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诸天第一武帝 > 章节目录 第28章书院入院试
    老笔斋的房契文书第二天就到了宁缺的老笔斋,叶昊要买的雁鸣湖却不可能这么快就定下来,毕竟雁鸣湖并不只是属于一家人。

    而叶昊所不知道的是,他向朝小树借钱要买下雁鸣湖的这个消息,早已经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

    长安城的御书房中,大唐皇帝李仲易缓缓地合拢了手中的札记,看向了书案前方的国师李青山问道:“知守观观主的弟子,亲自来到我长安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国师李青山微微皱起了眉头,稍作沉思说道:“此人自来长安以后,我就已安排了南门中人人夜监视,前段时间他先是租下了临四十七巷里的一个茶馆,又通过公主殿下报名了书院的入院试,再到这次参与了春风亭一战,目前倒是看不出此子到底意欲何为。”

    皇帝李仲易将手中的札记递向国师李青山,笑着道:“你看一下,这是暗侍卫的消息,此人春风亭一战之后向朝小树提了一个奇怪的要求,竟是向朝小树借钱要买下长安城外的雁鸣湖。”

    暗侍卫是皇帝手中的一个秘密组织,专门负责探听帝国各个阶层的隐秘事件,国师李青山知道这个组织所能探听的消息肯定是要比南门观里的人更加详细的。

    他伸手从皇帝手中接过札记,慢慢翻开看了起来,然后他的眉头就越皱越深了,惊疑道:“雁鸣湖是惊神阵的左支气眼,他要买雁鸣湖难道是为了惊神阵!”

    皇帝李仲易点了点头,道:“不排除有这种可能。”

    国师李青山看着皇帝李仲易,有些疑惑道:“那陛下现在准备怎么做,是不将雁鸣湖卖给他?”

    皇帝李仲易摇了摇头,笑着道:“不,恰好相反,我不会阻止他买下雁鸣湖。”

    国师李青山与皇帝李仲易相识于微末,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君臣契合,他瞬间就领会到了皇帝李仲易想要干什么,抚须笑道:“陛下好想法,这一招将计就计,顺势将此人放在我们的眼皮底下,纵然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图谋我们也能有迹可循提前预防。”

    皇帝李仲易对国师李青山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很是满意,微笑点头道:“的确如此,朕正是如此打算。”

    国师李青山又想起什么,突然问道:“可是陛下,还有一事,此子通过四公主殿下取得了书院入院试的资格,这会不会对书院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皇帝李仲易微微沉默,思虑了片刻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的确是渔儿有些胡闹,不过我大唐向来开放可以容纳世间亿万民众,书院更是提倡兼容并蓄,更何况还有夫子在,哪怕是西陵的掌教亲临相信也影响不到什么!”

    虽然世人都知道南门观与西陵是怎么回事,但南门观到底名义上还是隶属于昊天道,听得皇帝李仲易如此不客气地谈及西陵掌教,国师李青山怎好搭话,也只能是摇头不语。

    且不谈叶昊欲要买下雁鸣湖暗地里引起了多大的风波,今天的长安城却是被另外一件事牵动了所有人的神经,大唐书院正式开学了。

    你没看错,就是开学,而所谓的开学就是所有报名参加了书院试的考生在这一天同时参加书院的入院试。

    只有正式通过了入院试的考生,才能有资格真正成为大唐书院的一名学子。

    叶昊这一天起得极早,天光才刚微微亮就收拾好了一切,因为临四十七巷离长安城南的书院还很有段距离,更何况今日的长安城必定是车水马龙,晚一点弄不好就会被堵在路上,到时若是赶不上书院入院试的考试那就很倒霉了。

    而这让他想起了上一世参加高考的那些时光,可不就是与如今并没有什么两样么,一时间真是唏嘘不已感慨良多。

    老笔斋里的宁缺和他的小侍女桑桑起得很早,所有行李之类也都收拾妥帖,叶昊的马车经过老笔斋时两人也刚好坐上马车,互相打了一声招呼后就一前一后同时驶入了长安城的黎明之中。

    大唐书院的开学之日是此世前所未有的盛事,事实上叶昊猜的的确没有错,长安城里真的堵车了,而且这种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

    或许是很多人都和他们的想法一样,哪怕他和宁缺已经是起得这么早出发得这么早,依旧是在长安城的南城门处差一点被堵住。

    也幸好大唐朝廷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预料,提前就已经安排了军卒维护起了长安城里的秩序,而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天里大唐的所有行事准则都是以为书院考生为主,无论是官员还是商贾都得让步,就像是城门洞处就约定俗成了要让考生们的马车先通过了其他人才能走。

    出了长安城的南城门后马车终于上了宽敞的大道,倒是不虞再会有堵车的风险了,因此叶昊和宁缺的两辆马车变得轻快了许多,时间不长很快就到了南门的书院外。

    而到了这里之后,马车自然也就慢慢多了起来,坐着这些马车的几乎清一色的全都是参加书院入院试的考生和考生的家长。

    叶昊和宁缺到了书院外专门停靠马车的地方,将各自的马车停靠好了后一齐走进了书院,小侍女桑桑则是去了专门留给家属停留的区域。

    一进书院院门,书院中早就有安排专人来引导考生参加考试,两人跟着引导人向着考生区域走去。

    值得一提的是,考生所在的区域里不只是单单有考生,大唐皇室的成员和很多当朝一品大员也都出现在了这里。

    唐国的四公主李渔殿下坐在自己的父王即皇帝李仲易的身侧,一身大红色的公主礼服将她绝美的面容衬托地更加高贵,目光一直在场中各考生的身上不时地扫过似是在找着什么人。

    皇帝李仲易自然发现了自己这个最疼爱的女儿的异状,不由温和地笑问道:“渔儿可是有什么特别看重的人才,父王看你好像一直在找什么人?”

    公主李渔听到了自己的父皇问话,赶忙起身福了一礼,道:“启禀父王,渔儿确实认识两位要参加考试的考生,他们正是我与父王您说过的叶昊和宁缺。”

    皇帝李仲易眉梢微挑,道:“渔儿你向来心高气傲,能得你如此看重,想来这两人必定有不凡之处。”

    公主李渔微笑点头道:“父王明鉴,且看今日书院试之后,此二人是否不凡必有定论。”

    皇帝李仲易微笑点头未再多言,他身侧的另一位华贵温婉的女子却是低着头眼中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