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下午,众人休息了一个小时后,就开启了第二节课。

    哦,不对,应该是第四节课。

    “我忘记说了,你们早上是学习了两节课的内容……”郭逸仿佛后知后觉地和众人解释道:“昨晚没睡好,迷糊了。

    第一节课是叫重力适应。

    所以你们才会漂浮在半空中,进行训练。

    还有就是,你们以后所有的课程,都是在无重力状态下进行学习,所以你们都要好好适应无重力,同时也不能忘记有重力的情况。

    毕竟以后,你们不但要上宇宙,还要下星球!”

    众人一边跑着步,一边听着郭逸的解释,异常无语。

    特别是鸵鸟与卫生员,两个人还头顶对着头顶……

    “而第二节课叫精神负荷适应性训练,也就是让你们操纵转向系统。

    以后会逐步提升你们的精神负荷,直到能使用高达全武装,并且要求持续一个小时以上高强度的激战。

    当然,这是未来的事,现在等你们先无压力操纵转向系统再说。

    而第三节课……”郭逸忍住笑,继续说道:“高达的驾驶,虽然因为有了分散式控制系统,简单与灵活了许多,但是机械操纵地方还是不少的。

    所以第四节课就是背熟通用性的操纵!

    简单来说,就是文化课!”

    “……”众人看着护目镜上,那密密麻麻的按键,一股老槽想喷涌而出。

    可是想到了电击三人组,最终还是憋了下来。

    其中就包括了鸵鸟三人组。

    “本来我想等换了地,弄出高达驾驶室的模拟舱出来后再让你们开始学的。”郭逸故意叹了口气,略作无奈地说道:“但是你们都说了,你们是地狱归来的勇士。

    既然如此,没困难,制造困难也必须上!

    加油!

    哦,对了,顺便再再说下,除非你们合格了,不然都是早上都是两节课,下午也是两节课。

    每隔三天进行一次测试,不合格的免费享受高电脉冲的按摩!”

    听见郭逸那丧心病狂的话后,众人也无语了。

    不过,这都是自找的,他们算是彻底回炉了……

    随后,众人再次用不善的眼光看着鸵鸟,不约而同地决定:今晚红烧鸵鸟!

    ----------------------------------------------------

    而就在孤狼与战狼开始受训没几天后,狗头的训练总基地中,一位中年人拿着一份文件,敲响了何志军的办公室门。

    “请进。”

    何志军埋头看着桌面的一些文件,随口答道。

    “老何!”

    中年人看着埋头看文件的何志军,笑呵呵地打了声招呼。

    “老黄!你怎么来了?”何志军听见老黄的声,惊喜地抬起了头:“来坐,喝茶。”

    “看下。”老黄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何志军,随后喝了口茶。

    而何志军,一脸疑问地接过了文件。

    然后仔细地翻阅了一番后,何志军就爽朗地大笑道:“最终还是给我截了下来!

    以后这狼牙里面有热闹了!”

    笑完,何志军连忙起身,从办公室的桌子掏出了一副地形图,摊开了和老黄说道:“老黄,按文件上的规格,你就在周边选个地方!”

    “嗯。”老黄点了点头,仔细地研究起地形图,同时还顺口问了一句:“我看老钱把这文件给我的时候,那笑的见牙不见眼,憋都憋不住。

    这里面?”

    “别问,我什么都不知道!”何志军平静地说道:“不过,接下来,很可能会进行全军区的比武。

    其中肯定包括你们后勤的,你可以好好做下准备!”

    老黄听见何志军的话,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他。

    随后,老黄眼睛一眯:“嗯!”

    跟着,两人就没有再继续交流。

    而就在何志军接到命令时,周老办公室那边,也聚集了一堆老伙计,各个都是有一堆国字头衔的老科研家。

    简单来说,这里面的人,基本都是属于宝贝级别的。

    “啧啧啧,我还以为起码要十几年才会实现呢!”

    某个老人,双眼放着光看着桌子上的狗子分身,忍不住上手摸了摸:“这是好东西啊!”

    “可惜这个只是伪·强人工智能,不算是真正的强人工智能。”周老朝其他几个老伙计炫耀道:“你们是没看见过那强人工智能,完全能根据人的语句与语气做出对应的回答!

    就是回答的话有点……”

    “那你怎么不搞过来?”上手摸狗子分身的老人看着周老,一脸气恼地问道:“搞这么个削减版的干嘛?”

    “没办法,搞不过来。”周老苦笑了下,和他解释道:“那强人工智能是他的帮手,他更需要。

    而且这强人工智能,他同样的代码复制了几十万份。

    唯一算的上强人工智能,只有他手上的那个。

    其他的,都是削减版。

    所以没辙……”

    “这代码不都一样吗?”

    “按他的说法,有几段无法破译的代码,可能那才是强人工智能的核心。

    虽然一样复制黏贴了,但是不知道为何就无法运行。”周老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不过我猜,那家伙更可能是嫌麻烦。

    毕竟有一个强人工智能,就够他用了,他也就懒得深究下去了。”

    “所以你说的他,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

    某个老太太看着周老那得意的笑容,眼睛一眯,突然笑呵呵地问道:“他手上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我们一堆老家伙一起?

    这里有搞坦克的,有搞飞机的,还有搞军舰的,甚至还有航天的。

    完全不搭!”

    “嗯,所以上面到底是几个意思?”另外一个身穿工装服的老人也点了点头,好奇地问道:“怎么突然让我们在半年内,把手上的项目都结了?

    单纯这个人工智能,不可能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弄一起吧?

    你还藏着什么没告诉我们?”

    “不能说,现在唯一能给你们看的就这玩意。”周老笑眯眯地摇着头,死活不说话:“或者你们去问下老赵?

    他和我一起经历的,他也知道前因后果。”

    一直在房间内,当着透明人,喝着茶看着戏的赵老,看见周老把火力引向他,立马大声嚷嚷道:“周老哥权限比我高,他都不敢说,我这马前卒更不敢说了。

    等该知道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反正我建议你们先把手上的项目该完结的完结,该搁置的,就封装好。”

    一伙老人们,左看下周老,右看下赵老,发现怎么都逼问不出。

    只能无趣的就此解散。

    毕竟有保密条例在,他们虽然并不太过在意,但是过分逼问就不太合适了。

    至于为什么他们不担心保密条例?

    先看看他们的身份,再好好看看他们的年纪,他们如果都不靠谱的话,这国内都就没靠谱的了。

    甚至能不能挺起腰做个人都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