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那可不一定。”路鸣泽看着苏眠背影远去,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幻境取消。

    昏暗的小楼内,雪之夏轻喘着躲在一根水泥柱后面,散发着淡淡微光的黄金瞳内净是惶恐。

    进入副本后她也了解过入学培训的事情,凭着带病休学一年的剧本,雪之夏想要获取一些情报根本不难。

    混血种体内龙血超过百分之五十就已经很危险了,极有可能会失控,而她很清楚失控的混血种会被当成龙类被清除。

    她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点开了游戏面板。半透明的游戏面板上有些各种各样的数据和选项,其复杂程度根本不是苏眠如同开了简洁模式一般的面板可以与之相比的。

    “玩家:雪之夏。”

    “混血种等级:B。(不稳定)”

    “言灵:炽。(产生大量烈焰,用于烧伤敌人,造成的烈焰有如数百吨燃油在纽约的街头被点着。)”

    看着那个关于龙血比例的数字已经跳到了63%,暴血开始了。雪之夏浑身颤抖,体内的血液不受控制的在燃烧。

    谁能告诉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雪之夏咬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进入副本前她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一学生,内向沉默,跟人说话都要脸红半天。

    她能感受到皮肤上似乎长出了什么东西,有些凉凉的像是某种鳞片。这是一度暴血的副作用,身体各处开始龙化,长出龙鳞言灵增强。

    本能的,雪之夏想要冲出去释放言灵炽,将眼前看到的一切都烧毁殆尽。当这种想法开始充斥脑海时,雪之夏简直就要崩溃。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青铜角钟在耳畔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在自己的体内苏醒。那东西苏醒之后,自己大概会消失吧,雪之夏这样想着。

    即使她什么都没有做,龙血比例依旧在上升。

    耳边传来激战,苏眠站在教堂高处看着身穿黑红两种作战服的学生正在围绕着一处街道进行攻守防卫战。

    这种真人cs的感觉确实不赖,苏眠光是耳边听着就觉得有些热血沸腾。大概没有几个人能够抵抗这样紧张又刺激的活动。如果没有人正在暗处偷偷暴血的话确实挺不错。

    几只白鸽从教堂顶上飞过,教堂下的草坪上枪声大作。苏眠并没有发现雪之夏的身影,估计是躲在了某个角落。

    一座水泥小楼与教堂遥遥相望,黑红两队人马正在围绕着两座建筑展开攻防战,似乎楚子航那边已经忘记了苏眠的存在。

    教堂是学生会的阵地,而苏眠这个狮心会成员却是轻而易举的做到了所有参战的狮心会成员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悄悄的潜入了教堂顶部。

    然而苏眠此时也无心了解战局,他只想找到雪之夏。副本的杀戮已经开始了,上次是苏晓樯这次是雪之夏。

    这一次更加棘手,对手不是某个暴走的混血种,而是整个卡塞尔学院。学院各个角落都有监控,一旦雪之夏情况失控则立刻会被凯撒和楚子航注意到。

    苏眠没有信心从整个学院眼皮底下救走雪之夏,破局的关键就是用弗里嘉子弹将凯撒和楚子航麻醉。

    只有那两个杀胚陷入了昏迷,苏眠才能在学院执行部赶来之前有更多的操作空间。由于守夜人的存在,这所学院始终处于他的言灵戒律之下,雪之夏也无法使用言灵。

    但是自己的言灵似乎并不受限,或许是因为副本外觉醒的缘故。天演能够将苏眠曾经宅家十八年看过的电影全都转换为经验,使他身体做出的动作如同计算机一般精确。

    这是苏眠在卡塞尔学院最后的底牌,若非情况危急,他是绝对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底牌。当他知道自己的纯血之后,心里的想法就剩下一个。

    慢慢向着芬狗靠齐,最好成为下一个芬狗,慢慢被学院边缘化,最好直接被发配日本分部。就这样悄咪咪的,龙王卑微退出卡塞尔学院。

    这才是苏眠真正的计划,而不是现在正在准备弄晕两个A级精英的超烂计划。当初生的龙王露出利爪,也意味着离真正现行又近了一步。

    望着黑红双方有来有回的战斗,站在教堂顶楼的苏眠默默打开了游戏面板,调出背包点开黑王之鳞,在确认使用的按钮之上狠狠的摁了下去。

    黑王之鳞,强化肉身的作用,拥有物理与言灵的双重抵抗作用。黑王之鳞在苏眠与之接触的一瞬间就融入了他的手臂之中,纯血的苏眠几乎没有受到黑王之鳞任何的排斥。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苏眠叹了一口气,眸间尽是一片漠然。龙血在身体中涌动,苏眠全身的骨骼开始噼里啪啦乱响如同鞭炮一般。

    命运有时就是这样,一时的冲动,往往推开了另一扇门。

    苏眠鬼魅般的身影在停车场上穿梭,此时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凯撒与楚子航这边各剩下一个人,小楼里苏茜透过狙击枪冷冷的注视着那个在停车场穿梭的黑影。

    凯撒这边只剩下一个零,战斗力倒是比楚子航那边要强上一些。至于失踪的雪之夏,已经被凯撒默认为已经被弗里嘉子弹击晕了过去。

    “那边有个黑影,看不清。”苏茜在对讲耳机里对楚子航说道。而另一边,凯撒也注意到了那道黑影,他扭头看向零笑着说道。

    “你觉得那是苏眠吗?”凯撒皱着眉,说出了他心中觉得最不可能的那个答案。

    “嗯。”零抿了抿嘴说道。

    “看清楚就开枪。”楚子航瞥了一眼那道黑影说道,“我有不好的预感,最多让他睡一觉。”

    “嗯。”

    停车场上,苏眠仍旧在高速奔跑,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填满弗里嘉子弹的手枪。小楼高处的天台上,苏茜惊讶与苏眠几乎是跑出了残影的速度,一时间无法有效瞄准。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苏茜皱眉,在心里偷偷说道。

    砰的一声枪响,苏茜神经一跳,往那边看去,却是发现只是一枪空枪。坏了!苏茜的脑海刚升起这个念头,只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子弹呼啸声。

    砰的一声,黑方狙击手苏茜被弗里嘉子弹爆头,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是叛变?”凯撒有些懵,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这次除非上帝带着钢盔参战,否则谁也帮不了楚子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