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隋末唐初我做主 > 章节目录 0039李渊的为人
    上午辰时末牌(九时)时分,李渊草草吃过早餐,正在院子里练刀。

    夫人窦氏神色有些着急,在门外张望了半晌,然后又走了回来。

    李渊看她脸上焦急之色,知道定然是为了两个儿子担心。

    这次,李渊出征怀远镇,特意带了二郎李世民和三郎李玄霸前来历练。

    两个孩子,都在十四五岁上下,世民年长一岁,十五,躯干壮大,挺拔英武,正是从军历练的好年龄。

    三郎李玄霸则刚刚从终南山学艺下山;

    在古代,尤其在南北朝,十四五岁其实已经不能算少不更事,北齐高澄十二岁就已经是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并大婚了;

    不过,窦夫人却始终不放心,在娘亲的眼里,他们永远都是孩子;

    她这时颇责怪李渊不带建成,带两个小的。

    李建成比李世民、李玄霸大了十岁有余,现在二十五六,即便是按照21世纪的观点、眼光,也是一个标准的成年男子了。

    李渊不带李建成,其实也有李渊的考虑。

    李建成现在需要锻炼的能力和世民、玄霸不一样。

    李建成二十多岁,早已娶妻生子,李渊更需要李建成持家留守,学着做一家之主,照顾李家那一大家子,加上童仆,千百十口。

    因此,这次随军出征,家里的一摊都是交给建成主事,而世民和玄霸则随军出征。

    李渊家累不少,他这时妻妾已有数房,儿女也已有七八个,共五子三女。

    这么多人,留在京师,照顾自然也不容易。

    建成忠厚,待人和善,处理内外事务也算井井有条。

    相比李建成,李世民和李玄霸的性格大有不同。

    这两兄弟都喜好武艺,而且,两兄弟只差一岁,玩什么都是兄弟俩一起,情好甚笃。

    这次征战辽东,李渊便带了兄弟俩一起过来。

    毕竟,李渊还是觉得一家之中,一文一武,张弛之道。

    全都如建成这般有长者之风,儒雅稳重也不妥当,还是要有像李世民、李玄霸这般爱长枪大戟的。

    毕竟,李渊祖父李虎当日便有万人敌称号。

    并凭借武勇夺得唐国公爵位,成为周、隋时期著名的八柱国之一,那时候,李家门庭若市。

    八柱国盛时:娶妇嫁女,必天子亲临,荣宠天下莫及。

    这可都是凭借武功夺来的荣耀。

    李渊自己其实也是有武功上的成就。

    他如今的这个原配夫人,窦氏,母亲乃是北周开国帝王宇文泰之女,父亲窦毅出身河南窦阀,窦氏自小跟着周武帝宇文邕,在宫里长大。

    真真是长发及腰,长安第一美人。

    多少男儿拜于窦家门下求而不得,当年李渊便是凭武事得来。

    窦府招纳贤婿,于门屏上画了两只孔雀,但凡过来的风流俊俏少年便赐予两箭。

    李渊是数十人之中,唯一两箭分别射中两只孔雀眼睛的。

    随后,如愿抱得美人归。

    如今,窦夫人虽然年已四十余,但依旧风韵犹存。

    只是此刻她满脸忧愁。

    李渊不用猜,就知道夫人必定是担心世民、玄霸,前些天,二郎世民和三郎玄霸两人商量着准备去鸭绿江那边看看战况。

    当时夫人便有些不愿意。

    李渊倒是无所谓,对两个儿子的才智、武勇他是放心的。

    世民弓马娴熟,才智过人,曾有相者云“此子年过二十,必能济世安民。”李渊因此为之字世民。

    玄霸则才辞别异人师傅刚下终南山,异人赠与一匹瘦马,两柄铜锤。

    瘦马名叫万里云,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那两柄铜锤一柄重四百斤,两柄八百斤,玄霸使来,不费吹灰之力。

    世民也有异宝,一张巨阙天弓,弓弦近两米长,能拉巨箭。

    一马曰特勒骠,乃是突厥名马。

    马虽不及玄霸的万里云快,但也是奔驰如电。

    男人的育儿心态与女人不一样。

    女人一天看不见自己的孩子在身边,就牵肠挂肚;

    男人却都知道,好男儿志在四方,一定要在外锻炼方可成器。

    如今世民、玄霸向鸭绿江那边走,按照约定的日子,本该归来。

    想是昨夜还是未归,夫人有些着急了。

    李渊见状微笑开解。

    “世民与玄霸如今虽然年少,但都有万夫不当之勇,你还怕这两小子出事?他们不生事,我都已经阿弥陀佛了。”

    穆夫人叹了口气。

    “你这个做爹的,也不派人跟着?孩儿都出门三天了。”

    这时,门房汇报有两位位客人来访。

    李渊心中一跳,心想莫非是术者所言的贵人来访?

    门房神色之间略有忧虑。

    “好像是长孙家的姑娘!”

    李渊听了长孙二字,皱了皱眉,窦夫人却面有喜色、

    “快请,快请!”

    ............

    来访的人自然是李湛、长孙无垢二人。长孙无忌和白士让此刻则率着将士在客栈看守那些物资。

    李渊是个颇谨慎之人,情知二人不会无缘无故过来,于是吩咐守卫不得多言,悄悄将李湛和长孙无垢等由角门带入。

    两人得入镇将府,见设施陈设倒也简单。

    穿过回廊,过了一道月洞门,便见到了李渊,李渊坐在一个亭子里,正在喝茶。

    亭子的石桌上,已经备了茶具,香茗。

    李湛早便拱手:“唐公在上,饶阳李湛见过唐公。”

    李渊也拱了拱手,道:“既是姓李,都是本家,不必拘礼。”

    旁边,窦夫人在右侧侍立,见长孙无垢怯生生的,她一脸的笑意。

    “无垢,来,姨娘带你到处走走看看,男人们让他们聊!”

    长孙无垢望了望窦夫人,眼神坚定。

    “姨娘,我有一句话,要当面问唐公。”

    李渊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长孙无垢这执着的口气。

    “你问的是和世民婚约之事?”

    “嗯,”

    长孙无垢点了点头。

    “世民在何处?他最好也在这里。”

    窦夫人笑吟吟的,她觉得长孙无垢有些倔,和自己年轻时候很相像。

    “世民今日不在,如今形势危急,世民去前线探听消息去了。这孩子.......”

    “哦。”

    长孙无垢有些失望。

    她原本希望李世民在。

    窦夫人则满脸喜悦:“无垢,你放心,世民很喜欢你,他惦着你,他是不知道你来,要不然他不知道有多高兴。”

    李渊在一旁咳嗽了两声。

    “无垢,你与无忌我都看好,你们若有能为,应该凭借自身努力,重新跻身长孙门阀!婚约之事自然可议!”

    长孙无垢自然听出这话代表着什么。

    能重回门阀,一切好谈;

    回不去门阀,一切免谈。

    她淡淡冷笑一声,不鸟李渊,自顾自和窦夫人说道:

    “姨娘,其实我和世民若是有缘,我这次来,与他便能相见,但我亲自登门,都见不着,说不定,是因为我们之间真的没有缘分!”

    月洞门外,李世民悄然而至,正在侧耳倾听。

    听到这里,他的一张脸登时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