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执教的想法

第四十八章执教的想法

    甲亢不是路易的本意,如果让他当主教练,他肯定静若处子。

    东决Game3是凯尔特人在这轮系列赛中,唯一一次靠阵容上的调整和战略上的正确取得的大胜。

    之后,系列赛又延续了三场。

    其中Game5,凯尔特人在1比3落后的情况下,绝地反击,打出了难得的好手感,艰难战胜76人。

    内线的劣势,和薄弱的后卫线被对手疯狂骑脸这两项,始终是凯尔特人挥之不去的阴影。

    4比2

    排名联盟第一的凯尔特人,就此被76人踢出了季后赛。

    76人如愿前往决赛挑战西部霸主洛杉矶湖人。

    拉里·伯德和魔术师的宿命之战,仍旧未能顺利到来。但,即使他们的决战提前到来,也起不到拯救NBA的效果。

    NBA和CBS的关系已经恶化,即使今年东西分区内有两组引人入胜的系列赛对决——波士顿VS费城和洛杉矶VS西雅图——CBS仍然只是分别延时直播了其中的三场(东决两场,西决一场)。

    当总决赛里聚集了贾巴尔、J博士、魔术师时,由于他们的直播计划,迫使NBA在周六和周日打了第三场和第四场的总决赛背靠背——你没看错,就是总决赛背靠背。

    更荒谬的是,理当成为贾巴尔传世之战的第五场,和魔术师名垂青史的第六战,居然都选择在半夜11点延时播放录像带的方式直播。

    不过这其中的内情要仔细分析也并非不可理解。

    不说NBA和CBS的矛盾,就说NBA的对外形象已经达到历史最低谷,观众普遍对篮球比赛不感兴趣。而这期间,还有三部无解的电视剧在热播,它们分别是《绿巨人》(TheIncredibleHulk)、《杜克兄弟》(TheDukesofHazzard)和无可比拟的《朱门恩怨》(Dallas)。

    这可不是国内中央台给你比赛播到一半然后强行给你切到中华龙舟大赛那么气人啊。

    或者应该说,对美国的观众而言,NBA才是“中华龙舟大赛”。

    季后赛被夹在这三部热播剧里面简直就是一场悲剧。尤其是《杜克兄弟》和《朱门恩怨》。前者集均2100万观众,而后者集均2700万观众——号称史上关注度最高的魔鸟大学决战的收视率只是人家的集均水平。

    因此,除了费城、洛杉矶、西雅图和波特兰这四座城市,其他城市的CBS分公司无一例外,都选择延播分区决赛和总决赛。对球迷而言,没能看到魔术师传世之战的直播确实是很恶心的事情,但更恶心的是NBA高层不懂变通,如果他们把比赛放到下午来打,那么这个问题就能迎刃而解,而不是逼人家CBS在历史级爆剧和《溢价黑人嗑药大联盟》之间做取舍。

    凯尔特人输掉东决之后,路易便思考,如果他来当教练,要如何执教。

    他现在的技战术储备严重不足,他认为比尔·菲奇的高位挡拆战术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因为高位挡拆本来就是未来比较常见的一种战术。

    可是,菲奇没有结合时代背景和凯尔特人的人员储备来启动这项战术。

    看了伯德一个赛季的比赛,来自四十年后的路易经常会把他和约基奇放在一起。

    约基奇具备的能力,伯德全部都有。

    相比约基奇,他的进攻火力更凶猛。

    那掘金是如何围绕约基奇展开进攻的?答案就是一个长时间在高位拿球做球策动全局的控锋。

    这与菲奇的高位挡拆进攻体系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菲奇完全不给伯德高位做球的机会,也没有这个概念,纯粹是让后卫利用挡拆撕开76人的防守来制造空位。

    而且,要实现这个战术,需要将伯德定义为一个位置模糊的摇摆前锋,他可以是三号位,也可以是四号位,本来这也是伯德的特点。

    问题还是菲奇,他不接受这种概念。

    路易不管他,他要自己先摸索。

    如果真的将伯德定位为控锋,那么他必然需要一到两个能够拆开拉扯空间的中远距离射手。这种硬性配置很奢侈,不像未来的掘金动不动拉开5-OUT站位。

    80年代初的球员技术储备不可能那么打,规则也不合适。

    所以路易的调整就是拥有两个能够分站两翼的射手,一个敏捷,来去如风的持球突击者,最好具备上佳的球商和伯德配合,再来个机动性迅捷的内线——最好是可以换防到小前锋这个级别的运动型内线,以补足伯德机动性弱,防不了快速前锋的毛病。

    如果以此为框架,其实凯尔特人的人员配置上,已经初现雏形。

    伯德是个位置模糊的双向前锋,他能三能四,这一点和塞德里克·马克斯韦尔很像。

    兰比尔虽然不是运动型内线,但短期内凯尔特人无法补足这方面的短板,考虑到他在进攻端的价值和防守端凶狠好斗的作风,他无疑是一枚长期的棋子。未来应该考虑将马克斯韦尔升级为能够利用机动性来弥补伯德和兰比尔的先天不足的运动型内线。

    伯德和兰比尔的护筐能力虽然都受到运动能力的影响难以改善,但舍去这一项,伯德曾三次入选二防,兰比尔的篮板、垃圾话、小动作、不择手段的求胜心理和领先时代的三分射程,都很符合路易的需求。

    兰比尔未来能够拉开投三分这一项,让路易脑补出他和伯德挡拆,一个运球突,一个外弹投的景象——多美啊?

    另一个射手也已就位:约翰·朗。

    他的三分还不是很稳,但在80年代,能达到35%以上,就是一个可用的射手。

    也就是说,按照路易所设想的体系,凯尔特人的人员储备已经有七分齐整。

    如果能增加一位运动能力强悍的内线,便能成为防守端缺少短板,机动性出色,战术丰富的多样性球队。

    若是增加一位类似于贾马尔·穆雷那样的持球突击手,或许他们的进攻火力会超过湖人。

    如果这两个条件同时满足...

    为这战术,路易思来想去了好几天的时间,最终只剩下一个问题。

    为什么他要为这件事烦心,他以后要当教练吗?

    哦,貌似并无不可。

    出生于1960年的他,现年20岁。

    历史上没有这么年轻的主教练。

    而且,他在篮球这项领域的履历,实在是太少了。

    所以他需要想办法出风头,整出点名气,再积极地向菲奇建议,包揽球队的比赛计划——这些吃力不讨好的活,他从不拒绝,就是想多积攒些经验。

    奥尔巴赫也有意栽培他,多次在媒体上为他造势。

    现在只要关注凯尔特人的都知道他们有个年轻的助教。

    然后就是路易和杰克·马登的冲突,以及Game3做出的那个具有性暗示的战术手势。

    他自己把自己弄出名了。

    现在想想,或许他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自己一直没反应过来。

    赛季一结束,菲奇就向管理层反馈要补强内线,否则明年他们依然打不过76人。

    按照路易的设想,补强运动能力强悍的内线,今年的选秀大会上,只有两名球员符合要求。

    大概率不会参加选秀的拉尔夫·桑普森,和包括他自己在内,菲奇与奥尔巴赫全都不喜欢的“洛基山高地”乔·巴里·卡罗尔。

    总决赛开始之前,底特律活塞感天动地地赢得了掷硬币大战。他们获得了1980年的状元签。

    代表活塞队参加这项活动的人哭了。

    不知道的以为是喜极而泣,知道的便晓得那是充满不甘和痛苦的哭泣。

    他们打出了联盟最烂的战绩,浪费了一年的时间,现在是收获成果的时候,却发现这项成果早在出来之前就被愚蠢的前任抵押给别人了。

    希腊学院的总经理办公室里,奥尔巴赫听闻消息后点燃了雪茄,询问K.C·琼斯,“那小鬼最近在做什么?”

    “他对于执教似乎很感兴趣,最近都在研究这个,还打电话问我一些技术性的问题。”K.C看起来很高兴。

    奥尔巴赫却纳闷了。

    K.C懂技术性的问题?

    “他给拉尔夫写的球探报告,你看了吗?”奥尔巴赫问。

    K.C的回答证明他看过了,“很大胆,他可能是全美唯一一个如此评价拉尔夫的球探。”

    “没错,他真是大言不惭!”

    奥尔巴赫不完全同意路易对桑普森的评价,但他同意,如果桑普森像其他球员一样在大学呆满四年,他可能真的就毁了。

    “我得想办法和这孩子见一面。”奥尔巴赫对桑普森念念不忘,凯尔特人历史上从未有过如此天赋异禀的球员。

    K.C笑道:“肯定会遇到一些麻烦。”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奥尔巴赫把K.C当成了他的锦鲤。

    K.C缓缓地摇头说:“里德,你知道最佳人选不是我,如果我去了,到时候只能坐在你旁边扮演一具尸体。”

    奥尔巴赫闻言哈哈大笑。

    “说的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