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我,鸣人,绝不做圣母 > 第二百零三章墨家的狗血大剧

第二百零三章墨家的狗血大剧

    少妇的脸色阴晴不定,一张惊艳之极的美丽面孔阴霾了下来,同时还露出一丝手足无措的惊慌之色。

    就好似和他人偷情,而被当场抓奸在床一样,实在有点可笑。

    韩立和墨家三鬼却一点笑意都没有,脸色难看之极。

    半晌之后,墨彩环首先冷冰冰的说道:

    “我是应该喊你大姐好呢,还是应该称呼你李夫人?墨玉珠!”

    这名少妇竟是墨氏三姐妹中的老大,当年弄的一干嘉元城公子哥神魂颠倒,茶饭不思的那位绝代佳人!

    现在的她虽然已是少妇打扮,但那倾城的美容颜没有减少半分,反而流露出一种让男人们疯狂的惊人魅力。

    墨玉珠听到墨彩环如此一说,脸色苍白无比,身子不由得晃了几下,差点连人带怀中的小孩一齐坐倒在地上。

    “玉珠!我怎么听到有外人的声音!在和谁说话吗?”

    屋内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外面的异样,一个韩立有些耳熟的声音传来。

    接着屋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了一名满头白发的老者和一名三十许岁的青年。

    青年应该就是墨玉珠的丈夫。

    而白发老者,须发雪白,面色枣红,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只是望见墨家三鬼时,脸色立即大变!

    当年,他在率领五色门覆灭墨家时,可是认识墨家严氏和墨家姐妹的!

    墨家三鬼自然也认出了对方,身上鬼气翻滚,马上就要击杀了对方!

    老者见此,立即明白,严氏和墨家姐妹已然是鬼魂!

    毕竟,他可是和灵兽山联系,知道修士存在的,自然也知道鬼怪的存在。

    “这人就是五色门的门主?”

    韩立不认识对方,于是目光冰冷的望了老者一眼,不客气的问了墨玉珠一句。

    可是此时的墨玉珠,哪还有心思说什么话。

    只是紧紧的抱着怀内的小女孩,死死的望着墨家三鬼,一副死也不开口的样子。

    “你们是谁?对我夫人做了什么事?”

    青年一见院子内站着一位男青年,心里已经愕然之极。

    后来又听墨彩环和韩立直呼墨玉珠的姓名,更是怒气冲天,身子一晃就想要出手教训一下韩立。

    显然,这青年当年并没有直接参与覆灭墨家的行动,也没有发现墨家三鬼是鬼魂的存在。

    但是他还没有迈出一步,身旁的五色门主就一把拉住了,并冷静之极的说道:

    “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

    虽然如此说,但老者的头上还是不断渗出冷汗,脸色已经苍白起来。

    纵然他武功再高,也不是鬼怪的对手啊!

    更别说,和墨家三鬼一起到来的韩立,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修士!

    至于鸣人和雏田,正坐在墙头上,嗑着瓜子,看着热闹。

    “这是好大一出豪门恩怨,跌宕起伏!”

    鸣人笑嘻嘻的对雏田小声说道。

    最有意思的是,被灭门的女子,居然嫁给了仇人,还生了孩子!

    扯淡不?

    还是人不?

    正当墨家三鬼要杀死老者和青年时,一侧原本紧抱小女孩的墨玉珠,突然脸露决然之色,身子一闪的挡在了韩立的面前。

    “不要!我不准你们杀孩子的父亲,若是杀了他,就连我母女二人一齐杀掉吧。”

    她神色惨然的说道。

    严氏和墨家姐妹见此,都快要发狂了!

    “这几位仙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五色门可是……”

    青年见到墨玉珠舍身挡在前面,大为感动之下,也生怕韩立真的一怒将其与孩子一齐击杀了,因此慌忙想将背后的灵兽山搬出来。

    但是未等他说完,严氏就冷冰冰的道:

    “闭嘴!这里没有你们两父子说话的份儿,我知道你们背后是灵兽山。但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若是再听到你二人再说一句废话,我就马上灭了你们府。”

    听了这话,青年面色通红,想要发作但又不敢,不禁心急如焚的向自己父亲望去。

    结果入目的五色门主,神色虽然还算镇定,但作为其子的青年,还是一眼看出其中的不安之色,这让他的心直往下沉。

    “给我一个不杀他们的理由,这可是为咱们墨府报仇!”

    严氏恨恨的对墨玉珠说道。

    墨玉珠低声哭泣的说道:

    “我想问问母亲和两位妹妹,你找我相公报仇的理由是什么?

    他们可没有动手伤害任何一位墨府的人,只是下了道命令而已。

    而这道命令,也不是他们能做主的,而是上面另有他人指使。

    至于什么人,想必你们已经清楚了!”

    听了墨玉珠此话,墨家三鬼和韩立微微一怔,脸色难看了起来。

    墨玉珠说的这些话,他们又怎会不知道呢?

    真要找害的墨府家破人亡的元凶,当然是灵兽山的修士了。

    但那样的敌人,哪是现在的他们能招惹起的?

    但不管五色门门主父子是不是无辜的,谁让他们参与到了墨府的灭门之中?

    可在墨玉珠出现了,还成了所谓“仇家”的一份子,这可是韩立和墨家鬼始料不及的!

    “哼!李门主,当初亲自将我重伤,将我墨府内侍卫杀死的人,可是你啊!”

    严氏死死的盯着李门主,冷冷的说道:

    “当年,我拼死带着女儿彩环逃到其他地方,还被迫改嫁才能保下性命!”

    “女儿凤舞,更是已经嫁人,还做了寡妇!”

    “而你们呢?你们占据了我们墨府的府邸,享受着荣华富贵!”

    严氏每说一句,李门主、青年和墨玉珠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玉珠!”

    严氏又对墨玉珠恨恨的说道:

    “这些年,你母亲我,和你的两位姐姐在外面朝不保夕,受尽欺辱,而你呢?”

    “你居然嫁给了仇人!还安安稳稳的做起了高高在上的少门主夫人!”

    “你,良心何安?”

    “你,就没有想到过我和你的两位姐姐吗?你是怎么泯灭亲情和人性的?”

    随着严氏的质问,墨玉珠已经完全跌倒在地,泣不成声。

    她怀中的婴儿也顾不得了,被青年抱了起来。

    “我有罪!我有罪!我对不起你们!我对不起墨家!”

    严氏和墨彩环、莫凤舞看到昔日的女儿、大姐如此模样,心中的恨意也不由得减轻了一些。

    毕竟是生活了二十年的亲人,墨玉珠也不是灭了墨家的凶手。

    虽然嫁给仇人的行为让她们心寒,但,罪不至死。

    “墨玉珠,从今往后,你不要再姓墨了!墨家与你再无关系!”

    严氏冷冷的最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