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隋末唐初我做主 > 0040再见李世民初会李玄霸

0040再见李世民初会李玄霸

    李世民已忍不住现身。

    月洞门边拐过两个人来,人尚隔了数十百步,李湛已经感觉一股威压。

    这是李湛再一次有这种感觉;

    旋即,他就看见了李世民,英俊挺拔,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

    目蕴秋水,眉含远山,英气逼人。

    李世民身后还有一个少年,这少年面如雷公,豹头环眼,手里拎着两铁锤,鼻孔朝天。

    李湛初见李渊的时候,与李渊石桌对坐,侃侃而谈,就像面对普通一中年人。

    这时,面对李世民,和面对李渊的感觉完全不同。

    这是他第二次见李世民,和第一次见感觉又不一样,第一次在辽东城,那时李世民行色匆匆,他们交道的时间并不久。

    但他知道这一次,他们待的时间会比那次要久一些,说不定,这一次与李世民还会直接有智商、身手的碰撞。

    再见的感觉,依然还是不错;

    李世民仿佛一个不需要名片,不需要介绍的人。他只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里,你便知道,他就是李世民。

    如假包换。

    那是一种气质。

    一种突突突往外冒,天地都遮不住的气质;

    他站在那里,渊亭岳峙,万物仿佛都失去了颜色,唯有他超然出尘,遗世而独立。

    难怪,难怪蒲山公李密那么骄傲的人,见到李渊,傲色不减,见到李世民的时候,说了一句由衷佩服之言。

    “不如是,何以定祸乱乎?”

    也难怪,长孙无忌会这般在意这门亲事,长孙无垢即便是退婚,也要郑重其事!

    如果这个人是自己未来的敌人,那势必也是自己最为强大的敌人!

    李湛想到这里,倒也不惧,心中忽然生发出一股豪气;

    他有钱,而且是一等一的财富,他这时倒也气势盈溢,尤其,长孙无垢如今是站在他这边的。

    李世民这时也微微一怔,似乎感觉到空气中李湛的些微变化。

    但他也只是看了一眼,旋即脸罩寒霜,向长孙无垢走了过来。

    望着那个身影极其熟悉的女子,叫了一声。

    “无垢?”

    长孙无垢这时站了起来,不卑不亢:

    “世民——”

    李湛原以为自己心里会对这一幕会起些波澜,但此刻他的心中反而平湖一般,古井不波。

    他相信长孙无垢,她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

    也唯有这般有大胸怀,爱国爱民侠之大者的姑娘,才能在李世民与自己之间,能保持那份真我。

    他和长孙无垢的感情,是通过近日来,朝夕相处,日渐情深,自然而成;

    他相信这种情感的稳定性,远比一纸婚约,父母之命的更好!

    况且,李渊方才要让长孙无垢自归门墙才可议婚,这话长孙无垢听着也不爽。

    现在,他倒要看看,李世民如何应付这局面?

    .........

    李世民这时似乎已经情不自禁,大踏步向前,向长孙无垢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只是,却抱了个空。

    无垢向后退了一步:“世民,站住,我有问题要问你。”

    李世民怔住。

    婚约缔结之时,长孙无垢曾经对他无所拒,温婉,展现一个女子所有的温柔。

    现在,他第一次在长孙无垢的脸上看见了“拒绝”的神色,看见了凛然的样子。

    李湛见长孙无垢不让世民拥抱,心中窃喜。

    他现在抱着无垢,几乎只要是私下场合,无垢从不拒绝。

    两相比较,他自然是已经胜了一筹。

    长孙无垢目光炯炯的望着李世民。

    “唐国公要让我自列门墙之内,方可与你家议婚。”

    “现在家父过背,舅父官职低微,职不过九品,与你国公之家,皇亲国戚、官居一品比起来,齐大非偶!”

    “我们这婚约,是议?还是不议?”

    长孙无垢义正辞严;

    她这一席话出来,空气中登时变得严肃;

    李渊这时在一旁,脸上微有愠色,咳咳咳,又咳嗽了几声。

    然后,他清了清喉咙:“无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家大儿建成娶妻,乃是荥阳郑氏,钦定四大门阀之一,你若长孙门阀尚不能入,只是寒籍......”

    他皱了皱眉:“寒籍岂能为世民正室?”

    “你愿意做妾么?”

    “妯娌之间你能抬起头来?”

    “你现在是孩子,还什么都不懂,我是为你好,过几年,你长大就懂了,不要意气用事!”

    李湛这时站起来,冷冷一笑,对李渊的这番话甚为失望。

    “我还以为唐国公是何等的英雄,唐国公的祖上李虎,只不过是贺拔岳麾下一个普通将领而已,又何来门阀?”

    李渊目蕴怒色:“本家兄弟,这是我国公府家事,与你无涉!”

    李湛冷哼一声,对李渊说的话甚至都懒得鸟,他直接望着李世民。

    “李二,你说句话,你也是拿着门阀世家的放大镜,看天下英雄?”

    “刘邦麾下,萧何、韩信、张良、曹参,有几个是门阀?眼界如此偏狭,还指望将来打天下?”

    李湛说罢,冷笑之余,拽了拽长孙无垢。

    “咱们走!一个眼中只有门阀的人,又岂有天下英雄?又岂能成事?”

    长孙无垢有些犹豫,她情知李湛到这里是商量借兵的事情,这仿佛是孙策和刘繇借兵,可能事关李湛将来的大业。

    她不愿意让李湛为了自己的婚约影响大事。

    “你不是要借兵么?你的事情比我重要,我议婚是我自己的事情!”

    李湛淡淡然:“实在不行,我就募兵,也不过是两三千兵马,耗费点时日训练训练也就是了!”

    他说罢,携了长孙无垢的手,两人飘然正要离开。

    “站住。”

    身后传来李世民的一声断喝;

    同时一个身影鬼魅一般,如同一阵风,一片落叶,一道闪电,一道光影,刹那站在了他们面前。

    这站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个面如雷公、鼻孔朝天的少年。

    少年身材不及李世民高,圆睁怪眼,两臂平展,将两只各四百斤的长柄铜锤张开,登时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二哥不叫你们离开,你们便休想离开!”

    李湛皱了皱眉,伸手推了一推,少年竟然纹丝不动。

    他这一推,即便是白士让可能怕是也要吃一跌,他最近发现他这个原宿主本身膂力也确实很强;

    不过,这少年仿佛天神一般,仿佛站立住了,便扎在地上生了根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