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异师行 > 章节目录 辛家2
    “爸爸怎么说?”脚不停,快地往前走。

    “生让小姐继续上学。”身后的人一趋一地跟着,恭敬地答。

    停下来,转身看向身后的男人,问道:“是有情况了吗?”

    他右手抚在心房前,曲腰答:“是的,小姐。”

    ......

    树里,辛汝说又看向下面穿装的人,认地问道:“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吧?”

    后者带了丝笑意答:“来无恙是重逢时说的,第一见面要说幸会。”

    辛汝听,若有所地点头。

    拿绳索的手往上一扯,叶癸尘便从的后方向曲陌那边飞去。

    曲陌慌忙地伸出手去,站稳后,他传音给叶癸尘:“对方目的不明,你现在还没有修习术法,不能跟他们直对上,一会儿我开间,你尽快跑进去。”

    道不能拖他的后腿,叶癸尘调好状态,准备找隙逃走。

    曲陌用肘窝架住镰刀,双手合十,口中开始念起咒语:“五行其里,召之其外,四下其木,皆生火,尽出。”

    咒毕,四面八方的树都化为火将辛汝和的同伴包围,他轻轻呼出一口气,火势向中心蔓延,他趁此机会,拿刀一划,一旁出现一个黑洞。

    “趁现在!”得到令,叶癸尘立刻向黑洞跑去。

    “砰——”

    一声枪响,黑洞消失。

    开枪的人由火势向身上袭去,的嘴角带笑,慢慢开枪的手,对曲陌说道:“我们没有恶意。”

    话是这么说,又转方向,子弹向叶癸尘飞去,曲陌将刀扔出,挡了这一危险,刀重新飞手上,他眉头紧锁,语气不善地问道:“请问辛家的人,已经开始对平头姓进行杀生抢夺了吗?”

    辛汝没有正面答他,向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男人会意,一个响,火焰便瞬间消失,场景恢复成之前的样子,四周的树木未散发出一丝一毫的焦糊味。

    火咒轻易破解,曲陌察觉到不对,开始量这个地方,果不其然,那两人身后两丈远的地方钉了两颗钉子,看样子是进入他们早就好的幻境里了,所以五行之火不起作用,由于置不对,间也轻易破。

    只要拔掉一颗钉子就行了,阵法会自动破解。

    他将情况简单地传音给叶癸尘,开始观察局面。

    这下子......陷入动了。

    辛汝向叶癸尘袭去,曲陌心神乱了,往叶癸尘那边跑,男人拦住,他对着曲陌拔出剑,好备战姿势,手一转,亮的剑上印出曲陌的样子,剑上刻着男人的字——魏止。

    不楚对方来意,只得硬着头皮上,找机会把钉子拔掉,心里好,曲陌将手里的镰刀换化成和他一样的长剑。

    叶癸尘没进行过训练,凭着第感和下意识的动作去躲避辛汝的攻击,现在不明白的是,当们开距离的时候,辛汝都有机会开枪,但都没有这么,看起来像是在试探的力量一样。

    为了印这个猜想,在辛汝的踢腿击退时,站定,试着运用灵力。

    辛汝停在叶癸尘的前面,认地观察,叶癸尘趁停住,立刻往钉子那边跑去,见到的动作,辛汝也没阻止,跑去拔掉钉子。

    幻境消失,魏止也停下进攻,将剑入剑鞘。

    “抱歉,刚冒犯了,”辛汝向他们走来,见他们后退了一,道歉道,“来学校之前,父亲让我来问候一下曲大人。”

    曲陌也了刀,语气凛然:“辛家问候人的方颇为独。”

    “辛家的传统,多有冒犯,”话里的歉意深,“之后辛家会送上歉礼的,还请大人多多见谅。”

    翻来覆去的“大人”二字让曲陌不好多说么,着叶癸尘转身离开,辛汝和魏止站在原地,直到他们快走出树,举起枪,闭着眼,嘴里念道:“以圣父、圣子、圣灵之。”的脚下出现一个法阵,随着的话语,法阵飞出两圈发的桃红色环带,上面显现出丁文的咒语,围绕着辛汝,慢慢变小,束到枪上。

    睁眼,眼里的图腾泛着桃红色的,扣下扳机,子弹射了出去,却没有发出声音,穿过树枝,精地击中叶癸尘的后背。

    叶癸尘脚一顿。

    “怎么了?”曲陌询问道。

    的手摸向后背,么东也没有,摇摇头说道:“没么。”

    等到了家,曲陌着叶癸尘的手,替套上了一个镯子,镯子上是一圈经文,看不懂,看向曲陌,他解释道:“这个镯子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会散发出白檀的味道,形成一个轨迹,方便我来寻你,必要的时候,还能为你挡下一击。”

    点点头,向他道谢,又问道:“他们为么要你大人啊?”

    “我不是说过吗,”曲陌笑笑,“无师是一个不承认而又不得不向它屈服的存在。”

    语气里的落寞让人无法忽视,不自觉地牵住他的手,想要给予点慰。

    “刚你有观察到吗?”曲陌突然问道。

    “么?”

    “辛汝在试探你的能力。”

    “有,但我现在无法正调动灵力,察觉不到我的情况。”

    “我觉得辛家应该获得了消息。”曲陌沉了一会儿,又说道,“明天的军训,你得和我去树里习法。”

    “好。”答应。

    曲陌说了句晚,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像是想起么,他转身对叶癸尘温柔道:“不论不定,你都可以直告诉我。”

    “嗯?”叶癸尘一愣,想起了辛汝眼睛的事,着重重地答:“嗯。”

    ......

    “手之后,有么感觉?”台上的人问道。

    辛汝头,如实答:“没有太多灵力的波动,好像还没有全继承能力。”

    “嗯,还有时间,”上面的人拄着拐杖,站起身,衣袍滑下,他左腿荡荡的裤筒暴露了他的残缺,“我用了这么多东换来的情报,你要好好利用。”

    点头:“是,父亲。”。

    那人转身看向墙上的图腾,自言自语道:“不辛家能列群雄之首,只它能在灾难中屹立不倒。”

    “谨遵父亲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