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三国之续汉雄心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大战在即

第三十三章大战在即

    “曹东郡忽得恶疾,头痛难当,已经退兵回东郡,鲍济北也已起兵退回济北境内。合围之势已散,如今我们独自面对黄巾,文弘,你是否还有必胜的把握?”

    刘岱此刻又对战胜黄巾没那么有信心了。

    “曹东郡的恶疾来得好及时啊!不管是否有必胜的把握,目前来说,父亲,咱们除了与黄巾一战,还有别的选择吗?”

    若是仅对付十万黄巾壮卒,刘达或许还有些必胜的信心,现在要面对二三十万黄巾壮卒,他心里可就没底了。

    走到这一步,曹操和鲍信能退,刘岱和刘达不能退,只能与黄巾一战。

    如果败了,结果难料,如果胜了,那得到的东西可就多得多了。

    胜了,功劳全是刘岱和刘达的,与曹操和鲍信没有任何关系。

    黄巾要是降了,刘岱父子凭着青州人的身份,要统领这些青州兵也容易得多。

    黄巾要是向东郡或济北逃跑,州军也会追击,而由此给曹操和鲍信带来的压力也够他们喝一壶的。

    刘岱无奈道:“确实只能一战了。”

    “明使君,黄巾虽众,然而分散于寿张、无盐和东平陆三县。虽然其主要聚集于寿张,却分散居于城内城外。尤其是城外之众,分布各处,互不相统,且无设营垒,防御工事薄弱。我们可勿与黄巾以兵力相决,可遣一支轻军,分而击之,黄巾数败之后,则必见我汉军如见虎,到那时,纵是与黄巾兵力决战亦可不惧了。”

    程昱刚说完,刘达不由击掌赞同:“极是,黄巾虽有二三十万壮卒,我们可分而击之。父亲,我亲率五千人马,寻机攻打黄巾城外之营,于文则另率三千人为我后援,父亲自镇大营,让黄巾以为我军未动。只要能数次击败黄巾,其必畏惧,到时黄巾不降也必会遁逃出兖州。”

    在其他人纷纷表示赞同的同时,刘岱哈哈大笑:“好极,吾有文弘与仲德,兖州无忧矣!”

    “少君,据我所知,黄巾有一个名叫周寻之人,是个统率万人的营帅,此人颇有些计谋,若是遇见此人,还望少君谨慎些。”

    王朗将军对刘达告诫道。

    上次追击黄巾,被周寻设伏兵以待,后来王朗打探到设伏兵的正是黄巾营帅周寻。

    刘达对王朗拱手示谢:“王将军,我亦知此人,黄巾退去时负责断后之人就是他,此人治军严整,行军不乱,是黄巾军中少有的人才,我若遇到自会小心。”

    议定之后,刘达率领五千人马,出营前进,寻找机会攻打屯居城外的黄巾。

    这五千人马,有吴白的一千骑兵,张峻的破阵营五百铠甲士,还有李乾率领的三千五百人。

    钜野之战时破阵营损失了近百人,后来从其他营中挑选勇士补充。

    于禁率领三千人尾随其后,不与黄巾作战,只是防备刘达遇到大部黄巾,作战失利的时候进行接应,等于是刘达这五千人的一个应急后备。

    …………

    此时的寿张城内,黄巾三大渠帅相聚一处,当中还有二十余位营帅,正在商讨应对兖州大军之策。

    如今粮食越吃越少,再不向外发展,他们就都得饿死在东平了。

    而兖州大军的来临,则让他们的去处唯有进退两道。

    要么立即退回青州,可是这么多人出来,粮食金财都还没捞到,怎么能就这样空手回去。

    要么与汉军大战一场,胜了则可在兖州纵横,败了无路可走时,就只能是退回青州,或者是降服汉军了。

    当然,要降那也得汉军愿意受降才行。

    不过黄巾众帅现在只想到战与退的问题,降不在他们所议之列。

    大多数人都是主张与汉军一战,包括周寻,他不可能就这么退回青州。

    “如何战?许营帅,你在钜野与汉军曾有交战,你说说,咱们需要多少士卒才能击败汉军?”

    三大渠帅之一的柳渠帅向一营营帅许德问道。

    许德看了自己的渠帅高阳一眼,脸上颇有些羞愧之色,回道:“汉军勇猛,有坚甲护身,军阵严整,且又诡诈至极,如今汉军有三万余人,咱们若想胜了汉军,至少需要十五万人以上,方可能胜。”

    其他人一听,纷纷扰嚷起来。

    “许营帅,你莫不是被汉军打怕了吧?汉军若有如此厉害,咱们还能占了这东平吗?”

    “就是,上次兖州刺史亲自领兵前来,还不是被咱们给击败了,汉军根本不堪一击,是你们太弱了。”

    “我听说,汉军用二十辆战车就破了你们的阵,咱们只需要想出对付这些战车之策,就不用怕他们了。”

    “许营帅,据说汉军俘虏了你们又放了回来,该不是你们降了汉军,现在回来故意长汉军威风,灭我们黄巾军的志气吧。”

    “胡说,”三营营帅站起身大声反驳,他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不错,我是被汉军俘虏了,可我们绝无降意,汉军也未向我们劝降。汉军领军之人刘达,是兖州刺史刘岱的儿子,他虽年纪轻轻,却心中怀有仁义,念着咱们同是青州人,又见我们身上多有负伤,才把我们放了。依我看,咱们不如回青州算了……”

    “住嘴,出去。”

    渠帅高阳暴喝一声,三营营帅委屈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出去。

    “高渠帅,你南下山阳,只败了一阵就急退回来,莫不是真怕了汉军,怕了那个什么刘达?”

    另一位王渠帅轻笑着对高阳问道。

    “王渠帅,你说我怕了汉军怕了刘达也行,可是汉军也确实厉害,我在钜野伤亡了两三万人,那个刺史的儿子刘文弘,当初只带了一百骑兵,就把刘兖州从咱们阵中救走,那时你也在的。咱们若要与汉军一战,就必须要一战必胜,否则,咱们再败,士卒便会再无斗志,到时恐怕想退回青州都难了。”

    “高渠帅说的不错,”柳渠帅忙插言道,“这个刘文弘,确实有些本事,只是咱们的人分散在寿张县和无盐县各处,若要一下子集中十五万士卒并非易事。王渠帅的人主要屯住在无盐和东平陆,寿张这里只有我和高渠帅的人马。不过,曹操和鲍信已各自退兵,正是咱们击败汉军的最好时机,高渠帅,你派出五营人马,加上我的十营,也有十五万人,五日之后,咱们就集中于寿张南三十里处,去与汉军决一死战。”

    “同时王渠帅屯住在东平陆的人马,也可向寿张移动,让汉军以为是咱们的援兵,而心有所忌。”六营营帅周寻缓缓说道,“另外,诸位渠帅,据探卒回报,有数千汉军出了汉军大营,正向寿张行进,我以为,他们或许是知道咱们城外之营无备而欲偷袭。应速让屯住城外之营加紧防备,汉军虽只数千人,但我听说领兵之人正是刘达,此人用兵诡诈,令人防不胜防,必须多加在意。”

    “他们竟然敢来……周营帅,你颇善用兵,即由你去迎敌这些汉军,把他们击灭。刘达若死,汉军便不足虑了。”

    高阳说完脸上难得一笑。

    “诺。”

    周寻出城便派出探卒,去探查刘达这几千汉军的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