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还没有结束

第五十一章还没有结束

    路易口齿伶俐地制止住了布雷特不断地打断奥尔巴赫发言的行为。

    他向奥尔巴赫点点头,主教调整了心情,继续开口。

    “拉尔夫,我知道你和你的家人在担心什么。”奥尔巴赫的声音很柔和,路易从没听他这么对自己说过话。“你太年轻了,身体也没准备上,心理上,也不足以应付成年人的世界。”

    奥尔巴赫引经据典,让他的话更有说服力。

    “年纪轻轻就进入联盟真的会影响到你的发展吗?我这里向你介绍三名球员。摩西·马龙、达里尔·道金斯、比尔·威洛比(BillWilloughbyPF/C),他们甚至没上过大学就进入了NBA。摩西成长为了MVP级别的球员,达里尔是个十分优秀的内线,比尔虽然发展不顺,但这就是职业体育,每个人的发展道路都不一样。即使是那些读满四年大学的人,也有很多人无法适应NBA。”

    “我举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你们,年龄不会影响你进入NBA的表现,只有环境会影响你。”

    奥尔巴赫终于要说到他的重点。

    “布雷特教授刚才说的话,有一句是没错的。”奥尔巴赫看向了桑普森,“拉尔夫,如果你今年参加选秀,我们会得到你,而你将在新赛季坐板凳,因为你的身体还不够强壮,我们必须对你的未来负责。但你可以在一群经验丰富的老兵身边学习技巧,掌握篮板和盖帽的诀窍,参加高强度的季后赛,在一支伟大的球队里参与你最喜欢的快攻。从阵容上看,我不认为有第二支球队能够创造出更适合你成长的沃土。”

    奥尔巴赫要拿出他的王炸了。

    “你会成为我们的核心中锋,建队的支柱,你将得到拉里·伯德一样的球队地位,并且,我们会给你提供一份和拉里相同的薪水,而你获得的不但是成为百万富翁的机会,更是NBA历史上最轻松的核心球员的成长机会。”

    路易在桑普森的脸上看见了心动。

    桑普森的母亲萨拉·桑普森更是问道:“拉里·伯德的薪水是多少?”

    “第一年是65万美元。”奥尔巴赫不相信有任何一个中等美国家庭能够轻易拒绝这份收入。

    老桑普森面露难色,他知道奥尔巴赫提供了一个难以拒绝的环境、薪水、未来。

    他说道:“奥尔巴赫先生,请稍等,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当然。”这是一件大事,奥尔巴赫可以理解。

    奥尔巴赫不能理解的是,那个丑八怪,杰里米·布雷特竟然也加入了他们的家庭会议。他难道不是桑普森家的外人吗?怎么可以参与进这件事的决策里?

    还有,特里·霍兰德也加入进去了。

    “完蛋了。”奥尔巴赫沮丧地说。

    路易不知道他为何要沮丧,“他们不是还没做出决定吗?”

    “那几个人里最见多识广的两个人同时又是最不喜欢拉尔夫离开校园的两个人,如果他们在这场家庭会议里有决定性的建议权,你觉得他们会建议拉尔夫现在就投身职业联赛吗?”

    奥尔巴赫所指的,就是霍兰德和布雷特。

    布雷特是弗吉尼亚大学的法学教授,他自然会帮助球队劝下桑普森。

    桑普森又是霍兰德新赛季的成绩保障,他对此事的态度也是可以预见的。

    “或许吧,但,这是拉尔夫自己的事,为什么要由他们来决定?”路易问。

    奥尔巴赫讽刺道:“他显然是个好孩子。”

    几分钟后,桑普森一家,和霍兰德与布雷特回到奥尔巴赫、路易的面前。

    “有决定了吗?”奥尔巴赫知道他的A计划即将失败。

    “抱歉,奥尔巴赫先生。”老桑普森说,“我们决定让拉尔夫继续他的职业生涯,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我们全家人都能看到你的诚意,但拉尔夫还不想离开学校。”

    奥尔巴赫对桑普森用情至深,到这一步了,他都想翻盘,“我想知道,为什么?”

    “因为凭借拉尔夫的天赋,他可以在任何球队茁壮成长,他不需要提前离开学校,也不需要去波士顿打替补,别忘了,你们那的种族主义是多么的臭名昭著,没有几个非裔美国人愿意去那里打球!”布雷特笑道,“这个回答,够清楚了吗?”

    这场会面真正的主角,桑普森全程不发一言。

    路易关注着他,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可分析的。他全程情绪最外露的一段,是奥尔巴赫为他编织未来的时候。

    奥尔巴赫为他描述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惜了,他的耳根子太软,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主意。

    “好吧,告辞。”奥尔巴赫遗憾地转身。

    霍兰德跟上了他们。

    当他们来到桑普森家的外面,奥尔巴赫才对霍兰德发出雷霆之怒:“我直说了吧!这家子人未来会为今天的决定夜不能寐!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那个孩子遭遇了车祸,他就完蛋了!如果他立志当个医生,我当然会让他读完大学四年,但他不是那块料!他被身边这群只知道阿谀奉承的白痴哄傻了!”

    霍兰德有他自己的立场,他只能苦笑。

    奥尔巴赫叫了辆出租车准备去机场,直接飞回波士顿。

    车走了一段时间,路易才叫司机停下。

    “你又闹什么幺蛾子?”奥尔巴赫正烦躁着。

    路易笑道:“我觉得这件事还没结束。”

    “你还想拿你的笑脸去挨他们的拳头?”奥尔巴赫哼了声,“省省吧!”

    “你真的想要拉尔夫吗?”

    “日思夜想。”

    路易打开车门,“那我就为你再最后争取一下。”

    “随你的便!”

    “对了,这件事算公事吧?”

    奥尔巴赫眼角一跳,“当然。”

    “既然是公事,应该有经费。”路易当着司机的面,伸出手,“你能不能主动点啊里德!别老是让我这么尴尬...”

    尴尬?

    奥尔巴赫气得嘴角直抽搐,一年多了,他今天才知道路易这孙子也会尴尬。

    “你他妈完事了再来找我报销!”奥尔巴赫凶残地将门关上,喝令司机赶快开车。

    路易站在马路边,随手又叫了辆计程车。

    自80年代以来,搭顺风车越来越难了。

    新一代年轻人不吃这套,路易又赶时间,就叫了辆出租车,“去杰西快捷餐厅(JesseQuickLunch)。”

    昨天路易和杰夫·兰普的通话,了解到桑普森在哈里森堡喜欢到市中心的杰西快捷餐厅吃饭。

    他不确定桑普森今天会不会来,他只是想碰碰运气。

    路易不想当着桑普森家人的面劝说,他得创造一对一的环境。

    因为,从生理结构上来说,他和桑普森都是年轻人。

    而且,桑普森和他一样,都是1960年生人。他快20岁了才读完大一。

    如果放到40年后,他这种年龄比较大的学生在高中阶段会选择跳级来提前进入NCAA。而这时没有那种急着进职业联赛的风气,因此对于年龄是不看重的。

    路易叫了正常份的热狗卷。

    顺带要了一杯可乐。

    他希望桑普森在送走人生中最重要的贵人后,会想来他经常来的餐厅放松一下。

    “你是在等人吗?”

    服务员看见路易吃完东西没有立刻结账,而且一直在看门外。

    “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来。”

    “是我们这的熟客吗?”

    路易突然想到,服务员应该知道桑普森通常什么时候来吃饭。

    “应该是。”路易说,“拉尔夫·桑普森你知道吗?”

    服务员笑道:“他们一家子在哈里森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拉尔夫一般什么时候来?”

    “你或许得再等等,拉尔夫总是临近傍晚的时候过来。”

    路易喜欢这里的热狗,就像吃饺子只喜欢吃饺子馅一样。

    所以他叫了两份热狗卷,但每一份都把卷给扒了。

    他等了许久,大概几个小时。

    当他准备另想它法的时候,桑普森出现了。

    2米24的身高,无论在哪里都很显眼,更不用说他那瘦的让人害怕的四肢。

    “老三样,谢谢!”桑普森礼貌地对服务员说。

    “慢点儿,拉尔夫,你不知道有人在这里等了你几个小时吗?”服务员的眼神瞥向好整以暇的路易。

    桑普森看过去,一眼就锁定了路易。

    “你是...今天和奥尔巴赫教练一起来我家里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