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连续施法被打断1/16

第五十章连续施法被打断1/16

    前往弗吉尼亚的路上,奥尔巴赫和路易说起了A计划。

    选秀大会的上的A计划,就是说服拉尔夫·桑普森以罕见的大一生身份报名参选。

    然后,凯尔特人高高兴兴地将他收入麾下,从此波士顿一统江湖。

    这当然只是美好的设想。

    尽管桑普森被看成是贾巴尔之后最重要的一张无风险的彩票,但他的实力,并没有吹嘘的那么夸张。

    奥尔巴赫看重他,对于桑普森加入球队后的发展有充分的信心。

    “你就那么看好他吗?”路易横竖看不出桑普森的样子倒是哪里讨老派的奥尔巴赫喜欢。

    奥尔巴赫高深地说:“他具备成为第二个拉塞尔的运动能力和本能。”

    不是路易打击他,桑普森和拉塞尔实在没有相似的地方。

    虽然路易没看过拉塞尔的比赛,但后世的人都说邓肯就是拉塞尔在现代篮球的化身。那么,他完全可以拿邓肯来和桑普森比,这两人从身体构造到打法,都不像。

    “如果你说他像‘卢·阿尔辛多’时期的卡里姆,并且不会使用天勾,我还能勉强同意。”路易忍笑道。

    路易在给桑普森找发展模板的时候,参考了许多类似的球员。

    从鲍勃·兰尼尔、沃尔特·贝拉米、阿蒂斯·吉尔莫...再到贾巴尔。

    唯一有相近之处的,就是贾巴尔。

    差不多的身高,非常相似的身材(又高又瘦),篮板和护筐上意外地不算最顶尖——仍然非常出众——好似上帝所赐的身体结构,让他们面对任何的防守者,都能形成无解的错位优势。问题是,贾巴尔恨篮球,用他的话说,他在1985年之前从来没在篮球这项运动上感受到快乐。

    他只是知道自己拥有打篮球的天赋,天生好胜,有责任心又极度敏感和脆弱,憎恨自己的工作又讨厌在工作上失利,生活中又会被各种大到肤色,小到别人的异样目光而苦大仇深的公主性格。问题是他在大学四年借着NCAA出台的“禁止阿尔辛多用扣篮折磨同学”规则。这规则成功地让贾巴尔在伍登的劝说下,将天勾从“偶尔一用”的招数,变成了他的招牌。

    桑普森和贾巴尔不一样,他明显是喜欢篮球,并享受篮球的。他立志要给篮球运动带来变化,这种觉悟,和贾巴尔那种整天“人生而苦涩”的自毁倾向好得多。

    问题就在于除了穿越者没有人能让他完成目标。

    “你对拉尔夫的评价如果传出去,会有人以为我们花钱请了个白痴当球探。”

    奥尔巴赫想起路易的那份球探报告就翻白眼。

    虽然有大部分的篇幅是在赞美桑普森,但那些关于桑普森未来的预测,和他的短板的注释,分明就是在告诉奥尔巴赫——不要选他!不要选他!不要选他!

    “我从没有否定过他的才华。”路易狂妄地说,“我只是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从事这项运动的人都清楚,要把拉尔夫培养成才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他那天赋,用得着培养?”

    奥尔巴赫轻蔑地说:“我承认他现在太瘦了,所以,如果我们选中他,我不会让他一上来就首发,他应该打几年的第六人,跟着拉里他们学习,用不了三年的时间,他会让全世界战栗!”

    路易相信,如果奥尔巴赫能说服桑普森提前参选,以凯尔特人的球队文化,一定会让桑普森发展得很好。

    但能否兑现他的天赋呢?

    如果主教练一直都是比尔·菲奇,这位球员受伤主张让他们带伤继续打的疯子,路易只觉桑普森前途暗淡⑴。

    奥尔巴赫和路易来到夏洛特维尔,首先见到弗吉尼亚大学的主教练特里·霍兰德。

    他们寒暄了几句,奥尔巴赫提出让霍兰德带他去一家中餐厅吃饭。他们要吃点东西再去见桑普森和他的家人。

    “特里,你觉得里德这次能成功吗?”

    当面询问霍兰德这种事,好比牛头人当苦主面称赞其妻温润可口。

    霍兰德自然希望桑普森留下来,他也相信桑普森会留下来。

    “拉尔夫和他的家人都希望在大学待更长的时间,拉尔夫喜欢校园生活,夏洛特维尔距离哈里森堡(桑普森的家乡)很近,他非常重视这种联系。”霍兰德说道。

    路易高兴地说:“这样看的话,里德这次机会很大啊,虽然波士顿距离哈里森堡没有那么近,但对于NBA球队而言,没有一支球队比波士顿拥有更近的地理优势。”

    “他迟早是要打NBA的嘛...”

    “哈哈!”霍兰德只能干笑。

    从他的笑声中,路易听出了“你他妈懂个锤子”的弦外之音。

    按照约定时间,奥尔巴赫、路易和霍兰德来了桑普森的家里。

    除了桑普森的父母,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姐妹,以及弗吉尼亚大学的一位法学教授。

    其他人在场,奥尔巴赫都能理解。

    这法学教授?

    “我叫杰里米·布雷特(JeremyBrett)。”他自报姓名。

    这家伙和一个英国明星同名,但路易所认识的那位布雷特是个面如冠玉,帅到让人窒息的家伙,而这位...不能说很丑,只能说长得很不对称。

    “奥尔巴赫先生,拉尔夫不喜欢别人兜圈子,有什么你就说吧。”布雷特很快就表明了他的身份。

    他就是来阻止奥尔巴赫成事的。

    连寒暄的机会都不给,真是让奥尔巴赫感到棘手。

    虽然寒暄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但能在说正事前说点玩笑,讲讲自己的故事,有助于拉近奥尔巴赫和桑普森一家的距离,但布雷特夺走了这机会。

    他让奥尔巴赫有点像是要公事公办完事就走的样子。

    路易仔细看着桑普森,他长得浓眉大眼,宽肩长臂,由于身上的肉不够多,看着像难民,而这居然还是在弗吉尼亚大学一年长了几十磅的样子。

    桑普森注意到了路易的打量。

    路易故意挑眉,让桑普森差点笑出声来。

    “好吧,那我就开门见山。”奥尔巴赫面向桑普森的父母,“桑普森先生,桑普森太太,拉尔夫是十年一遇的天才,即便是找遍NBA,也没有第二个球员具备他的天赋。”

    布雷特笑着说:“这种事谁都知道。”

    奥尔巴赫不爽地看了这丑八怪一眼,继续说道:“虽然拉尔夫的身体还不能完全适应职业篮球,但请相信,我会为他准备一套长期的培养计划。凯尔特人一直有培养伟大中锋的传统,拉尔夫有机会成为有史以来最优秀的那个。而且..”

    “而且什么,你们是要让拉尔夫去波士顿给戴夫·考恩斯打替补吗?”布雷特这次直接打断奥尔巴赫的发言,“桑普森先生,我认为拉尔夫的潜力无论是在NBA还是NCAA都能得到发展。NBA浮躁的生活还可能影响他的未来,而在UVa,他不仅能够提升球技,强壮身体,更重要的是,他能得到四年优质的大学教育,并且陪在家人身边。”

    奥尔巴赫真想用雪茄塞住这个丑八怪的嘴。

    只要有他在,他就不可能将他准备好的话完整地说出来。

    路易看出奥尔巴赫已经很不爽,但他不能发火。布雷特显然是当地德高望重的人,不然桑普森一家不可能请他来旁听。

    “你说NBA的生活很浮躁,我不否认,但不包括波士顿。”奥尔巴赫自豪地说,“凯尔特人是全联盟最朴实的球队,这一点,你们应该知道,留在UVa当然可以继续提升,但能提升多少?如果拉尔夫不幸受伤,他的前景会受到伤害;如果他遭遇车祸,他很有可能就此失去未来;现在加入凯尔特人...”

    “你是在诅咒拉尔夫吗,奥尔巴赫先生?”

    布雷特这次几乎要引出奥尔巴赫的雷霆之怒。

    “布雷特先生,恕我冒昧。”要是奥尔巴赫在这里和这丑比翻脸,事情就黄了,因此路易开口打断了奥尔巴赫的“施法”。“既然你是UVa的法学教授,对于篮球的了解难道比里德更深吗?他是NBA历史上最好的教练,培养出了无数个名人堂球员。只要是与篮球相关的问题,不管你是教授,还是全世界最聪明的人,都不比他更有发言权。”

    “而你从刚才就一直无礼地打断里德的发言,我很想知道,你坐在这的目的是什么。”

    这时,霍兰德打了个圆场:“好了,都不要动气,这本来就是拉尔夫和他的家人的事,最终的决定权也在他们身上。布雷特先生是哈里森堡的大人物,所以桑普森先生会请他来这里旁听并给出建议。”

    路易却是寸步不让:“但是我没有听到建议。”

    路易看都不看那个丑比,他怕晚上回去做噩梦。

    “我听到的,是一个对篮球一知半解却又毫无修养的大学教授在一次次地影响拉尔夫和他的家人的判断。”路易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刚好能占据整个房间,“布雷特先生,如果你是旁听,请保持安静。如果你要给出意见,也请认真审视一下自己的专业知识是否足以在里德和霍兰德教练面前发言。”

    布雷特脸色不变,“你是什么人?”

    “我是里德的随从,严格来说,我是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路易笑道,眉飞色舞,“严格来说,我和你一样,都是旁听。”

    ⑴菲奇从凯尔特人离任后,去了火箭执教,连续两年摆烂抽到王炸桑普森+大梦。86年创造性地用双塔干碎湖人,决赛上被伯德做掉。然后87年桑普森重伤,从此一蹶不振。菲奇鼓励球员带伤打不是我在这里随便找让球员厌恶他的理由,确有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