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杨琛打开红包,里边是一张中银长城卡。

    说实话,之前用惯了存折,猛地看到一张银行卡,杨琛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李辉看杨琛发愣,笑道:“唱片卖的很好,不过还没回款。这里边是你唱片和mv的制作费,我先给你报了。另外又添了点儿,凑了个吉利数,66万,算是我给你封的红包。”

    这是翻了一倍。

    杨琛把银行卡递给好奇的杨璐,朝着李辉一拱手:“辉哥局气,那小弟就却之不恭了。”

    李辉笑着压下杨琛的手:“密码是你的生日。”

    “这我必须给你举一个。”杨琛拿起倒了饮料的杯子,“你随意,我干了。”

    李辉哭笑不得:“你啊,你啊!”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各回各家。

    ……

    杨家,家庭会议。

    林菲抱着许久不见的小博美,问向杨琛:“你真要去美国?”

    “嗯,小叔跟我一起去,护照都提前办好了。”

    “唉,孩子大了,心野了,这还没怎么呢,就要跑国外去了。”

    杨琛无奈:“妈,您说什么呢?我就去半个月,又不是不回来了。”

    林菲没理他,看向杨林:“老杨,你的意见呢?”

    杨林问道:“小琛,趁着这个机会,你说说,你以后到底什么打算?我看你好像不打算主攻学业了?”

    杨琛点点头:“我是个好折腾的,心静不下来,学术的事儿还是交给璐璐吧。”

    杨璐瞪大了眼:“哥,你不能坑我啊!”

    “你别说话!让你哥说。”林菲揉揉杨璐的脑袋。

    杨琛道:“我准备考电影学院,正好借着这次请假的机会,跟袁校长好好聊一聊,大概到明年高二结束,我就不会长时间待在学校了。到时候在外边找个培训班,准备艺考。”

    “考电影学院?哥,你以后真的要当明星啊?”

    “你别插嘴!”林菲瞪了杨璐一眼,她是不愿意杨琛去做什么明星的,杨琛兄妹俩的成绩从小就好,她对这两兄妹的期望一直都是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或者是圆明园职业技术学院。

    忽然间大儿子就要去考什么电影学院,林菲赶忙看向杨林:“老杨,你说说你儿子,好好的大学不考,去上什么电影学院!”

    “你别急。”杨林安抚她,又转向杨琛,“小琛,你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既然你打算好了,我也不反对。

    我只希望你能再好好想想,大学是你人生的关键选择,我不希望你将来后悔。反正还有一年时间,你再考虑考虑,到时候你真的决定了,我会支持你。”

    林菲急了:“老杨!”

    杨林握住她的手,温和道:“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意见是,只要他们不走歪路,那就随他们去。”

    林菲眼泪唰的一下就下来了。

    杨林连忙安慰,杨琛呆坐沉思,杨璐大眼珠子转啊转。

    家庭会议就在这种氛围里落幕了。

    ……

    1999年9月5日,杨森和杨琛带着两个京文的随行人员一起踏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9月15日回国,杨琛带回了MTV音乐录影带大奖国际观众选择奖的奖杯。

    获奖的mv是《赤伶》,人物评价是【中国风美人】。

    这个VMA算是一个音乐奖项,但人物评价却是什么美人。

    这和崔建的评价【中国摇滚教父】之间的差距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这就相当于你作为一个歌手却靠着mv主角得了奖。

    杨琛觉得这是一种侮辱。

    但是对李辉来说,这是一个惊喜。

    本来只是碰碰运气,谁能想到居然真的捧回来一个奖杯?

    好歹也是一个国际大奖,李辉借此大肆宣传,甚至把两支mv送到了央视。

    此时cctv—15音乐频道还没影儿呢!

    李辉不知通过什么关系,把两支mv送到了央视的老大哥综合频道,《赤伶》mv在新闻里露了脸。

    之后两支mv又登陆了电影频道。

    至此,杨琛的第一张专辑【谪仙】热度攀上了一个顶峰。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至十月初,两个半月专辑销量破150万,尽管此时的盗版已经起势,但200万销量完全可以冲一冲。

    这是一匹真正的黑马,新人新专,上来就奔着销冠杀去,而且是一骑绝尘!

    在这个时间段内,所有有发专计划的歌手都要避其锋芒!

    就在这种喧嚣中,杨琛却深藏身与名,躲到了校园内。

    尽管同学和老师也常常会专门凑过来打招呼要签名,但比起校外,这里真的算得上是象牙塔了。

    不过杨琛这次的动静闹的有些大,袁校长特意把他叫了过去。

    办公室里。

    袁校长招呼杨琛坐下:“士别三日,孙猴子这是要大闹天宫了啊!”

    杨琛跑过去拿起茶壶给袁校长添茶,笑道:“孙猴子再厉害,那也逃不出您如来佛的掌心!我这不就乖乖回来上课了吗?”

    “你啊,你啊。”袁校长笑着点了点杨琛,“我可不是如来佛!”

    “是是!您是观音菩萨,面善心美。那不也有紧箍咒吗?”

    “我说不过你。”袁校长摆摆手,“听说你上次请假去了美国?还拿回来个什么奖?”

    “嗯,一个破奖杯!您知道那奖杯是什么模样吗?”

    袁校长乐意捧哏:“什么模样?”

    “是他们美国人的宇航员登上月球的雕像!”杨琛道,“回来我就给扔了,丫臭显摆!”

    “莫说脏话!”袁校长敲了敲桌子。

    杨琛赔笑道:“嗨,老师,我是跟您处久了,觉得您特亲切,这不说顺嘴了吗?”

    袁校长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好了,不跟你闹。去了美国一趟,有什么感受?”

    杨琛老老实实地回答:“也没什么感受,我除了颁奖典礼那天,基本都窝在酒店。”

    “出了家门,正该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你倒好,浪费了个好机会。”

    “也没什么好看的。除了楼高一些,车多一些,月亮没比咱这儿圆,空气也不如咱这儿香甜。出了家门还不觉得,出了国门,我是真的想早点儿回来。”

    袁校长无奈地摇摇头:“你也说了,他们外边楼高,车多,连月亮都登上去了。你既然有这个机会出去,就应该好好看一看。

    只有开眼看世界,知道了我们和美国之间的差距,我们才能知道努力的方向在哪里。”

    袁校长拿起水杯喝了口茶,见杨琛默默倾听着,继续道:“你说他们美国人臭显摆,把宇航员的雕像做成奖杯发给了你,你不高兴?”

    “嗯!”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不高兴?”

    杨琛道:“我相信我们国家也可以做得到!而美国佬这就是侵略,一种文化侵略!”

    袁校长点点头,笑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给你打一个比方,如果是天竺和高丽的人拿了这个奖,他们捧着那个奖杯的时候,会想到这些吗?”

    杨琛摇摇头:“不会。”

    “为什么?”袁校长自问自答,“因为他们不会觉得、也不相信自己的国家有一天可以赶上美国,甚至超过美国!

    我们泱泱中华五千年,不仅仅是辽阔的领土,也不仅仅是庞大的人口,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礼仪之大,有华章之美!

    这些东西融在我们的骨血里,是我们的根,是我们的骄傲!

    我们的骨子里是不服人的!”

    袁校长站起身,看着杨琛:“会背主席的诗吗?”

    “会!”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

    “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两万。”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

    杨琛语气高亢:“今日长缨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袁校长拍拍杨琛的肩膀,“回去把奖杯捡回来,既然你觉得那是个耻辱,那就更要把它摆好了,记在心里。知耻方能后勇!”

    “我明白了!老师。”

    “我是真的希望你们都能成材啊!我们中国有五千年文明,有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她们都在等你们去传承,去建设。

    我希望我们的国家可以在一百年内赶上去,甚至超过他。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的国家也可以登上月亮了,你看着奖杯的时候不会再觉得他们美国人是在臭显摆,而是晒然一笑,【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哈哈哈!”杨琛这一瞬间想到了杨利伟,想到了费俊龙,想到了聂海胜,想到了在不远的将来崛起的中国。

    有那么一瞬间,热流激荡着,涌进了眼眶。

    袁校长给杨琛倒了一杯茶,杨琛连忙接过来。

    “你写的歌词里有一句话我很喜欢,位卑不敢忘忧国。

    这句话很好。以前的封建时代,家就是国,但那个家是皇帝的家,不是人民的家。

    如今不一样,不只是我们自己做了国家的主人。而且,在这个百族林立,万国争雄的年代里,我们只有有了国,才能有家。

    前清锁国三百年,让我们落后了太多。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赶上的,但是我们要正视这种差距,然后一步一个脚印赶上去。

    把他们的一些好的东西拿过来,把那些不好的丢出去。

    《周易》有云: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而这个【变】正要靠你们这些少年人。

    梁启超先生说的好,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

    今日之中国是你们少年之中国。

    杨琛,我对你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这是除了以前得了第一名颁奖之外,袁校长第一次叫杨琛的全名。

    杨琛忽然就觉得心里压了一块儿沉甸甸的石头。

    他知道,那是一种责任,还有背负着的期望。

    他忽然间有些惶恐,因为自重生以来,他的目标就是有车有房有佳人,逍遥自在过一生。

    他知道这个国家正在崛起,而且不需要一百年,只要二十年!

    二十年对一个人来说足够他从一个婴儿长大成人,但对一个国家来说,二十年太短了。

    光阴迫,天地转,二十年换了人间!

    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如今有人告诉他,你要参与进去,而不是做一个旁观者。

    这个目标太大了,即便是重活一世,但他也只是中人之姿,借着信息优势赚点儿钱还行,让他做国家的栋梁,他是真的怕撑不起来。

    “怎么?怕自己做不到?”袁校长问。

    杨琛连忙点头:“这个目标太大了,我根本找不到头绪。”

    “哈哈哈!”袁校长大笑,“你是不是觉得,我的期望就是让你成为研发原子弹、研发航天飞船的科学家?”

    杨琛想了想,点点头,他那一瞬间冒出的念头还真就是这个,国家的栋梁,国家的脊梁,不就是这些人吗?

    “你错了。”袁校长道,“我们是这个国家的一份子,我们所创造的每一分价值都是在让这个国家变得更好。

    传承是什么?传承就是不管你做什么行业,都要有一种精神,存亡续断,有一口气就点一盏灯。就像我们做老师的,从不怕学生没出息,我们怕的是学生走了歪路。

    我希望你在选择人生的方向和道路的时候,能够更多的想一想。不仅要做你感兴趣的事,不仅要把这份事业做出名堂来,还要走正路,做正事!

    这就是我对你们每一个学生的期望。”

    杨琛松了一口气:“老师放心,我一定走正路,做正事,还要做出名堂来。今日我以学校为荣,将来我让学校以我为荣!”

    “那就好,三思而后行。我初见你就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就是滑溜了些,我不希望你将来走错了路。”

    杨琛故作委屈道:“老师,您说我聪明那不假,但是我哪里滑溜了?”

    “哈!”袁校长笑了一声,“初一见面,你叫我袁校长,还没转过头就顺着我的话风叫我老师。我可不记得有真的教过你什么。”

    “您这话说的,您是校长啊,是我们所有学生的老师。”

    袁校长摇头:“你就是个小滑头。”

    杨琛嘿嘿笑。

    “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好好想一想。以后你再要请假,就来找我,统统由我来批。”

    “是。”杨琛敬了个礼。

    “去吧!”袁校长道,“记得把奖杯找回来。”

    “明白!”

    看着杨琛远去的背影,袁校长拿起手边放着的话筒:“杨先生,您也听到了?”

    话筒里传来杨林的声音:“我以为您会劝劝他。”

    “哈哈,杨琛那小子,第一次见面我就说他身上有江湖气,那不是个能静下心来做学问的人。只要不走歪路,就随他去吧!”

    杨林道:“谢谢您!劳您费心了!”

    “杨先生客气了。师者,传道、受业、解惑。希望孩子变得更好不仅是你们做家长的心愿,也是我们老师的愿望。”

    “总之,还是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