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回到清朝做盐商 > 第一二六章难过的年

第一二六章难过的年

    太行纵队有了阜平和平山两个根据地后,并不要留守太多的兵力,这里全是山道,不利于大部队展开,有个千把人守卫,来再多清军也不怕,况且现在清军根本就抽不出太多的兵力。

    吕飞燕安排好留守的事宜之后,就将部队分多路派出去了。

    一路向北直指涞源,灵丘、繁峙三县占据飞狐径。

    一路向西占据龙泉关,推进到山西的五台县,占据五台县之后就地防御。

    这是北线的安排,今后北线主要面临的是敌人是保定府以及山西忻州以及大同府的清军。

    南线的部队以平山县为中心,向南占领同样隶属于正定府的井陉县,这里是井陉道的东侧入口,地理位置非常的重要。

    南线今后要面对的是正定和太原的敌人。

    向西占领盂县和平定县。这样太行纵队初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整个北太行山区。

    整个根据地以阜平县、平山县、平定县、繁峙县为四角,北到飞狐陉,南到井陉。

    根据总参设计的方案,初期的时候吕飞燕他们只能占领这么大的势力范围,再大的话太行纵队在兵力上就会吃紧,很有可能被清军各个击破。

    吕飞燕也没有贪功冒进,而是在完成了既定任务之后,就迅速地转到了防御阶段。

    这次太行纵队比以往淮海军对待地主士绅要严苛得多,稍微有些劣迹的地主士绅就被抓起来审判,没收财产。

    不过太行纵队也没有多造杀孽,大部分的地主和士绅及其家人都被秘密运到了江苏,他们将会成为庞大海外移民队伍的一员。

    通过这些手段,太行纵队手中掌握了太行山区为数不多的可耕种土地。

    但是太行纵队并没有把这些土地直接分配给百姓,而是建成了一个个农场,除了原来的佃农又招募了一些山民进入农场,这样太行纵队的民兵队伍就可以建立起来了。

    有了民兵之后就可以把正规部队解放出来继续往南北扩大地盘。

    至于其他的百姓、山民,太行纵队废除了各项的苛捐杂税,并且推出了很多惠民的政策。

    比如设立山货的收购点,让山民能够真正地靠山吃山,把手中的东西换成银钱、粮食,换成他们急需的各种生活物资。

    同时在山民中招募2000人,组建一个山地步兵团,每个士兵的薪饷都能够养活一个家庭。这也相当于解决了一部人人的民生问题。

    太行纵队现在手中暂时也不缺物资,因为早有谋划,淮海商行的商队早已经在山区建立了一些秘密的物资屯据点,利用行商的便利提前囤聚了一批物资,现在已经移交给了太行纵队。

    有钱,有人,有粮,太行纵队很快在北太行山区站稳了脚跟。

    ……

    北京紫荆城。

    保定以西冒出来一支匪军占领太行山的消息,终于传递到了咸丰的案头。

    这个消息气得咸丰帝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紧接着天津也传来了坏消息:太平军本来都要弹尽粮绝了,结果突然在运河边上截胡了一支淮海公司的船队,把船队的物资全部抢走,船队上面运送了大量的进京物资,据说是送进京城售卖的年货。里面有大量的棉衣、棉花、粮食、食品。

    “赫敏,你说这事情会不会是淮海军故意的,这个淮海公司就是淮海军的产业。董书恒是不是因为朕派人到江苏的事情故意弄了这么一出?”

    大部分的帝王都有受害妄想症,尤其是像咸丰这样隐忍的帝王,长期处于压抑状态,估计心理上都有问题了。

    “回皇上的话,您说的很有可能,这个淮海公司在运河上面从来没有吃过亏,他们的船都是汽轮牵引着跑,速度比普通的舢板要快。”

    “不过这次被劫的东西里面却没有兵器,我已经派人去核查过,确实没有兵器。如果淮海军要是存心报复资敌的话,为什么不给发匪兵器呢?”赫敏非常疑惑。

    “那是他们觉得没有必要,发匪现在最缺的就是生活物资,之前胜宝他们搞的坚壁清野政策就是为了困死这群发匪,这么以来之前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咸丰帝分析道。

    “皇上,是奴才愚钝了。”

    “没想到这个董书恒竟然是个白眼狼,朕给了他高官厚禄,他竟然不思报恩,反倒是露出了狼子野心,汉人果然都不可靠。”

    “赫敏,你去让吉尔杭阿尽快启程也不要等春节之后了,你上次不是说可以办掉董书恒吗?那你正好派人去配合一下吉尔杭阿,董书恒不除,他也没办法接手江苏。”

    “养不熟的狼崽子不如杀了吃肉!”咸丰恨恨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咸丰又召来了值守的军机大臣,传了几分圣旨。

    第一份是给胜宝和僧格林沁的,要他们抓紧时间剿灭天津的发匪,不能让这股发匪再次流窜。由于从南方挪出来的军费,现在胜宝和僧格林沁手上的兵力达到了四五万人。咸丰对他们俩充满了信心。

    第二份是给直隶和山西的巡抚的,要他们自行调集兵力围剿窜入太行山的贼匪,查清他们的来历。咸丰觉得这群人既然留在山里,那么一定是胆小的小型流匪,不然为什么只敢在山区活动。他不知道是他嘴中的这群胆小的流匪,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占领了太行周边的七八个县。

    第三份是给刑部的,要刑部稽查淮海公司私通发匪一事,并且要通令各地严加查处。京城这边由内务府牵头,顺天府配合。内务府是皇家的狗,这条狗已经很久没放出去找食了,这怎么可以呢?

    这几个消息一出,整个朝廷上下都非常震惊,一向隐忍宽仁的皇帝陛下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呢,仅凭借推测就要治一个大的地方势力的罪。

    北京站站长徐源宏在自己的居所内急得团团转。

    “怎么样,消息传出去了吗?”徐源宏抓住一个情报员焦急地问道。

    “都传出去了,商行那边只来得及转移那些贵重的物资和银钱。大部分的货物都还在商行。”

    “总统那边已经用飞鸽把信息传回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回音。”

    “站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转移到备用情报站,商行那边让他们不要管那些铺面里的货物了,把那些本地雇佣的伙计留下来照应商铺就好。我们自己的人全部撤离到通州,码头那边有青帮罩着,靠近运河撤离也方便。我相信总统会派水师来接应他们的。”

    ……

    郑亲王端华府上。

    之前大病一场的肃顺已经很久没出家门了,今天不知为何来到了郑亲王府。

    “三哥,这次皇上怕是要对淮海军动真格的了,咱们要不要插上一脚啊?淮海公司那可是一块大肥肉啊!”肃顺说道。

    “老六啊,这次咱们不要动,那些贪得无厌、冲在最前面的人,最后有可能会是死得最惨的。”

    “老六,不要去动那个贪念,咱们就静观其变好了。别看皇帝陛下这次搞的动静这么大,最后他可能都不知道该如何收场。”端华眯着小眼睛,看着自己的六弟,小声地说道。

    ……

    醇郡王府,奕譞兴奋地在大厅里来回躲着步子。一不小心还撞到了一个上茶的小丫鬟。

    “哎,滚开,没长眼睛啊!”要是一样,奕譞早就命人把这个丫鬟拖出去打死,不过他今天心情好。

    “长贵,你去找内务府的人,他们不是办淮海公司的案子吗?告诉他们淮海公司的人可以抓,但是车行有我的股份,淮海公司的那部分股份由我买了。”

    车行可是一只会下金蛋的鸡,这下子自己就可独占车行了,至于跟内务府商讨价钱,那就容易多了,那些狗奴才,只要喂饱了他们,哪怕自己出一百两,他们都会把剩下的股份转让出来。

    这次京城的顺天府和内务府一起出动,速度惊人的快,一改以往办事拖沓的作风。

    一队顺天府的衙役和内务府的兵丁,操着腰刀就冲进了淮海商行之内,

    “奉命查封淮海商行,所有人蹲在地上不许动!”

    说着一队人就向后院冲去。

    “副总管,没有找到商行的掌柜,只有几个伙计,还有几人是顾客。”一个兵丁报告道。

    “哼……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里的人全部带走,留下一队人守着这里,剩下的人去下一家店。”

    一日之间北京城红极一时淮海商行全部被封。车行更是变换主人,现在完全姓醇了。

    ……

    董书恒本来是想在家里安安稳稳地过个年的,这几天媒人把该走的流程走的差不多了,明年自己就要和魏玉珍完婚了。

    慧儿最近总是不在状态,董书恒知道小丫头现在还没适应过来,所以索性留给她点时间和空间,让她慢慢想。

    一封北京城传来的信鸽急报,彻底打破了他过年的节奏。

    本来已经准备放假的各部长官,全部都被召集到了总统府开会。就连一直不怎么关心政务的魏源都列席了。

    “总统,这狗皇帝这是被黄尿冲了脑门,昏了头了,我们教导师请求北上京城,去让狗皇帝清醒清醒。”一向脾气火爆的刘青南率先站起来说道。

    他最近这几天正好回来述职,因此也被喊了过来。

    “总统,属下觉得这事情来得蹊跷,咸丰并不是才知道我们的事情,怎么早不发作、晚不发作,选择在这个时间,要知道我们的太行纵队已经暴露了行踪,这个时候咸丰应该是全力对付北方的危机才对啊!”总理曾宪风说道。

    “总理揣测的有道理,咸丰皇帝这个人善于隐忍,但是这种人,隐忍的久了,也最容易发神经,一个神经病的心思如何去揣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