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余下的,只有噪音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小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第十一章小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太乱来了,路!”

    “事实上,我还有更乱来的时候。”

    路易看得出桑德斯没责怪他的意思,只是担心他和基里利亚处的不好影响到以后的工作。

    如果路易是基里利亚手下的次级球探,他刚才非但不会出声嘲讽,还会附和他的话。

    但他不是。

    没有什么比球探这门行当更考验人的眼力见,只有成功挖掘出好球员的球探,才有上升的空间。

    因此,路易完全不担心得罪基里利亚的事。

    “难怪K.C说你是个滑头!”桑德斯无奈地道。

    路易没想到K.C还有背后说人坏话的好习惯。

    那么忠厚的一个人,不像啊。

    最好把这话跟主教也说说,说不定主教喜欢他这“人设”呢?

    “对了,萨奇,你在费城有认识的人吗?”路易问。

    对手的情报,同样可以提供参考。

    “我认识他们的主教练比利·康宁汉姆(BillyCunningham)。”桑德斯总是直来直去。

    路易好奇地问:“据我所知,莫里斯·奇克斯的球探报告来自费城,是谁搞到的?”

    “K.C,他认识杰克·麦克马洪,杰克很喜欢甩卖手上的球探情报,但他也很精明,从不把好货露出来。”桑德斯对麦克马洪的评价不低。

    路易突然觉得事情有趣了起来。

    “你说,莫里斯会不会拒绝我们的试训?”路易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难说,如果这份球探报告是杰克提供的,那就说明他没有首轮,甚至次轮的选秀前景,这样的球员应该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推销自己的机会。”桑德斯苦笑道,“但是,在比尔‘捅破窗户纸’以后,以及那个拿着国旗杆殴打黑人的蠢货被拍下之后,波士顿对黑人球员来说已经声名狼藉了。”

    为了在波士顿更好的工作,路易用这几天睡觉前一个小时了解凯尔特人的历史。他知道桑德斯在说什么,1969年拉塞尔宣布退役却没有通知球队,让奥尔巴赫很狼狈;1972年他在节目中宣称宁愿住在萨克拉门托的监狱里也不想当波士顿的市长,并且在那年三月要求把球衣退役仪式设置在比赛前,不让任何球迷进入花园,这被球迷视作侮辱。

    同年11月,他在接受《波士顿环球报》的采访时表露心迹:“我在波士顿打球的那些年非常痛苦。我不喜欢呆在这里。到处都是种族歧视、偏见、种族隔离。我不能一辈子呆在球场上,生活在真空里,一天只有48分钟。”

    波士顿人不肯承认,但拉塞尔在球员间所享有的声誉却足以关上凯尔特人的引援之门。

    可以说,凯尔特人在1976年的合并中颗粒无收,财政是一方面,没有人愿意来这里打球,是另一方面。

    如果有其他选择,波士顿也不在路易的选择范围内。

    但他认为,莫里斯·奇克斯这种没有选秀行情的球员,不至于这么“高傲”。

    人总要恰饭的嘛。

    如果他拒绝了凯尔特人的试训,便只能说明,他的未来已经有了保障。

    为此,路易联系了K.C·琼斯,详细询问了球探报告的由来。

    他因此得知麦克马洪卖给了他二十几份球探报告。

    “每年的休赛期都是他的敛财旺季!”K.C愤愤不平,因为麦克马洪提供的球探报告没有一份有路易所提供的那份报告里一半的详尽。

    好歹是老球探了,就算拿出来骗钱也做得专业一点啊。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路易问。

    “你想联系他?”

    “嗯,有些事情需要找他确认。”

    “那你可得小心了!”K.C叮嘱道,“他的话你最多只能相信一半。”

    只能相信一半?K.C还真是善良啊,这种人的话连一个标点都不能信。

    “放心,我心里有数。”

    “对了,还有件事...”

    “长途电话队里给报销吗?”

    “算我头上!”

    路易乐开了花:“我他妈真想给你一个吻啊K.C!”

    “你他妈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说他妈!”

    “是是,再见,祝你今天愉快!”

    由于家庭电脑还没有出现,所以不可能有邮件这种东西。

    远方的人想要联系,只能写信或者打长途电话。长途电话很贵,所以一般人只会写信,而大部分的家长对于接近电话的熊孩子总是表现出虎视眈眈的模样,因为他们担心孩子不小心打出长途电话给自己送上一份大额电话账单。

    讲究办事效率的NBA,不可能写信。

    路易虽然很相信K.C的人品,但为了让“电话费算他头上”的事情落到实处,他摸进了K.C的办公室,用他的电话打给杰克·麦克马洪。

    电话里充满静电干扰,对于路易这个来自未来的人而言,这可真是前所未有的全新体验。

    “哈喽,哪位?”嗓子很粗糙,听起来不像是奸商啊。

    果然以音取人的蠢蛋最后都会跌进乔碧萝陷阱吗。

    “你好,杰克,我叫路易,是K.C·琼斯的属下,他让我向你确认一些事情。”路易彬彬有礼地问,“不知道你现在方便吗?”

    “问吧,我和K.C是老朋友了。”麦克马洪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路易一手拿笔,随时准备纪录下麦克马洪的语气变化。

    “是啊,K.C经常在我面前夸赞你,他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球探,你手上的球探报告无人能比,简直是业界良心,他将你当成偶像和目标,他说如果未来能有你1/5的观察力,他就死而无憾了。”事实上K.C一句都没说过,对麦克马洪的唯一评价就是“他的话你最多只能相信一半”。

    麦克马洪听着这隔着490公里的彩虹屁很是喜悦。

    “K.C言过其实了,我根本没那么优秀...”麦克马洪笑问,“你想确认什么?”

    “是这样的...”

    路易张嘴就说:“K.C在你交给我们的球探报告上发现了一个不错的人选,但大学赛季已经结束,我们也找不到他的比赛录像,所以只能找世界上最好的球探多多了解一下他了。”

    “哈哈!没问题!”就冲这张比蜜还甜的嘴,麦克马洪就已决定,只要不涉及76人的补强,他可以提供一些专业的建议。“你想了解谁?”

    “西德克萨斯州立大学的莫里斯·奇克斯...”电话里面传出了咳嗽声,麦克马洪很有可能在抽烟,被突如其来的爆弹呛到了。“您了解他吗?”

    “我太了解他了!”麦克马洪万万想不到K.C·琼斯会在那么多张质量低劣的球探报告中选中奇克斯,这也太倒霉了吧?

    “听我说,这家伙不值得选,他在一支平庸的球队打球,却没有好的数据,在场上总是犹犹豫豫,看不到队友。”

    “可是他的助攻数很高啊。”

    “我亲眼看过他的比赛...我认为他们主场的统计员存在作假或者错算数据的可能。”麦克马洪简直比凯尔特人的球探还尽职尽责,能说的都说了。“而且,前几天他参加了我们的试训,表现得极为糟糕,更糟糕的是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态度蛮横霸道,竟然向我们索要首轮选秀承诺!”

    路易听明白了,这就是球探间的电报。

    麦克马洪的话说明奇克斯所在的球队影响了他的发展,因为表现得太过团队所以数据不起眼,他前几天参加了76人的试训一定赢得了满堂彩并且获得了次轮选秀保证。

    他的职业态度一定非常好...

    麦克马洪还真是“职业”啊!

    “可是...”路易想再折磨对方一下,“K.C真的喜欢他,我感觉他快失去理智了。”

    “那你最好阻止他,除非你们想选择一个没有用的球员。”麦克马洪担心自己的意图被路易看穿,还特意压低声音说,“我是把K.C当成朋友才跟你们说这件事,这是秘密,也是我最后的忠告——莫里斯的左脚有严重的伤病隐患,他在试训的时候试图隐瞒这件事,但他没想到费城是最先拥抱核磁共振技术的城市之一!”

    “好的,这些资料真的很重要,非常感谢你,杰克。”

    路易真的要感谢麦克马洪,他最后的忠告解决了另一个疑问:奇克斯的左脚曾经受伤,但现在恢复良好。

    看看他这一通电话所获得的资料,写满了一页的情报。

    想想当初他为了约翰·朗的资料是如何牺牲色相去和女人们鬼混的?这不比出卖肉体容易多了?

    路易转着笔,仔细回想他有没有什么疏漏。

    当他的视线提到正常的地平线上,猛然看见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发际线已然越过脑袋,且满头白发丝的老头身上。

    路易不禁产生惧意,他当然知道这个充满威严的老头是谁。

    “小子,我全听到了!”里德·奥尔巴赫的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你这是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