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冥河漂流奇遇记 > 第一百六十九章巫婆之死

第一百六十九章巫婆之死

    “您?是您!”巫婆忽然激动了起来,“我竟然有幸见到活生生会动的泽兰娜殿下,您知道吗?我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我竟有幸成为您故事中的一部分。”

    巫婆说着,又看向狄克:“看来您的身边已经有巫师了,也就是说我只能作为您的对手了吗?”

    “游历中的公主,遇到了窃国的邪恶女巫,并最终战胜女巫,拯救万千人民……啊,多美妙的故事啊。”

    狄克的眉头皱起,巫婆对他的态度和上次相比有了明显的变化,但没变的是她依旧疯疯癫癫的,将一切视作故事。

    “你是如何做到反复复生的?”狄克直接开口问道。

    “这可不能告诉你……”巫婆眼睛余光扫了下泽兰娜,忽然一滞,“哦,对!我并不是故事中那些一般的巫师,我太强了,即使是传说中的公主,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如此来说,一个知道我弱点的巫师,就有存在的必要了。”巫婆说着,对着狄克伸手一指。

    狄克只觉得周身一冷,随后强烈的虚弱感便涌了上来,不用看,狄克便知道自己此刻的身体已经变得腐朽不堪。

    一个强大的衰亡诅咒,不过狄克不是很在意,硬皮笔记、寿命之力、死亡抗拒,他对抗诅咒的方法有很多。再说退一万步说,只要巫婆能回答他的问题,死了也就死了。

    “很好,在完成你的使命后,我就成为故事中唯一的巫师了。”巫婆很是满意自己的设计。

    泽兰娜见此眉头一皱,正要拔剑,忽然生出了一股危机感。

    扭头,其源头竟是狄克。直觉告诉她,她要是此时就对巫婆出手,狄克绝对会对她翻脸。

    事实上,上次巫婆被干掉的主要原因就是其当着泽兰娜的面出手害人。虽说那次泽兰娜主观目的确实是为了帮助狄克,但也在事实上坏了狄克的事。毕竟那时的狄克是真心实意的想跟人家学本事的。

    这次的情况也差不多,这个时候弄死巫婆就是给狄克添乱。

    不过在泽兰娜的眼中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我好心帮你的忙,你又想背刺我!

    泽兰娜也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主,深吸一口气,扭头就走。

    “喔,经典的小队矛盾。”巫婆两眼放光的说道,“你附耳过来,我这就把我的秘密告诉你。”

    “你说。”

    “我之所以能反复复生,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转移了我的故事线。”巫婆悄声说道。

    “故事线?”

    “你不明白吗?就是我在每一个故事中的戏份,也就是我的角色,我的……命运。”

    “命运?”

    “是的,在泰洛瑞斯,决定一个人的身份的事物,从来都不是什么血脉、灵魂、记忆……而是在命运洪流中的独属于那一人的位置。”

    “也就是说,杀死我的唯一方法,就是截断属于我的命运……”巫婆说道这儿,又思索着念叨着,“好像截断命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关系,你先这么告诉殿下,回头我再给她安排能杀死我的武器……”

    “你是怎么创造出这个巫术的。”狄克忽然打断道。

    巫婆露出了不虞的神色,但还是回道:“我并不知道。”

    “不知道?”

    “我说过,记忆并不是关键,我也不是每次死亡都有余荫将所有记忆打包送走。”

    “那你是否见过冥河?”

    “你的问题有些多了。”

    狄克也不废话,摸出虚幻小剑和绿晶石,打开鬼面门,直接召出了冥河水。

    在狄克的操纵下,河水自动分流,几乎是贴着两人的脚边绕开,原本一脸不耐的巫婆则忽然一滞。

    她盯着潺潺流淌的河水,略显失神:“这是……”

    “你见过吗?”狄克再度问道。

    “我……我好像有印象……”巫婆说着,伸手触向冥河,半道又好似意识到了什么,将手缩回。

    不过就在这一瞬,她手前的河水竟然陡然涨起,在巫婆的指尖上舔舐了一下。

    啪~巫婆径直摔入水中,失去了身影。

    狄克也盯着河水,愣神良久后,身亡倒入河水。

    鬼面门关闭消失,新的狄克出现在了已经走到远处的泽兰娜身边。

    “聊完了?”泽兰娜冷着脸问道。

    “嗯,她死了,应该不会再复活了。”狄克仍有些愣神。

    今天他才知道,冥河所吞没的从来都不是灵魂,而是更深层次的,命运。或者按照他所熟悉的另一文明的叫法:因果……

    “行了,别愣着了。”泽兰娜不耐道,“地图上没有标注村庄一级的位置和名称,咱们还有的找呢。”

    “这鬼地方竟然还是四国的交界处,非战略要地的话,一个地方传来传去可能有七八个名称,要是倒霉,我们可能要在这里浪费半个多月!”

    …………

    一天后。

    圣杰克堡

    马车行

    经验丰富的车夫老山姆,轻捻着一块三分白七分脏的抹布擦拭着自己的破车,头也不抬的向身前的客人开口道:“小伙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个巫师对吧。”

    他的声音极富磁性,这一句话狄克愣是从中听出了恐惧、厌恶、希望三个层次。

    不过……狄克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咒言人皮衣,又扭头瞅了瞅手中的骨杖:“您老真是明察秋毫。”

    “谬赞了。你们要找的地方,我确实知道,事实上,我应该是唯一从那里活着回来的马车夫,”老山姆说着,四十五度角斜视天空,眼神发直,眉毛微蹙,嘴唇绷紧,一副不堪回首的表情,“那儿是巫师城……”

    “好,去一趟多少钱?”狄克很直接的说道。

    这让老山姆猛地被噎了一下,不过轻咳一声后,又深沉道,“我本,不愿再踏入那里……”

    “也行,麻烦给画下地图。”

    “……我的女儿病了,需要很多钱。”

    “多少你说个数,就当我们买你地图了。”狄克非常豪横的说道。

    “……”老山姆忽然陷入了沉默,面色沉如墨水,额头青筋暴起,周身发出咯咯的声响。

    “要不,”见他如此,狄克试探着问道,“你也一起去?”

    老山姆一怔,立刻点头:“好!”

    “行,多少钱?”狄克召出了自己的火柴盒。捏出一根火柴,轻轻一擦。

    呼~火柴变成了金币。

    就听咔嚓一声,泽兰娜和狄克同时扭头,老山姆把马车窗框给捏碎了。

    “你是把我当傻子吗,”老山姆不动声色的说着,将手藏在自己的身后,“等你给了我,它要是再变回去了怎么办?”

    狄克低头瞅了瞅自己手上的火柴盒:“那要不,我找旁边杂货铺给你换钱去?”

    “这样吧,”老山姆直接提议道,“你拿你的真名发誓,只要你发誓了,我们就立刻出发。”

    “真名?”狄克眉头一挑,试探道,“要不我以光明神的名义起誓。”

    “不!就是真名,这是唯一的条件,不然就杀了我,你们重新想办法!”老山姆强调道。

    狄克深看了他一眼:“好吧,怕了你了,我以狄克的名义起誓……”

    话说一半,狄克便猛地止住话头,凝神看向四周。

    在他念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身周十数米范围内的蚊虫草木,全部伏地而亡。数秒后,马车前的两匹骏马,也在嘶叫声中,缓缓倒地。

    这一切,仅仅是狄克随口念诵了一下自己的名号而已。

    这早就超出了寻常咒言的范畴,这意味着狄克姓名本身已经带上了强烈的仪式感;意味着不止是他,其他的巫师也可以通过念诵狄克之名来引发异象;还意味着他已经在巫术的概念上超凡脱俗,成为了一个“魔神”或者“邪神”……

    老山姆瞪着眼前的死马,怔了一会儿,将车前挂着的大檐帽戴到自己的脑袋上:“我去找新马,二十分钟内就出发!”

    老山姆蹬蹬蹬的跑开,狄克扭头小声对泽兰娜说道:“他是不是有问题?”

    哪怕因为教廷宣传的原因,一些简单的克制巫术的方法众人皆知。但那仅限于诸如山羊血、红披风,顶天再加上一个反咒。

    但他却说出了真名,要知道在泰洛瑞斯“真名”和“姓名”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单词,一个寻常的马车夫能念出这么个专有名词,还知道巫师注重真名可不正常。

    当然,最关键的是——老山姆竟然没再提收钱的事!

    “你才注意到吗?”泽兰娜翻了个白眼,“他的杀气都快溢出来了。”

    而且一个名气大到连两个外地人能在一天内打听出来的车夫,却没被异端审判所介入调查,也没被其他巫师找到,这本身就不合理。

    “你是说,这可能是个钓鱼执法?”

    泽兰娜摇摇头:“不排除这个可能,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真的知道那个所谓的巫师城的位置,我们最好多调查一段时间……”

    “就算是陷阱,也不过浪费两三天的功夫。”狄克拒绝道。

    泽兰娜没再说话,自从狄克知道冥河的事情之后,他就表现的有些级急迫。

    没多会儿,老山姆便驾驶着马车出来了:“好了两位,上车吧。”

    虽说看起来是个老司机,老山姆的驾车技术却不怎么样,马车猛开猛停很是颠簸,不过速度倒不算慢。

    好像是为了要掩饰什么,老山姆还分心两用,一边拉着缰绳,一边开口介绍道:“你们要找的地方叫做八址村,也叫八迷糊村,因为它在地图上的位置变幻了八次。是我们这里有名的**。”

    “早在第三次变幻的时候,村中就没有活人了。”

    “现在那里已经成为了一处遗址,每次变换都会让村庄遗址缺少一部分,再等几次,估计巫师城的入口就彻底隐藏起来了。”

    “等一下,路线好像出了问题,我出去研究一下。”

    在一个岔路口,老山姆将马车停了下来,下车去了路口标板前。

    “你发现没,一路上,他从来都没上过厕所。”狄克好似发现新大陆的语气对泽兰娜说道。

    “噫呃~”泽兰娜露出恶心的表情。

    虽说历史上真实存在的那个泽兰娜是肯定要拉臭臭的,但她是作为一群狂热粉臆想出的集群人格,在这方面自然是完美无瑕的。

    “你说是他特别能忍,还是像我一样,能直接从内部传送走?”

    泽兰娜在狄克说出更恶心的话之前揭晓了答案:“他是圣者。”

    “圣者?”狄克回忆了一下,相较于常人,他确实带着一股超然的不协调感。

    “我没听说过他的名号,应该是最近几十年成圣的,”泽兰娜的表情有些严肃,“他好像是以恨意为驱动的圣者,这种圣者成长的很快,也更容易入魔。”

    在世俗这类圣者通常是重点关注对象,一旦他们失控,便会受到来自超凡领域的追杀和围剿。

    不过通常情况下,这都是黎明剑圣的任务,这也是为什么他作为猩红之塔统领的徒弟却能呆在世俗的原因。

    还不等狄克有所反应,脚步声便再度传来。

    “找到路了,”老山姆走了回来:“位置又变了,现在我们的目的地可以改名为九址村了。”

    没多久,马车便行驶到了目的地,一座很突兀的立在路边的风车磨坊,磨坊的不远处,还有着一座水井。

    狄克下车后,围着磨坊和水井绕了一圈:“你确定这儿是个村?”

    “这应该就是村庄剩下的最后一部分了,”老山姆也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将帽檐压低,“只有真正的巫师才能找到巫师城的入口,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