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华娱之生于1984 > 章节目录 8何来人间惊鸿客
    “不要太看重眼前的利益,咱家目前又不缺钱。”

    杨林又点上一颗烟,“你要明白一件事,肖正国既然能把两种方案拿出来让你来做取舍,起码说明,在他的心里,3个百分点和108万是可以划等号的。

    其实这两种方案的关键节点在于3600万的销售总额。肖正国想要的不仅仅是《悟空传》的版权,还有《天下无贼》,《剑雨》,包括长篇《人生长恨水长东》,那部长篇可以分为上中下三册,这样就是六本书。

    六本书3600万,平均销量要达到30万册出版社才能收回他付出的108万。”

    杨林开口算完账,看着杨琛笑道:“你说的没错,这个出版社确实很有诚意。不过肖正国这个人,之前和我谈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大的魄力!看来你影响到了他。让他拿100多万来赌,这是认为你奇货可居啊!”

    “妈,爸的样子好帅啊!”杨璐反手抱住林菲,凑在林菲耳边小声嘀咕。

    林菲得意一笑,抱紧女儿,看着正在谈话的父子俩,心中满溢着幸福感。

    “30万册听起来很多。”杨琛摇摇头,“但是如果内地和宝岛同步发行,这是一个多大的市场?

    平均下来两岸不过15万册,而畅销书的最低标准就是一年5万册,就按《悟空传》目前的销量来看,达到畅销书的标准轻而易举。

    而且从大的层面来看,随着经济建设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精神需求也在日益增长,这意味着一本好书的销量不仅不会下滑,还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增长。

    在我眼里,30万册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发酵,它只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目标。”

    “妈,哥也好帅啊!他说的我都听不懂!你听懂了吗?”

    林菲伸手捏捏杨璐的脸蛋:“听不懂就认真听,别说话。”

    杨林眉头皱起,问道:“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为什么不选第二种方案?细水长流,说不准这几本书已经够你吃一辈子了。”

    杨琛摇头道:“靠这几本书想吃一辈子是不可能的。房价在涨,物价在涨,长远来看,钱的价值是在贬值的。

    而且,我现在想要一笔现金。而一本书籍的出版从审稿到校对,再到发行铺货,结算货款,给付稿酬,最少需要四五个月。

    这个周期不算长,但是书籍销量想要达到30万就必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与其纠结这些,不如提前把钱拿到手里,去做我喜欢的事。”

    杨林点点头:“既然你想好了,那就这么办吧。明天签合同?”

    “嗯,跟肖正国约的明天。签合同的时候最好能请个律师在场。

    “嗯,我来联系。”杨林说完想了想,看了林菲一眼,又看向杨琛,突然抬起嗓门道,“你想做什么事需要一百多万?”

    杨琛满脸错愕,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杨林。

    正想说点儿什么,耳朵已经被人扭住,连忙求饶:“妈,你别听我爸瞎说,什么就花一百多万了?这钱肯定都是要交给你保管的,放在我手里,就算你们放心我也不放心啊!”

    林菲哼了一声,松开手:“这可是你说的啊。我也不花你的钱,给你好好存着,将来给你上大学娶老婆。”

    “妈,那还是别存着了。拿去买房吧。自从福利分房制度取消以后,房子彻底商品化,这房价可是一直在涨。”

    “要那么多房子干嘛?又不能吃不能喝,买来干嘛?”

    “妈,这是投资啊!买来哪怕租出去呢,房价一直在涨,等咱们需要钱的时候卖出去就行,不管怎样也比存银行里吃那点儿利息好。”

    林菲看向杨林:“老杨,你怎么看?”

    杨林点头道:“杨琛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咱们这里毕竟是首都,房价不会跌只会涨,投资房产肯定是不会亏的。”

    “那行,那咱们就拿去买房。”林菲道:“我忽然冒出个想法,咱们一起努力,争取买上一栋楼,到时候一起做寓公怎么样?”

    “同意!”

    “同意!”

    随着两声表决,三个人一起看向没说话的杨琛。

    “我也同意。这个提议是具有发展性的战略性眼光的。”杨琛也连忙点头,“不过有个小小的建议,这个目标必然是需要一个长期奋斗的过程的。

    既然现在有了钱,咱们完全可以多出点儿,先把隔壁的那套院子也拿下来,到时候再开个月亮门儿,咱家的三套院子就连在了一起,好好装饰一番就成了个大园子。

    而且这样一来就算将来我和妹妹都结了婚,咱们一家人也还可以住在一起。”

    林菲闻言一下子红了眼眶。

    杨璐紧紧抱住她,“妈,你怎么哭了?”

    “没事儿,不知不觉的,你和你哥都长大了。”

    杨琛也走过来,把林菲和杨璐一起抱住,“妈,不管我和妹妹多大,都是您的小孩儿。就算我结婚了也是要回家蹭饭的!”

    林菲噗嗤笑出声,拍了下杨琛脑门:“你个臭小子,出这主意原来就是为了回家蹭饭啊?”

    杨琛一脸我蹭饭我骄傲的理所当然,惹得母女俩都笑起来。

    “行了,时候不早了。都去睡吧。”杨林站起身,一脸嫌弃地看着杨琛。

    杨琛对着杨林做了个“叛徒”的口型。

    杨林只当没看到。

    ……

    夜色深沉。

    躺在床上的杨琛猛然睁开眼。

    隔了好一会儿才爬起床,进了浴室冲了个澡,把内裤泡在水里。

    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闹钟。

    这个时代凌晨四点的京城还是满天星光,行人寥落,寂静无声的。

    杨琛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叉抱着后脑勺看着屋顶发呆。

    每当这个时候,杨琛就迫切希望着把自己的年齿拨到十八岁。

    出名要趁早啊,来得太晚,快乐也不那么痛快。

    昨夜春风起波澜,女神尚隔湘水间。

    何来人间惊鸿客,只是尘世一俗人啊!

    杨琛默默念叨着,困意渐渐泛上来,翻了个身,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