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新时代
    凯尔特人和伯德的谈判,是一场持久战。

    在选秀大会开始之前,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相持。

    伯德的经纪人沃尔夫想为他争取一份联盟历史上最大的肥约,而奥尔巴赫既想要签下他,又不想掏这么大的一笔钱,同时也不能侮辱伯德,他在媒体上说,伯德还没在NBA里得到1分,他不能在他还没证明自己的情况下给出这个价钱。

    这意思,未来是可以期待的?

    话虽如此,伯德索要百万年薪的事情还是损害了他的个人形象。

    《波士顿环球报》在一篇新闻里夹带着漫画配图卡通人物“大鸟”头顶着伯德的头,脚边放着两袋钱,标题是“他连一场比赛都没打”。

    无论是路易持续给记者透露的独家消息,还是奥尔巴赫利用媒体力量施压,都给沃尔夫和他的阵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不久之后,沃尔夫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他声称他和他的家人在街上和工作场所受到了骚扰,因为奥尔巴赫,他称其为“独裁者”。”他指责后者对他和他的家人施加额外的心理压力,并警告说,如果这种恐吓行为继续下去,他将向联盟和球员工会提出申诉。

    5月,老板哈里·曼德里安充当了和事佬,缓和了双方的关系。他之前曾承诺会签下伯德,哪怕需要为此筹钱。

    不久双方开始采取中间立场,最终达成了原则上的协议。

    伯德不可能接受30万年薪,而奥尔巴赫也不可能满足他百万年薪的梦想。双方取了个中间值。

    65万的年薪,这不是NBA历史上最大的合同,却是有史以来所有进入联盟的新秀所签下的最大合同。

    就在双方要完成签字的当天,路易在现场,奥尔巴赫有意让他参与到这些内部的事情中来。

    这远远超过了高级球探的待遇。

    而路易对此很感兴趣,穿越前的他虽然是幕后的舵手之一,却只是干着球探的工作,谈判、执教这些事情离他很远,也没人会找他做这些事。

    突然间,他有机会踏足他从未经手过的领域。

    办公室里有很多人,除了伯德阵营的人,凯尔特人方面,有奥尔巴赫、副总经理简·沃尔克、老板曼德里安,相较之下,路易是个渺小的人物。

    65万年薪达到了伯德可以接受的边线,双方在数字上没问题了。

    接下来,伯德的经纪人沃尔夫拿出一份清单,他宣称:“这些额外的条款也必须加到合同里。”

    奥尔巴赫很不耐烦,他不知道对方又要作什么妖。

    “说说看。”奥尔巴赫没好气地道。

    沃尔夫好像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份清单,他仔细地看了几眼,确认之后,没有明显的违规条款,才敢念出来。

    路易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这说明,额外的条款是伯德自己要求的。

    而且,很可能是临时起意。

    这个来自弗兰奇里克镇的乡巴佬能有什么正当的建议呢?

    就路易而言,前世伯德施加在他身上的神奇光芒正在退散。99%的中国球迷没看过伯德的比赛,不了解他的过往,但却基本都知道他在场上装13的故事。这给他加上了一些神圣的光芒。

    那玩意儿叫逼格。

    他在球迷眼中逼格很高,这场持续两个月的谈判,他基本没出声,在路易这个穿越者面前保持了神秘感。

    如果没有这份清单的话...

    沃尔夫大声念道:“不管什么时候,如果拉里的家人想要到现场看他的比赛,凯尔特人必须要负责他们的机票钱、住宿、一日三餐。”

    路易感觉得到,这家伙说完第一条,办公室里的气氛就变了。

    不是那种“好家伙你真他妈敢开口的”肃穆感,而是“闹半天你就为了占这点小便宜?就这?”的无奈。

    曼德里安的嘴角出现笑容。

    就连沃尔夫都觉得这些提议很扯,他的气息弱了许多。

    确切的说,路易观察这个中年白人光头两个月来,第一次发现他的声音有这么虚弱的时候。

    “如果拉里决定回到印第安纳州大完成他的学业,凯尔特人必须负责他的学费。”沃尔夫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字眼,“这很重要。”

    路易感觉他的肚子在抽搐。

    有人在挠他痒,而他必须控制住自己。

    “凯尔特人要为他的出行提供一辆车。”

    “如果未来他没有钱买房,凯尔特人要为他提供无息贷款。”

    沃尔夫每念一段,奥尔巴赫的嘴角就抽搐一次,眼神飘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最后一个要求,基本摧毁了路易的忍耐力。

    “如果他最终入选最佳新秀阵容,凯尔特人要提供10%的年薪作为他的奖金。”

    “哈哈哈哈哈~~~~~~”

    如此庄严又郑重的一件事,竟会有这般乌龙的展开。

    路易的大笑和奥尔巴赫的愤怒几乎发生在同一瞬间。

    “有什么可笑的?”伯德不满地瞪住路易。

    路易捂着肚子极力控制自己。

    “不好意思,我忍不住...”路易艰难地控制住自己的笑意,“你们竟然觉得让里德掏出历史上最高新秀工资的人进不了最佳新秀阵容?”

    看见伯德面红耳赤,奥尔巴赫痛快不已。

    路易说出了他的心声,那就是他刚刚想说的话。

    太他妈扯淡了!

    沃尔夫也很惭愧,他觉得这不对,但这是伯德的要求,他必须照做。

    奥尔巴赫虽然讨厌沃尔夫,但他知道这人还是个体面人,断然做不出这种事。

    他的目光锁定了伯德,大声说:“听着,拉里,我是这样做生意的。我认为你值得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钱!我不玩虚的,我不会想方设法砍你个半价,然后再和你讨价还价。但我不卖汽车,不开银行,更不会给你掏学费,我也不会坐在这儿就你家人看比赛的那300美元的飞机票跟你扯淡!你他妈现在签下这份合同,你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如果你打得足够好,你还能挣得更多!现在我就问你签不签这份合同,这份狗屁清单我是不会同意的!”

    这比想象中的还要有趣,看着一个记忆中形象高大的殿堂级巨星为了占点小便宜搞出乌龙,完全超出了路易的想象。

    同时,这让路易想起他当初为新疆从辽宁挖来周奇的过程。

    与今天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原本他们没有任何机会,周奇是河南人,但在辽宁长大,那里有他的小伙伴和恩师,他的天赋瞎眼可见,注定要去NBA走一遭的苗子。但辽宁体育局的老几位甚至不肯给他的家庭一套房,而周奇与体校签下的是培养合同,到期便是自由身,这给了他们趁虚而入的机会。

    当周奇前往美国特训,路易也赶到美国,开了一份无法拒绝的合同,顺利将中国篮坛最好的90后偷到新疆。而这一切的起因,只是因为辽宁不肯给他的家人一套房。

    相比NBA,CBA有太多地方不职业了。

    而现在是1979年,NBA同样有很多不职业的地方。

    奥尔巴赫的话说完,伯德看向沃尔夫,点头同意。

    路易刺耳的笑声似乎还在他的脑中回荡,他在签下合同后狠狠地瞪了路易一眼,然后带着淡淡的笑容走到外面,和球队一起宣布签约完成。

    一个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求求票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