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多情的人总被无情的伤

第十六章多情的人总被无情的伤

    六月,路易将他的薪水一分为二。

    一份寄给家里,虽然这个钱不多,但这是他的心意和为家里分担压力的责任感。

    李轩冰以为他还在度假,得益于美国人对NBA的普遍厌恶,以及球探又是整个系统中最缺少关注的存在,所以,短期内,路易没有被曝光的风险。

    选中伯德为凯尔特人埋下复兴的基石,而另外几个出色的选秀,看起来也必将在未来发挥作用。

    路易花了一周的时间放松,然后准备开始下一阶段的工作。

    他想要一份明年将升到大四的毕业生的名单。

    他的工作刚开启,就被人打扰了。

    当时他正在球探办公室里,两周前见过的秘书突然进入他的办公室。

    路易记得这个秘书,因为他传达了老板的意愿,希望球队像前五顺位的球队一样跳过伯德,更实际一些。

    “路,这个时间点大部分人都在休假,你这是?”秘书带着善意而来。

    “我的同事都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而我还是个孩子,我连法定喝酒年龄都没到。”路易的话让秘书脸上升起一丝古怪的情感。

    你还是个孩子?然后就能随便拿你的脚去踩约翰·基里利亚的脸?

    又有几个孩子能在那么羞辱基里利亚后全身而退?

    “我知道笨鸟先飞的道理,所以我不能有一刻懈怠。”刚在七个陌生女人的肚皮上度过七个销魂之夜的“孩子”如是说。

    秘书赞扬道:“难怪莱文先生会那么看重你!”

    “莱文先生?”路易只迟疑了一秒钟就意识到秘书口中的“莱文”先生正是凯尔特人的老板欧文·莱文。

    但是,凯尔特人管理层和老板不和是1966年之后的传统艺能。

    得罪老板,他顶多被扣工资,得罪奥尔巴赫,他别想在这混了。

    所以,“我只是个孩子。”因为他是个孩子,所以麻烦的事别找他,他一个低级球探何德何能啊?

    “别紧张,路。”秘书越是这样路易就越紧张,“欧文先生听说了你在通气会上的事,他把你比喻成管理人士中的摩西·马龙。你还很稚嫩,但未来一定不可限量。”

    路易像痴呆了一样傻笑:“可我现在还是个孩子不是吗?”

    秘书是真没想到他的脸皮如此之厚,别人说他是孩子也就罢了,那往往是为了反对他说的话——18岁的小屁孩说话也要听吗?他们想传达这样的信息——可是,他自己怎么能当真?

    他都是凯尔特人的正式雇员了,还搁这扮嫩呢?

    “好了,路,我现在正式代表欧文先生询问你一件事。”

    “但愿是我这个孩子可以回答的事...”

    秘书问:“你有兴趣在其他的城市担任更重要的角色吗?”

    这番话,问得路易转不过弯。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老板希望他另谋高就。

    这是70年代的开人方式吗?先花式吹捧他一番,然后说你被开了,而且话术比马总还要厉害,居然是“你有兴趣在其他的城市担任更重要的角色吗”?哇槽,神了!

    “我做错了什么吗?”路易不解。

    “路,你误会了。”秘书解释道,“老板的意思是,他有意在另一个城市为你安排一个更好的工作。”

    这...路易就更不懂了。

    他一个孩子...虽然有穿越者的优势,并提交了他的考卷,可以预见最终会考高分,但他毕竟还没有得到老师的批复。这老板怎么心这么大?而且,去其他的城市从事更好的工作,那肯定和篮球无关了吧?

    路易没听过有哪个老板同时经营两家球队。

    “我唯一了解的只有篮球。”

    路易刚说完,秘书淡笑道。

    “莱文先生也没打算让你离开篮球。”

    这件事太诡异,给他一个更好的工作,而且依然是篮球工作,如果莱文那么看重他,不应该把他留在波士顿为凯尔特人效力吗?

    不管他安的是什么心,哪怕是好心,路易也不能拿前途去冒险。

    “请替我转告莱文先生,谢谢他的美意。”路易郑重地拒绝,“我挺喜欢波士顿的,这里的生活让我感到舒适,我暂时没有离开的想法。”

    秘书最后说:“路,过几天你就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到时候你仍然可以改变主意,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请相信我,莱文先生欣赏你的才华。”秘书递过来他的联系方式。

    凯尔特人在70年代所经历的混乱,与两点有关。

    球队的所有权频繁变更,他们换了许多的老板,而基本没有一个称得上是好老板。

    他们要么独断专行还没钱,要么没钱,要么有钱但吝啬,要么兼具这些毛病...欧文·莱文属于第三者。他在一场官司中赢得凯尔特人的所有权,并且把球队的前老板送进监狱。

    在他入主凯尔特人初期,他与球队教练汤姆·海因索恩发生了许多冲突,于是当绿军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弱,海因索恩第一时间成为了背锅侠。

    尽管拥有凯尔特人是一件让他深感骄傲的事,但1977-78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约翰·哈夫利切克退役战上所发生的一切,让这个富有权势的男人心灰意冷。

    由于观众的喧哗,那场比赛延迟了8分钟,哈夫利切克走向球场中心,面对观众席,举起双臂,然后鞠躬。中场休息时,凯尔特人为他举行了一个特殊的仪式。由于哈夫利切克喜欢户外活动,所以他们送了一台露营车给他。

    这是莱文做的主,他很欣赏哈夫利切克这种恪守本分并完成所有力所能及工作的匠人。

    他也特别爱出风头,因此,当各位名人上台讲述哈夫利切克有多伟大的时候,他也想加入他们的行列。他不知道的是,球迷并不喜欢他。虽然奥尔巴赫从不在媒体面前批评他,但海因索恩却擅长用他的大嘴巴给他的老板找难堪。媒体再跟着造势,球迷只能从有限的视角收获对莱文的无限憎恨。

    莱文甚至还没说一句话,在主持人把他介绍给全场观众的时候,球迷的嘘声山呼海啸般席卷了花园。

    莱文的妻子捂住嘴巴,他的孩子被吓哭,而他自己只能强颜欢笑,当镜头远离他的时候,他充满愤怒地离开了花园。

    他很吝啬,不愿意花太多的钱去建设球队,但当下的NBA本来就风雨飘摇,没有一个老板愿意往里面多砸钱。对莱文而言,他已经对这支球队尽心尽力,努力想要融入凯尔特人的他并没有取得效果。

    哈夫利切克的退役战的嘘声依然环绕在他的耳边,他与这支球队的关系由此被斩断。

    于是,六月底,NBA每年一度的年度会议上,他向总裁拉里·奥布莱恩申请将凯尔特人搬迁到一个更有利可图的市场。

    这在会议上引发了地震!

    PS:状态已改,可以投月票了。求月票,求推荐,求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