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最不想看到的事

第二十八章最不想看到的事

    几乎所有具备基本战略眼光的总经理都在抱怨这个交易。

    所谓赔偿制度,是为了给失去自由球员的球队一些补偿。可是活塞弄成了什么样?他们失去了一个充满激情的锋卫摇摆人,换来了无法带动球队的得分王。

    从身价和能力来说,M-L·卡尔当然远不如麦卡杜。

    但,活塞用三个未来的首轮选秀权、一个次轮选秀权和50000美元的现金作为“平衡”这轮交易的额外资源。

    ...怎么说呢?

    杰里·韦斯特气炸了:“我怎么感觉是底特律在赔偿波士顿呢?”

    尼克斯的大总管桑尼·韦布林虽然不懂篮球运营,但他知道奥尔巴赫有多讨厌麦卡杜。而且,他更知道麦卡杜有多不堪,因为当初凯尔特人就是拿3个首轮和纽约换的。

    “波士顿得到了一名非常符合球队文化的即战力,和难以想象的未来以及实惠的现金,底特律得到了联盟得分王,然后送出了自己的未来。”韦布林在记者的面前嘲讽迪克·维塔莱,“如果维塔莱为尼克斯工作,我会怀疑他收了波士顿的黑钱。”

    活塞做了一笔破坏生态的交易。

    他们上赛季战绩排名联盟倒数第一,然后经过一个休赛期就能崛起了?还是说麦卡杜能带来质变?

    如果不能,他们就很有可能再次打出最差的战绩,到时候凯尔特人有50%的几率赢得硬币大战(状元签)。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把1981年的首轮签也送出去了。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连续两个夏天没有作为的话,他们就要连着两年送凯尔特人50%的状元签机会(最差也是榜眼签)。

    这太可怕了!

    原本凯尔特人已经是战果斐然,用麦卡杜换卡尔+两枚首轮签,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路易的发现让他们乘胜追击,以埋葬活塞未来为代价,令波士顿的未来无比光明。

    之后,凯尔特人宣布解雇戴夫·考恩斯。

    关于新任主教练的人选,波士顿当地的猜测,都以为奥尔巴赫会像过去似的从自家人里挑选。

    K.C·琼斯呼声很高,但奥尔巴赫的心中早有人选。

    从比尔·拉塞尔开始,先后有四位凯尔特人王朝的名宿执教绿凯。但这些人都有各种毛病,虽然有成功的案例,但都是草根出身,没有系统的执教的哲学。

    奥尔巴赫不得不去外面寻找治愈球队的方法。

    刚从克利夫兰骑士卸任的比尔·菲奇和奥尔巴赫一样,都是海军陆战队出身。1976年,他率领骑士缔造了著名的里奇菲尔德奇迹,东部决赛上惜败凯尔特人,他则当选了那年的年度最佳教练。

    他是一个不愿妥协的工作狂,并敢于将自己称为独裁者。

    菲奇上任那一天,路易也接受了一份新工作。

    凯尔特人的助理教练,从级别来说,他和K.C·琼斯差不多了。

    琼斯算是首席助教,但他不是菲奇这种从大学混进职业联盟的学院派,而是球员退役直接转幕后的泥腿子。说白了,没有专业的能力。

    他的存在更主要是起到一种稳定军心的作用。

    而路易是奥尔巴赫重点培养的潜力股。

    从次级球探到高级球探再到助理教练兼球探,路易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这坐火箭般的上升速度,得益于他给凯尔特人带来的收益。

    由于同时做两份工作,球探的薪水和助理教练的薪水——5000+15000——他瞬间就变成了个富有的中产阶级。

    听说球队请菲奇担任主教练,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短短一年的时间,真是物是人非了。

    就是不知道菲奇有没有带保安一起走的习惯?那根叫迪克·诺迪的烂吉巴有一起来吗?

    5月28日那天,凯尔特人为了迎接比尔·菲奇而召开新闻发布会。

    球队主席奥尔巴赫、副总经理沃尔克、三名助理教练全部到场。

    菲奇的身高是许多人讨论的点之一。

    他说他有1米88,但现场看并没有。

    因为1米9的路易看起来高出他很多。

    菲奇先与K.C握手拥抱,“很高兴见到你。”

    然后是鲍勃·麦金农,他看起来很喜欢麦金农。因为麦金农和他一样,都有在大学任教的履历。

    对学院派的教练来说,校园印记就像黑人们千奇百怪的击掌礼仪,虽然他很难搞懂,但只有弄明白了这件事,才算初步进入黑人的世界。

    路易是排在最后面的人,他有点慌张和尴尬。

    他不想被拍照,但今天是无法避免的。

    新的一届教练组的见面会,全城的记者都在关注,波士顿本地有名望的记者都来到现场,想问一两个问题回去写文章。

    奥尔巴赫代表全队欢迎菲奇的到来。

    “别问我问题,我不是主角,我是个老头了。”奥尔巴赫调侃了菲奇一把,“你们都知道主角是谁,他就坐在我旁边。他看起来很普通,却又很自信,我们需要这样的家伙。”

    路易很不自然,还好,他不是主角。

    “菲奇教练,在你看来,执教凯尔特人意味着什么?”

    “成为波士顿篮球光荣传统的一部分,这是我的荣幸。”菲奇看起来并不像是把凯尔特人荣耀这种事放在心上的人。

    来自《环球报》的著名凯尔特人观察家鲍勃·瑞安问道:“上赛季我们只赢了29场,你觉得我们应该在新赛季赢多少场?”

    菲奇幽默地回复道:“30场。这说明我们起码还有一点进步。”

    不少人露出了笑容,菲奇热衷于和媒体说俏皮话以转移他们注意力的习惯也表现出来了。

    作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助理教练,几乎每个带摄影机的人都给路易拍了照片。

    甚至有人问他问题。

    “你是联盟历史上最年轻的助教,又是联盟历史上第一位亚裔助教,这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路易和菲奇一样,喜欢用玩笑来缓解紧张的气氛。

    “唯一会给我带来压力的只有你们的摄像头。”他僵硬地笑道。

    路易被拍下了照片,和菲奇一起进入各大报纸的体育版头条。

    凯尔特人换帅,这是一件大事。

    而在教练组里出现了一个年轻的亚裔助教,这更是一件大事。

    尤其是对生活在美国的亚裔来说。

    路易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得到了大规模的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