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阿城今年已经50岁,他目前的代表作有《棋王》《芙蓉镇》《画皮之阴阳法王》等等。

    其中由姜闻和刘小庆主演的《芙蓉镇》还包揽了金鸡百花多项大奖,其中就有最佳编剧奖。

    网络文学依附于初生的互联网,此时还处于萌芽阶段,属于新生事物,充其量只是一团萤火,与如日中天的传统文学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像阿城这些文坛名家如果不是陈村的面子,根本不会去参加什么所谓的网文大赛。

    此时阿城听闻杨琛所言,问道:“你好像对这个网络文学大赛很了解?”

    “略知一二吧。”杨琛道,“我是这个大赛的评委,目前在做一些审稿工作。不过我能接到陈村先生的邀请,是因为我曾经在网络上发表过一些作品,在榕树下有一些名气,这是不能与您相提并论的。”

    阿城摆摆手:“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都是做文字工作的,哪里有高下之分。而且你的《青衣》我看过,文字老辣,功底很深。

    都说文人相轻,但只要作品摆在那里,就是怎么也抹杀不掉的。你虽然年轻,但不必这么谦虚,文坛后继有人,这是值得欣慰的事。”

    杨琛不知道阿城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不过花花轿子人人抬,场面是一定要过得去的,当下点头称是:“前辈过奖了,我毕竟是晚辈,今后还要前辈多多照拂提携。”

    石钟山在旁问道:“你现在加入作协了吗?”

    杨琛摇头道:“初来乍到,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资格。”

    石钟山和阿城对视一眼,“这样吧,你回去之后写一份申请书,附上个人简历,包括你的个人情况和文学创作情况,如果有出版的作品可以连样书一起附上,到时候我和阿城来做你的引荐人。”

    杨琛连忙拱手道谢:“晚辈先在此谢过,等颁奖礼结束我做东请客,还请两位前辈一定要赏光。”

    石钟山眨眨眼:“吃饭就算了,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以后打交道的时间还长,不必急在一时。”

    话题到此算是告一段落,颁奖典礼也差不多结束了。

    组委会给各位作家安排了酒店,此时纷纷散去。

    杨琛看到了正等着他的陈萍,当下对着几位前辈打了声招呼,朝着对方走了过去。

    “陈女士,我们换个地方谈?”

    “好,前边有一家咖啡店。”

    两个人相对而坐。

    杨琛开口道:“《青衣》这部戏的影视改编权我是不打算出手的。”

    陈萍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压了下去,失望道:“这很遗憾,我个人很喜欢这个故事。”

    “谢谢。”杨琛道,“我之所以不打算出手,是因为我名下有一家影视公司,而《青衣》正是公司未来要制作的项目之一。”

    “影视公司!”陈萍这次是真的惊到了,不过很快回过神来,心头一动:“所以,您的意思是?”

    “我们两家可以合作!”杨琛道,“你们有着成熟的制作班底,我手里不仅握着版权,而且还有资金,我们分别来做这个项目的制片人和出品人。”

    杨琛说着握紧两个拳头碰了碰:“强强联合!双赢!”

    陈萍默默思索着,手里无意识地搅拌着咖啡。

    杨琛也不急,默默看着窗外的风景。

    过了好一会儿,陈萍终于醒过神儿,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您的话太突然了,我刚刚走神了。”

    杨琛摇头微笑:“没关系,您考虑的怎么样?”

    “我一时间没办法给您一个确切的答复,可能还需要做一些沟通。”

    “当然。我可以理解。”杨琛道,“我的意思是,您个人对这个提议有没有兴趣,愿不愿意促成此事?”

    见陈萍马上就要回答,杨琛又道:“当然,不管这个提议最终有没有成功,我都希望能邀请到您来做《青衣》的编剧。”

    陈萍看着微笑的杨琛,阳光透过窗户斜打在他的脸上,她不得不承认杨琛实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

    她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定了定神,笑道:“您说的没错,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我会尽力协调。”

    “好!”杨琛拿起咖啡杯,作势碰了碰,“以咖啡代酒,祝我们合作愉快!”

    陈萍也举起杯子:“我很期待!”

    ……

    这次天津之行,结果称得上完满。

    《青衣》得了小说百花奖,认识了许多同行前辈,而且如果不出意外,半年之后杨琛的名字会出现在作协新会员名单里。

    除此之外,《青衣》的项目有了头绪,还拿下了石钟山的小说《父亲进城》的影视改编权。

    石钟山的这部小说不算出名,价格也不高,只花了三万就拿了下来。

    值得一提的是,陈萍也盯上了这部小说,不过却晚了一步,算是被杨琛截了胡。

    得知此事后,陈萍也没有再和其他作家接触,而是匆匆离开了。

    杨琛觉得,这个女人的眼光很好,起码盯上的故事都是精品。

    或许截胡这件事会成为她推动两家合作的又一个契机吧!

    杨琛不知道的是,前世的时候,陈枰女士不仅是《激情燃烧的岁月》的策划和编剧,还是《青衣》的编剧和导演。

    这是一个相当有能力的幕后制作人员。

    ……

    杨琛12月20号回到家,还没等缓口气,23号这一天,老师刘山莉找上了门。

    “春晚?”杨琛有些惊讶,心里默默算了算时间,“我没有申报过节目啊!也没有接到邀约,怎么忽然就要参加彩排了?而且这都12月底了,不是说春晚节目都得提前半年申报吗?”

    刘山莉道:“我早就帮你报上去了,不过有个事儿得提前跟你说,因为申报单位是京城京剧院,所以这个节目可能需要我们两个人合唱。”

    申报单位出了力,杨琛又不是人家京剧院的人,只能把中间的纽带也就是刘山莉老师派上去,这个杨琛完全可以理解。

    而且春晚的独唱资格很稀罕,杨琛不认为凭借自己目前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可以得到一个。恐怕能上春晚,也是刘山莉老师和京城京剧院在后边推了一把的缘故。

    杨琛也不在意这个,只是好奇问道:“春晚节目还可以别人帮着申报吗?而且我也没参加审核,这直接就可以彩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