有两个人坐在后堂喝酒。

    李正急忙问了酒保,酒保直接指认后堂喝酒的那两个人,高个子的叫马高,矮个子的叫王义,还说他们两个自从落榜之后,整天就在这里喝酒度日。

    李正急忙和姬明月找个位置,坐在酒肆前堂,偷眼看看后堂喝酒的两人。

    喝酒的两个人之中,一个人个子确实有八尺多高,穿着讲究,脸色铁青。

    另外一个穿着朴素,个子矮小。

    这两个人在哪里喝酒吃肉,丝毫没有注意到有人在暗中观察他们。

    李正指着其中喝酒的马高,低声对姬明月说道:

    “我看那个高个子马高嫌疑最大,你注意他腰里没有?”

    姬明月有些紧张,瞪眼说道:

    “我看人家男人腰里干嘛?怎么?此人是不是杀死张小翠的凶手?”

    李正点点头,说道:

    “从此人的身高来看,他最符合凶手的特征,而且不知道你观察到了没有?马高此人腰里没有腰带,脚很大,而且鞋子似乎是新买的,这三点十分切合他就是杀人凶手的猜疑!”

    姬明月一听就想上前缉拿凶犯。

    李正急忙拦住她,说道:

    “大唐也是有法律的,我们不是捕快,无权抓嫌疑人,所以只能先等一等,反正马高不会凭空消失,等到我们回到县衙汇报之后,差韩猛他们来抓即可。”

    姬明月问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李正憨憨一笑,说道:

    “不如去我们家略事休息,然后再商议不迟,不知道美女愿意不愿意?”

    这里是酒肆,姬明月也不能过于放肆,所以没有办法,只好跟着李正离开徐家湾,一路朝李正家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