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法师奇幻之旅 > 第一百四十一章君临城大屠杀二

第一百四十一章君临城大屠杀二

    砰!

    砰!

    两剑相撞,桑铎·克里冈只觉得自己虎口发麻,手中的长剑颤动不止,让他几乎抓握不住。

    面前这个光头大汉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哥哥——“魔山”格雷果·克里冈。

    这个两米多高的巨人此时产生了一个荒谬的想法,如果不是自己的身高有着发力的优势,自己会彻底被这个异乡人碾压。但即使如此,他也只能在对方的攻击下不断后退。

    另一边金袍子们也从广场的四面八方围拢了过来,有几个试图爬上平台,但都被猎魔人们一剑解决。剩下的守备队士兵见状再也不敢上前。

    连御林铁卫们都撑不过几个回合,这些平日里只会欺压百姓、盘剥平民的酒囊饭袋们早就吓破了胆。

    “雷索,快点解决战斗。”维瑟米尔已经有些焦急,他一脚踢开晕倒在地上的胖主教,把地上的奈德·史塔克拉了起来,不顾对方的痛叫将他扛到了肩上:“我们得突围了。”

    光头大汉不屑地哼了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表情认真了几分。

    蝮蛇学派猎魔人是可以双持的。

    雷索单手挥剑继续与猎狗的双手巨剑相持,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寻找空隙进攻。那柄断刃如同蝮蛇的迅捷而致命的毒牙,猎狗顿时方寸大乱,身上很快便被短刃划出了几个伤口。

    桑铎这才意识到对方刚刚不过是在跟自己玩玩!无力感瞬间充斥了他的内心。

    猎狗怒吼一声,双手巨剑扫向雷索,绝望的暴怒让他暴发出了从未有过的力量,猎魔人终于被这一击逼退了一步。

    他借着空隙瞥向远处,瓦里斯和贝里席早就逃的不知所踪了,杰诺斯·史林特和几名金袍子已经护送着瑟曦和乔弗里退到了广场的外围,一名金袍子抓着珊莎的头发,“小小鸟”不断着挣扎,却只能被拖拽着前进。

    更多的金袍子从广场周围的大街小巷中涌了出来,向着高台包围过来。

    “杀掉这些刺客!活捉艾德·史塔克!”他高喊一声,随即跳下了高台。

    在杀死自己的哥哥之前,他还不能死。

    雷索对着猎狗的背影使出了一个【伊格尼】的手势,然而什么都没发生。

    他尴尬地愣了一下,这片刻的迟疑也让桑铎成功地逃离了战斗,退到金袍子们的防线的后方。

    “啧啧...忘了法印失效了么。”兰伯特嘲讽道。

    “别管他了。”杰洛特又喝了一瓶【雷霆】魔药,他将爱丽丝弯刀插回背后的剑鞘,拔出了陶森特骑士剑:“突围!”

    说罢纵身从平台上一跃而下,半空中斩断了几只矛尖,直直扎入了金袍子的队伍之中。

    华丽的剑舞随之而起,银色的刀锋旋转翻舞,掀起了一场优雅而致命的死亡风暴。

    其他几名猎魔人也跟着跳入广场之中加入了战斗。

    鲜血四溅,断矛碎木、残肢断臂四处横飞。一个又一个人头冲天而起,瞪大的眼眸中溢满了惊恐和绝望。

    转瞬之间几十名金袍子已经倒在了猎魔人的剑下,几人很快便杀到了圣贝勒雕像附近,从那个一脸惊恐的黑衣人攸伦怀中拎走了艾莉亚。

    就这样维瑟米尔扛着两个史塔克走在中央,其他四名猎魔人围在四周构成防线,大步地向着广场北方突围而去。

    周围的金袍子们不断地试图围攻几人,但很快便发现任何胆敢上前之人都会转瞬间变成一具冰冷的死尸,剩下纷纷肝胆俱裂向后退去。

    一个诡异的景象出现了,一百多名金袍子把五个猎魔人团团围住,却无人敢上前接战,在中央留下了一片巨大的空地。

    几名猎魔人快速穿过广场,身后留下了一地披着金斗篷的尸骸。

    此时趴在维瑟米尔背上的奈德·史塔克已经目瞪口呆。

    他扭头看向另一个肩头上的艾莉亚,蓬头垢面的女孩儿正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似乎正在享受着一场从未有过的冒险。

    奈德张了张嘴,但巨大的荒谬感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这几个异乡人突然出现劫法场时他只觉得惋惜。

    几名御林铁卫被瞬间解决时他惊讶万分。

    现在他心里只剩下了茫然。

    甚至有些恐惧。

    此时此刻,到底在发生着什么!?

    离开圣贝勒广场之后,猎魔人们很快甩开了踟躇不前的追兵,他们沿着小巷向君临城北方而去,沿途几乎没遭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

    猎魔人的突破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城防队甚至来不及组织起大规模的阻击。

    偶遇的几只金袍子小队都是从君临城其他各处赶来的,他们没亲眼见到圣贝勒广场上的屠杀,毫无畏惧地向着猎魔人发起进攻,然后便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被切成一地残尸。

    几人最终来到了距离巨龙门不远的地方。

    远远望去,此时二十余米高的城门早已被关闭,手臂粗的钢条铸成的铁栏也已经被降下。

    红色巨砖砌成的城墙如同一道天堑,隔开了君临城内与外面的王国大道,城墙上更是站满了全副武装的士兵和弓箭手。

    几名猎魔人停下了脚步。

    他们有信心与金袍子们正面作战,但是顶着弓箭手的俯射翻越城墙实在是太勉强了。

    况且所有的法印和附魔都已经失效,大部分炸弹也已经被海水泡湿了,还能用的寥寥无几,只有魔药和煎药对身体还有着一些刺激效果。

    而且他们还带着一个无法走路的伤员,还有一个十一岁的孩子。

    此路不通。而且其他的城门此时估计也都已经关闭了。

    就在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时,维瑟米尔肩膀上的艾莉亚似乎看出了几人的难处,稚声稚气地叫了起来:“我知道一条路。”

    她拍了拍维瑟米尔的身子,小手指向南边:“红堡地下有一条密道可以出城!我知道怎么走。”

    猎魔人们面面相觑,他们听的半懂不懂,但大致明白了女孩儿的意思。

    没有丝毫犹豫,几人沿着城墙南方折返而去,没过多久便进入了混乱肮脏的跳蚤窝。

    这里臭气熏天,未铺砌巷道和交叉路口如迷宫般错综纠缠,路边建筑都紧挨狭窄的小巷而建,几乎靠到一起。

    然而艾莉亚却对这里无比的熟悉,指挥着众人穿过大街小巷,快速向着南方而去。

    奈德突然明白了什么,这让他心中一阵绞痛。

    在艾莉亚的指引下几人很快便走出了跳蚤窝,重新回到了铺了青石路面的主路,然后迎面遇到了大批穿着金色披风的城防部队。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光头男人,正是金袍子司令杰诺斯·史林特。

    此时他刚从钢铁门召集了更多的部队,两队人马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财务大臣培提尔·贝里席也跟了过来。

    见到几人出现,杰诺斯立刻命令三百多名守备队士兵组成了数道防线,长剑、长矛列队在前,五十多名弓箭手位列后方。

    他自己和培提尔则躲在了最后,他一脸惊恐、如临大敌地看着远处那几个形单影只的陌生人,似乎身前那层层防御都无法给他半点勇气。

    此时的杰诺斯是懵逼的。

    他刚刚才去过圣贝勒广场,本以为可以围剿那几名刺客,却只看到了满地的残尸断臂,鲜血染红了大半个广场。

    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追击时,那几个名刺客却折返了回来。

    是还没杀够么又绕回来了么?

    而且还直奔南方而去。

    那是红堡的方向!

    这五个人是想要直接攻下整个君临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