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人在仙侠:鉴定热门生物 > 章节目录 015回归玄云宗
    玄云宗。

    “师姐你回来啦。”

    “秦师姐好。”

    “师姐下山才不过三天就回来了?”

    秦南霜行走在宗门之中,来往路过的内门弟子都向她打着招呼。

    但秦南霜一直绷着一张脸,见到熟络之人也只是单单敷衍几句。

    穿过练武场直奔玄云宗的议事厅,此时议事厅中有几名长老正坐在一起谈论事情。

    当看到秦南霜走进来,坐在首位的大长老赶忙站起身子迎了过去。

    这可给门外那群看热闹的弟子给羡慕坏了。

    要知道自打玄云宗宗主外出游历后,这玄云宗上上下下所有事宜皆有大长老把持。

    德高望众那是自然,可手握重权才是重点。

    能让大长老这样,可见秦南霜在他心中有多么重要。

    “南霜,你回来了。”大长老何文亮慈祥的盯着面前的少女。

    秦南霜单膝跪地,奉上在洞窟中取得的一丝灵魄回答道:“弟子秦南霜未经大长老允许擅自追踪鬼妇,学艺不精没办法将其制服,只能就地灭杀,请大长老责罚。”

    嘶——

    议事堂众人纷纷将目光转移到单膝跪地的秦南霜身上。

    要知道秦南霜与鬼妇实力相差甚远,一个六品修士灭杀一只足以匹敌四品的鬼妇,何人能不惊掉大牙?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大长老也是如此。

    可望着那玉牌中所拘禁的一丝灵魄,他知道秦南霜并没有说谎。

    只不过这灭杀之人,怕是另有其人。

    大长老何文亮用手托起秦南霜表情淡然,似乎对于秦南霜擅自扰乱玄云宗计划并不在意。

    这或许就是关系户的实力吧。

    毕竟她的师傅就是玄云宗的宗主,不看僧面看佛面,大长老也不好多说。

    “那逃离的十二只蜘蛛精?”何文亮刚开口问到蜘蛛精,然后转头一想就摆了摆手:“算了,南霜你没事就好,快点回去歇着吧,三日后的宗门祭典可不要忘记参加了。”

    秦南霜点点头然后离开了议事厅。

    走出议事厅,一声如黄鹂般清脆的声音响起。

    “师姐~小竹子想死你啦!”

    狡黠入猫的戴竹竹一跃钻入秦南霜的怀中,小脑袋用力的蹭着她颇具规模的胸怀。

    这可给一旁的师兄弟给看傻了。

    不愧是你小竹子,真不拿师兄弟当外人昂!

    而秦南霜看了看怀中的小丫头,原本高冷的表情随之一换,脸上满是宠溺。

    “好啦,都多大了还这么粘人,以后有了夫君岂不是给人家吓跑了?”

    拍了拍戴竹竹的屁股,秦南霜将其放到地上。

    年纪尚轻的戴竹竹在听到夫君二字时小脸一红,却仍嘴硬道:“人家可不要夫君,以后我就跟师姐待在一起。”

    几日不见自己这小师妹,秦南霜也是想得厉害。

    一时间竟有了调笑之意:“那师姐日后有了夫君怎么办?”

    “那当然是跟师姐一起嫁给他啦~”

    师兄弟喜出望外:甚好甚好。

    秦南霜投以鄙夷:大可不必!

    ······

    二人回到房间。

    秦南霜的闺房与寻常女子的房间简直有天壤之别。

    没有女红刺绣,也没有青竹花草,更没有胭脂水粉。

    除了睡觉与待客能用到的床跟桌子外,其他空余的地方挂着全是大大小小的地图。

    仔细端详,这些地图囊括了东南西北四境以及未包揽在其中的偏远神秘之地。

    戴竹竹看着师姐拿起笔走到北境地图上,在暮云城周边的几处地方皆画上圆圈。

    她很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师姐,爹爹到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吗······”戴竹竹望着秦南霜的背影小声问道。

    转过身看着嘟着嘴一脸委屈的小竹子,秦南霜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自打师傅外出游历后,小竹子便一直由她照顾。

    可时间一晃多年,她们姐妹俩也不再是孩童,但宗主还是没有半点音讯。

    秦南霜内心成熟,虽然偶尔也会想念师傅,但并无大碍。

    可小竹子不一样,那可是在世界唯一的亲人。

    调整好表情,秦南霜坐到小竹子面前。

    一双玉手在那张嘟着嘴的小脸前晃来晃去,接着一顿,一支冰糖葫芦便从手中变了出来。

    “哇!冰糖葫芦!谢谢师姐!”

    小竹子终究是小孩子,对于父亲的思念由于时间的流逝已经开始淡化,甚至到了一根冰糖葫芦就能够了事的程度。

    透过大门看向远处被白云包裹的山峰,秦南霜心中仍在记挂着那个挡在她身前的背影。

    “呜呜,师姐,你肿么乐。”看着师姐沉默不语,连着塞了好几个大山楂的小竹子含糊不清的关心道。

    “没事,只是这次下山,遇到了个有趣的小道士。”

    秦南霜笑了笑,但望着那块山峰的云彩却越来越像裴元。

    山中弟子皆为青年,自然对于情爱方面谈论的最多。

    而作为宗门开心果的小竹子自然也混在其中学到了不少。

    依据师兄们所说,秦师姐的状态应该是外面有了狗了。

    小竹子在心中默默想着。

    可还是忍不住询问道:“师姐,那小道士帅吗?”

    秦南霜听到这话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揉搓着小家伙的脑袋回道:“那小道士可帅了。”

    “那跟师兄们比呢?”小竹子又问道。

    秦南霜有些困惑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反问道:“他们是男的?”

    “额···”

    这可给小竹子问住了。

    因为她也不知道,这男女究竟该如何区分。

    她只清楚在这诺大的玄云宗中,无论是师兄还是师姐,都对秦南霜师姐十分尊敬。

    而秦师姐则是内门弟子中的最强者!

    “或许,只有强者才能保得住性别吧。”小竹子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