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影帝从签到开始 > 067这是不付费能看的嘛?

067这是不付费能看的嘛?

    “冷静疗法?”

    老江湖的李国力一头雾水。

    冷静疗法,电影激情戏惯用的套路。

    男女演员双方出现生理反应时,及时喊“咔”,等双方冷静下来继续拍摄。

    也就是演员把握暂停键。

    “这个方法好。”唐烟豁然开朗,连连拍掌。

    叶秦勾勾嘴唇,方法好吧,晶公主,是你晶爸爸的点子。

    **十年代,香江电影的黄金时代,盛产武侠片、动作片、警匪片,也滋生青色片。

    湾湾、葡京等马仔社团,看到向氏兄弟拍电影赚的盆满钵满,大量的黑金涌入到香江电影行业。

    赫赫有名的,拍《跛豪》、《濠江风云》等黑帮片。

    而舔刀口过日子的,简单粗暴,专门往下三路招呼,就像《古惑仔》里的靓坤,拍dvd、vcd,搞碟片。

    当年轰动香江一时的加玲姐绑架案,便是蛮横的堂口硬逼拍这类青色。

    到东南亚金融海啸后,对资金敏感又高依赖的电影行业,瞬间萧条。

    加上香江回归在即,湾湾撤资,东南亚市场又紧缩,雪上加霜。

    单纯靠本土的几百万人口,完全支撑不起“东方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

    产业不景气,影视从业人员中底层几乎没饭吃,靠微薄的积蓄度日。

    王京在这段时间,拼命开工,给香江演员创造就业,什么都拍,屎尿屁、青色片。

    其他的导演一瞅有利可图,纷纷跟风,在黑暗时代出现一片青色盎然的景象。

    可这类激情戏,一投入就容易擦枪走火,无良的直接真军,而被逼良为娼的导演,默许冷静疗法。

    张哥哥跟莫文味的剧情片,便有介绍,当然上阵的是徐画家,林立7。

    李国力点点头:“试试吧,你们两个现在就位。”

    “谢谢你,叶秦。”

    登上台阶时,唐烟难为情地低头,声音细若蚊蝇。

    “小事,以后千万不要干这样的傻事,容易被黑。”

    叶秦摆摆手:“待会儿我们加把劲,争取一遍过。”

    “摄影,灯光,就位。”

    “开拍!”

    叶秦坐在王座上,披头散发,迅速进入状态,茫然无措,不知情为何物,不知吻是什么。

    更不知,紫萱说的天底下还有比打架更有趣的是什么?

    不在天上,在地上打架?

    唐烟俯下身,借位错开。

    两人的脸只有两指的距离,四目相对,她罕见地不笑场,眼神飘忽,白玉的耳垂嫣红如血。

    面对现场的镜头,叶秦,亦是重楼,霸道总裁魔尊风再次雄起。

    化被动为主动,一把将唐烟揽入怀中。

    这的确比打架有意思多啦!

    眼神里充满深情,有团火熊熊燃烧,仿佛要吞没唐烟,顿时吓得她惊惶不安,喊道:“咔!”

    “怎么啦,唐烟?”

    瞧着唐烟匆忙地挣脱出叶秦的怀抱,李国力一阵无语,就这,你就有反应?

    “对,对不起。”唐烟捂住滚烫的脸蛋,来回踱步散热。

    李国力无奈,叶秦也无奈。

    大姐,只是借位的吻戏,又不是真拍色jie什么的激情戏,把停拍的权利交给你,不是乱用!

    “重来一条啊!”

    叶秦重重地吐了口气,重新拾起刚才入戏的状态,惟妙惟肖,保持住就可以。

    再一次把唐烟揽入怀,右手搭在盈盈不堪的细腰,她焦躁,害羞,后背仿佛躺在插满针的毡子上。

    荷尔蒙的气味扑鼻而来,脑袋顿时一懵,眼前俊美的人脸已经离他越来越近。

    这一刻,连“咔”,她都忘记喊。

    李国力阴沉着脸道:“咔,唐烟,你在偷魔尊重楼的心,闭什么眼,害什么羞,偷他啊!”

    唐烟如梦初醒,猛地睁开眼镜,瞳孔里尽是叶秦在叹气。

    频频被咔,对入戏的演员完全是一种折磨,酝酿的情绪没有输出发泄,憋在心口堵的慌。

    就像子弹卡壳,射不出,枪管不炸?

    叶秦不断地调息,以后绝对绝对接戏要加一条,不拍吻戏,要吻找吻替去,mmp,简直是活受罪。

    “对不起,对不起。”

    唐烟愧疚地从他的怀里起身,双手死死地揪住衣袖,手心出汗。

    “叶,叶秦,这一次一定没问题。”

    “没问题?”叶秦挑挑眉,“没事,不要有压力。”

    心里补一句,反正我习惯了,就当你没有中戏文凭的就行。

    “这次肯定没问题!”

    唐烟咬咬牙,眉毛一横,犹豫的神情突然荡然无存,眼睛里透着疯狂和决绝。

    “李导,再来一次,这次一定行!”

    “那重来,摄影,灯光就位!”

    “叶,叶秦,这次我一定行。”

    叶秦看到低下头的唐烟,眼里冒着火,像要把他吞了。

    我艹?

    顿时头皮发麻,感觉真被一条美人蛇盯住。

    他又重复一遍动作,一低头,只见唐烟嘴角挂着调戏成功的笑弧。

    就连身经百战的lsp,看了也直呼传神。

    犹豫的片刻,寂静中响起一阵脚步声,立马意识到摄影师在拍摄,这是在拍戏。

    “怎么,堂堂魔尊,竟连这个都不知道?”

    突破,唐烟居然突破!

    原来的台词里根本没有这一句,而是“魔尊霸道拥吻,紫萱顺势偷心”,中间是一段平平无奇的吻戏,这下又多出一个层次铺垫。

    她微微仰面,一副任君采摘,媚眼,红唇,女娲后人,果然是条美人蛇。

    本来输给飞蓬的叶秦,忧伤里带着小小的愤懑,一激将,百倍千倍地爆发。

    我重楼,天上地下魔尊,有何不敢。

    他小心控制着距离,左转头想借位,忽然间,嘴唇碰到一个东西。

    什么感觉?

    加钱哥搓搓手指,很润。

    摄影师一脸错愕。

    监视器前,现场看片的李国力惊呆,唐烟全豁出去啦,不是做假,是真的a上去。

    而且a的很狂野,QWER,加闪现,左右互搏,Z字抖动,把叶秦打得屁股尿流,丢盔卸甲。

    我艹,这还是个青铜?

    叶秦这个黄金被吊锤,吓得他赶紧后撤,委屈巴巴地擦着嘴唇的口水,震惊道:“你干嘛呢!”

    唐烟彻底放开,用理所应当的语气道:“吻戏啊,吻戏不吻怎么行?”

    “你这是接吻吗,咳咳。”

    叶秦看到全场的工作人员目光一致地对准他们,不敢再大声。

    刘师师霍地站起来,两眼圆瞪。

    杨小蜜眼睛闪烁,哇声不断,小声私语道:“你注意到没有,他们两个好像那个啦!”

    “什么那个?”胡哥困惑道。

    杨小蜜拿着一根发丝,做了个拉扯的动作,道:“老,老胡,下次我们也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