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不过现在除了这些事情以外,还是要先去和张起灵会和才行,不然那家伙可能会一直以为吴浩已经死了。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阴气森森的,你看那边还有怪物贪图我的**,好危险啊!”

    鸡大保紧紧的跟在吴浩的旁边,不敢离开半步,眼睛还不时的朝着周围查看有没有危险。

    突然,吴浩发现自己的周围有人的存在!

    而且是两个人,对方极有可能也是参赛选手,而且是说不定就是自己和张起灵发现踪迹的那两个人。

    “大保,你先在原地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说完,吴浩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哎呀!人咧?怎么嗖的一下就不见了?阿七!等等我啊!”

    。。。。。。

    此时的汉斯以及森特,已经自认为没有什么烦恼了,开始找了个看起来安全一点的地方休息。

    并且已经将篝火升起来了。

    只见汉斯又拿出了一个玻璃瓶,然后将软木塞拔掉,开始吨吨吨的喝了起来。

    “你又在喝什么?给我也尝尝吧。”森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纯净水,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你确定?好吧,剩下的给你就是了。”汉斯将身下了一半的液体递给了森特。

    森特也不管什么,拿到就直接开喝,但是里面透明的液体刚刚接触了他的喉咙时,森特就后悔了。

    “咳咳咳!啊!这是什么?酒精?”

    “医用的,味道怎么样?”

    “你这个疯子!居然还在笑,不过也还算不错了,配一点硝石,味道更好。”

    汉斯和森特除了都是疯狂的变态以外,都有着严重的异食癖,每天不整一点奇特的东西浑身难受。

    “啊,周围都布置好了么?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们两个就要变成那些怪物的晚餐了。”汉斯问道。

    “当然,你给的驱赶动物的药水我已经洒出去了,炸药我也布置好了,只要轻轻踩上去,就嘭!”

    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病态般的笑了起来。

    而另外一边,在黑暗中,吴浩已经将这一切都听在了耳中。

    周围的味道异常的刺鼻,而且这股味道吴浩能够闻出来,和刚刚爆炸时的味道一模一样。

    毫无疑问,之前的爆炸就和这两个家伙有关系了。

    不过,吴浩并不打算在黑暗中就直接将两人解决掉,而是打算让对方在极度的绝望之下,再死去。

    吴浩左手持刀,不紧不慢的朝着正在欢笑,已经在分配奖金的汉斯和森特。

    “轰!”

    “轰!”

    “轰!”

    汉斯和森特都被这突入齐来的爆炸声给吓的不清,虽然这本来就是两人设置好的陷阱。

    但是因为周围都撒上了动物们极其不喜欢的药水,所以都没有想到这么快陷阱就被触发了。

    “漂亮!说不定今晚还有烤怪物的肉可以吃吃看啊!哈哈!”

    “太棒了,我口水已经流出来了!”

    两人在惊吓之后就是一阵惊喜,都以为是什么怪物上套了。

    两人的面前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周围的一切都被火光所笼罩。

    但是一个黑色的身影逐渐出现在了火光当中,并且慢慢的朝着汉斯和森特靠近。

    “喂!森特那是什么?你的火焰特效么?效果很逼真啊!”汉斯试图缓解一下自己内心的恐惧,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不,不是的,那是。。。个人?”森特的回答让汉斯很不满意。

    “管他呢!”

    汉斯从自己的背包当中拿出了几个装有绿色液体的瓶子,然后朝着黑影的方向扔了过去。

    瓶子还没有完全落地,只见黑影一脚直接将两个瓶子给踹了回去。

    汉斯知道自己瓶子里液体的威力,于是自己连忙闪躲开。

    但是旁边的森特并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瓶子不偏不倚刚好落在了他的左臂上面。

    “滋啦。。。”

    “滋啦。。。”

    之间绿色的液体迅速在森特的手臂上蔓延开来,知道将他的整只手臂包裹。

    “啊!啊啊啊!汉斯!我的手!呃!!啊!”

    巨大的痛苦让森特只能在地上胡乱的打滚,并且不停的在向汉斯求救。

    但是汉斯根本没有就森特的想法,而是又拿出了几个装着红色液体的瓶子。

    这时候吴浩缓缓的从火光当中走了出来,宛如从地狱当中走出来的魔鬼一般。

    “是你!你怎么。。。你从地狱回来了?不!不!不是我的错!是地上那家伙!是他制作的炸药!和我无关呀!”

    汉斯不断的往后退着,然后拼命的向吴浩解释。

    吴浩没有理会在地上痛苦号角的森特,而是直接走到了汉斯的面前。

    突然,汉斯将手中的红色瓶子扔向了吴浩,吴浩轻松躲过。

    只见红色药品落在地上以后,突然开始沸腾了起来,然后猛的开始燃烧,蓝色的火焰一缕缕的升向天空。

    “死去吧!管你事恶魔还是人!”

    汉斯突然将另一瓶药水和下,只见他整个人都变得异常亢奋起来,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朝着吴浩刺去。

    吴浩甚至懒得理会对方的攻击,直接一脚将其撂倒,然后抽出刀刃将刀尖放在了对方的胸口。

    “不!不不不!你不能这样!绝对不能!”

    汉斯的瞳孔紧紧的收缩,双手用力握着吴浩在不断往自己胸口送的刀尖。

    但是汉斯力气远远比不过吴浩,他只能看着刀刃刺入自己的身体,感受这痛苦逐渐的增加,但是自己却毫无反抗之力。

    鲜血一股一股的从汉斯的嘴里冒了出来,最终汉斯的手终于放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看的我菊花一缩。”

    “首席强的一匹!无伤过爆炸区!而且直接报仇了!”

    “对方也是作死,居然真的敢弄首席,他们是不看首席直播的么?”

    “不过首席直接把人杀了,没事吧。。。”

    “放心吧,每个参赛者都有协议的,这份协议是全世界都认可的,所以没事,而且是对方先搞事情的。”

    “不对啊,你们看,刚刚地上那个人怎么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