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异师行 > 章节目录 交易
    灵力在内处窜动,行如游蛇,暴动难耐,汗从额间滑落,定定心神,将灵气汇聚在一,一时间,识陷入空白,周像是又一个虚空,尽是空白,灵力为水墨飘出内,在这虚空晕开,灵力的暴动到稳定,睁眼,水墨飘回内,以控。

    “,现在试试召行火。”曲陌安走到叶癸尘面,将一个纸人放大,“后,控火势,烧掉。”

    集中注力,抬手,将灵力汇聚在指尖,思索了一番,又将手放下,转头曲陌安:“个......”

    “嗯?”曲陌安对上迷茫的眼神,下识疑惑出声。

    “行火的口诀是怎念来着?”询问的态异认真。

    曲陌安笑了下,走到身边,抬的手,在耳边说:“集中注,跟着我念。”

    叶癸尘点点头,听着他清冷的声音,跟着念出声:“行里,召,下木,皆生火,尽出。”

    周的树木霎时为烈火,往的掌心涌。

    “现在将火焰打出。”

    听了他的话,对准纸人奋力一击,纸人为灰烬散,下是噼啪的燃木声。

    曲陌安对于一教就会的有点欣慰,当年的会的东西,的身还是有能应:“们恢复状。”

    “怎恢复?”这个没教啊,在心里吐槽。

    曲陌安自是的,他拿出一书递给叶癸尘,神色自若地说:“上面有种术和咒语,自己找找,每日勤练习,后爷爷会来考察的。”

    “的思是,从今后就不我了?”瞪大了眼。

    “怎会,”他揉揉叶癸尘的头发,笑,“我着学。”

    他一个击掌,人就到了边,他站在火源处,对叶癸尘喊:“我买水,快点翻书决,烧过头的话,可就恢复不了了。”

    这真是......考试内容和上课内容完全不符啊!

    匆忙翻书,找到行火的对应页数,按上面说,双掌十,深吸一口气,随着的吸气,火焰尽数为灵气进入的内,这个术灵力不减增,处查刚才燃火的地方,发现一处烧黑的树枝,用手指轻轻一捏,树枝断掉,齑粉将手指染黝黑。

    ,还是晚了一点。

    这样着,朝曲陌安的方走,见散的人群,才发觉已经是中午了,感觉在聚灵虚空里没待多久,就已经过一上午了,来自己对于灵力的控还是不够熟练。

    走到曲陌安身边,揪住他的头发,拉着他与自己视,恶狠狠:“有这样当老师的吗?”

    “有,”一稳的曲陌安时也有了放松的感觉,他勾笑,“以也是这教我的。”

    是自己忘掉的分,是静默了一会儿,曲陌安便察觉到短暂的消沉,安慰:“被欺负的,就我一个人记也挺,不是吗?”

    叶癸尘眨眨眼,松开抓他头发的手,问:“我的灵力为什会被封来?”

    “失控,”曲陌安捋了捋头发,回答,“岁年,灵力失控,为了保住的,爷爷就给封来了。”

    “是为什失控的?”

    “这个我记不太清了,失控,我像晕倒了。”

    他的神不像是在撒谎,叶癸尘边走边问:“我记忆不全,也是为这个?”

    “嗯,”曲陌安餐盘递给,继续说,“爷爷说,灵力彻底释放的时候,记忆就会恢复。”

    点点头,两人打饭菜找置坐下,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有沉闷。

    “我可以坐在这儿吗?”柔软轻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他们抬头,见辛汝端着餐盘对他们礼貌地笑着。

    两人对视一眼,曲陌安低下头吃饭,没有说话,叶癸尘对笑:“可以,坐吧。”

    辛汝在叶癸尘身边坐下,问:“灵力练习怎样?”

    “还行。”叶癸尘不怎的话,简单地回答。

    感受到叶癸尘探究的眼神,辛汝是自地说:“我是来辛,给二送歉礼的,昨的请多多见谅。”

    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地图,对他们说:“里的魔师抓到了一条被恶灵附身的白龙,净后对灵力修炼有帮助。”

    听到“净”二字,曲陌安停下用餐的动作,冷声问:“们辛这做的什?”

    “曲大人不要这大的敌,”辛汝被质问也不生气,“我们是卖个人。”

    “人?”这对曲陌安不是受用,“依们的作风,收们的人,不亚于和撒坦级的恶魔做一。”

    “怎会,今时不同往日,今人更胜昔日,既回了故土,我们辛定是干干净净的回来。”撩头发,脖颈处的纹身赫在目,图案是文字的“辛”,字下是两条应龙。

    辛汝稍稍释放灵力,的眼睛和脖颈处的纹身开始发出桃红色的光。

    叶癸尘见状,立刻放下筷子,一手遮住的眼睛,另一手慌忙地拉下撩头发的手,再辛汝的头发全刨一侧,遮住发光的纹身,慌张:“我们信,我们信的。”

    而曲陌安则是收回观察的眼睛,如辛汝言,辛像是真的从良了,光芒没有了撒坦的黑色,至于干净不干净,还有待考察。

    被遮住眼睛的辛汝也不挣扎,头转曲陌安带着笑说:“科普不到呀。”

    又轻轻地对叶癸尘说:“陌槐,不用担心,他们不见。”

    听罢,叶癸尘慢慢放下手,周,周围的人没往他们这边,识到什,转回头问:“为什叫我陌槐。”

    “不可以吗?我听见曲大人这样叫过。”辛汝神色无异。

    叶癸尘了,觉不对,要开口,曲陌安却在听见称呼后问:“多少了?”

    “曲大人的,不的,辛可。”作的态彻底摆到面上。

    曲陌安笑了下,桌上的地图收了来,指尖在桌上轻轻敲打,手腕上的伤痕若隐若现:“这是拿辛当筹码来谈判了,要什处?”

    “辛自始至终一样东西,您能给的话,整个辛能为您用。”辛汝眯着眼睛,眸子发着危险的弱光。。

    曲陌安时的样子和叶癸尘印里的不太一样,压迫感面而来:“我要是给不呢?”

    辛汝笑着告诉他:“我们作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