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哈特莱德的夜晚是安静的,尤其是在利威尔街的弧圈,哪怕明知道深邃的庭院会吃掉大部分声音,经过的人还是会不自觉地放轻脚步,生怕喧哗声惊扰到富贵的安宁。

    但凡事总会有例外,就像是总有人有资格在利威尔街吵闹。他们是富人区最纯粹的原生物种,比如那些年轻的、单纯的、生活优渥的少爷和小姐们。

    纵情欢歌是这些人的本份。

    在短暂的不需要表达城府的年纪,他们正用最热烈的方式营建属于自己的第一份人脉。

    咯噔!咯噔!咯噔!咯噔!

    华贵的马车飞驰在街上。

    在车厢里,弗兰迪家的庶子和庶女庄重地对坐,他们的身上透着酒气,眼神里却没有醉意。

    “奥廖莎,你觉得斯曼茨家的少爷怎么样?”

    “是那个坐在罗伊身边的小胖子么……”奥廖莎一脸苦恼,“哥哥,他四天前才满13岁,今天似乎是他第一次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参加舞会……”

    “年龄和长相都不是问题!”哥哥不满地瞪了奥廖莎一眼,“他是斯曼茨家唯一的儿子,这段时间老斯曼茨的身体恶化很快,所有人都在传,他可能会是我们中第一个继承家业的。”

    “总归是在叔叔们的监护下继承家业,他又不能决定什么。”

    “但他的叔叔都不姓斯曼茨!”哥哥深吸一口气,“斯曼茨商会掌控着公园河的毛皮生意,在纽黑文有自己的贸易所、仓库和船队,在汉堡有神圣罗马的生意伙伴!只要让他拜倒在你的裙下,你和我的下半生都会很风光,我们将再也不用去看奥达斯的脸色……”

    “可你明知道我喜欢罗伊!”

    “罗伊是庶子!和我们一样寄人篱下,注定会被当作礼物和劳力!”

    哥哥一拳锤在马车的车壁,把奥廖莎吓了一跳。

    “明晚州长邀请了利威尔街所有的名流和家眷,我们还会遇上那个小胖子。你有一晚上的时间考虑,究竟要未来还是爱情,你自己决定……”

    谈话终结了。

    马车在利威尔街的弧圈上奔驰,从街头到街尾都能听到蹄铁和车轮碾压石板的声音。

    那声音听起来喧嚣而孤独,因为有上进心的庶出如此之少,他们既不会和别家的庶子一般早归,也不许像那些嫡子一样夜不归宿。

    利威尔街的后半夜,演奏的是逆流,发酵的是野心。

    法拉明的身影出现在街角的一处暗巷,远远望着奔来的马车。

    “车速是不是太快了?”他对着阴影问。

    “没事。”海娜的声音回应他,“是这辆马车么?”

    “纺织大亨托米洛夫的庶子女,男孩叫科林斯基,女孩叫奥廖莎,是双胞胎,也是保密处给我们的人选中最有上进心的人选。”

    “两个人,加上车夫……”海娜沉吟了片刻,“留下哪个?”

    “泽维尔经理不想见血。”法拉明笑了笑,“但您需要在见到经理前让他们保持足够的安静。”

    “我知道了。”

    ……

    窗外的景色在飞退,沉默在托米洛夫家这对出色的胞兄妹之间飘荡。

    科林斯基伸出手,隔着玻璃覆盖住月亮,收紧,收紧,就像要把这颗悬在天际的银球牢牢地抓在手心。

    他呢喃似轻语:“其实我知道的,你爱罗伊,他也爱你。如果我能更优秀一些的话,我的妹妹说不定就可以勇敢地去追求她的爱情,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像个被展览的商品一样被我提在手上,辗转于一个又一个的少爷中间,任由他们议论、玩赏……”

    “对你任性的怒就是我对自己无能的恨。但那就是现实,这一生我们只有一次选择的权力,那一次,我们选择了寄生在那个体弱的厨娘腹中。”

    “哥哥……”

    “连上帝都不屑来怜悯愚蠢的我们。”科林斯基笑了笑,“我们既然做了选择,就意味着哪怕穷尽一生,我们能依靠的也只有彼此。”

    “我会忘记罗伊的。”奥廖莎神色如冰,“斯曼茨家的小胖子不错,虽然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总会知道名字的。”科林斯基握住奥廖莎的手,“快到家了,开心一……”

    咚!

    车顶传来细微的响动,乍起乍收,宛如错觉,科林斯基的身体一下子僵直,翻手把奥廖莎拉到身边,咚咚咚敲响了和车辕的隔板。

    “奥拉!什么东西在车顶?”

    没有回答。

    车厢里回荡的只有马车急驰的声音,面对科林斯基的问话,已经侍奉了兄妹十几年,从来有问即答的车夫奥拉却没有任何回音。

    奥廖莎紧紧攥着哥哥的衣袖,吓得一声都不敢出。科林斯基感受到马车的速度减缓,很快就偏离了回家的路径,转入一条幽深的暗巷。

    马车缓缓停下来,有什么人登上了车辕,很快,车厢的门也被人打开,从外面进来一个身裹着纯黑罩衣,连头脸都一道遮住的窈窕女人。

    科林斯基看到她的眼睛,如翡翠般剔透无痕,看到她登车,入座,关门,却诡异地听不到一点声音。

    马车在陌生的吆喝声中重新启动,科林斯基尽可能勇敢地把奥廖莎护在身后,对着那对翠碧的眼睛问:“你……是谁?”

    面巾下流出清泉般的声音:“托米洛夫家的双胞胎,是你们么?”

    科林斯基咬了咬嘴唇:“在知道你的身份之前,我不打算……”

    咄!

    一枚红绒飞刀从兄妹两脑袋的缝隙穿过去,看不清甩刀的动作,科林斯基甚至没能看清刀的影子。

    “托米洛夫家的双胞胎,是你们么?”

    “是……”

    “自我介绍,姓名、性别以及年龄。”

    “科林斯基.托米洛维茨,男,16岁。”科林斯基强忍着颤音,“她是我妹妹,奥……”

    咄!

    第二枚飞刀像排列般扎在第一枚的正下,无萼的刀型几乎贴合,雪亮的刀锋间找不到一丝缝隙。

    科林斯基双眼赤红:“女士!我们正在配合!”

    “是自我介绍。让她自己说。”

    奥廖莎颤抖起来,颤抖着躲在哥哥的身后,挣扎着发出一丝哭腔:“奥……奥廖莎.托洛琳娜,女……十六……16岁。”

    “你们家族的主营业务?”

    “纱锭。我的家族主营纺织,就是把羊毛纺成纱,然后以锭的形式出售给布厂。”

    “我们的下游主要是康涅狄格的牧场,上游是波士顿的三家纺织厂,但我们和他们没有直接业务,因为我们没有船,只能把货交给纽黑文商会转售。”

    “另外,我和妹妹是家里的庶出,如果你想索要赎金,报价最好不要超过100镑……总共!”

    科林斯基一口气说了一长串的话。

    “女士,如果你想问的都问清楚了,请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劫车?还有奥拉,我的车夫还活着么?”

    “你的车夫会在大约2小时后醒过来。”海娜想了想,摘掉面巾,“剩下的事情会由另一个人告诉你们。在见到她之前,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