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伴生司藤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四章安蔓的抉择

第一百一十四章安蔓的抉择

    天色渐渐的亮起,蹲在崖边躲在石头后的安蔓一边搓揉着身体,一边看着对面说道:“都那么久了,也不知道秦放那边怎么样了!”

    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瞟了一眼上面的信号,安蔓很是无奈,就算想通过秦放的本体询问,在没有信号的情况下,也没办法通过电话来联系。

    再一次抬头看向对面,安蔓突然看到了一道白色的人影。

    定眼仔细一看,因为剧烈和光线的原因,安蔓只能看到是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

    “难道……!”

    安蔓紧张的起身,看着女人越来越靠近山洞,越是着急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啊?如果她进入了,肯定会遇到秦放的。”

    虽然不清楚来人是不是沈银灯,但是此时能出现在这里的,在安蔓看来,不是沈银灯,也是沈银灯的同伙。

    在沈银灯里山洞只有几米的范围时,安蔓眼睛一亮,突然快步走到崖边,对着前方大吼道:“啊……老天爷!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为什么?”

    “明明是我先爱上他,你为什么要让我们遇到她,为什么要让秦放救了他。”

    “如果不是她,秦放怎么会那样?如果不是遇到了她,我跟秦放已经结婚了!”

    安蔓的大吼,吸引了对面穿着白色披风的沈银灯。

    安蔓大吼着发泄出一直以来对司藤的不满,心情舒畅许多,眼睛飘到对面的人影停下,安蔓心中松了一口气。

    但是看着对面的人一动不动站在那里注视着自己,安蔓心中一定,冒出一个大胆点想法。

    只见安蔓苦笑了一下,低头看着悬崖苦闷的说道:“秦放!既然你那么喜欢她,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

    “这样一来,你也不用那么为难,也不用那么烦恼了!”

    慢慢的闭上双眼,安蔓自言自语的说道:“如果没有我,你们应该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吧!如果没有我,你们应该早已走在一起来吧!”

    “毕竟……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她都比我优秀得太多了……太多了!”

    想起这段时间秦放对自己的好、想起秦放哄司藤的样子、想起自己曾经的过往……

    安蔓很清楚,是个男人,都会在意自己曾经的所犯下的错误,只是秦放从未表露出来过。

    一切的一切,都让安蔓越来越坚定认为,自己的存在,只会让秦放蒙羞、只会让秦放难堪。

    与司藤相比,司藤无疑是最适合秦放的选择、对象。

    安蔓慢慢的张开双手,慢慢的睁开双眼,看了一下对面的沈银灯,也看着那漆黑的山洞自言自语的说道:“秦放!遇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跟你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轻松,我甚至不需要去伪装自己,因为你会容忍我的小脾气!”

    “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你会哄我开心!”

    “不管做什么事,你都会担心我会不会生气。”

    “虽然你有你的梦想,但是秦放……如果还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犯错了!”

    “如果还有来生,哪怕只是做你的情人,我也愿意!”

    “我爱你!我的爱人!”

    身体向前倾倒,安蔓就直接向悬崖下落去。

    与此同时,正在埋头在司藤肚子上的秦放突然抬起头,疑惑的邹着眉头。

    司藤感觉到秦放的异样,抬头疑惑的看着秦放问道:“怎么了?”

    秦放摇摇头,呼出一口气说道:“没事!发现了一个很大的机关,下面有许多毒蝇伞。”

    “我的分身在考虑,如何才能不引起那些毒蝇伞的注意,毕竟那应该的赤伞的后代,也不知道沈银灯能不能通过它们知道洞穴里的变故。”

    “所以还是得防备一些!”

    “嗯!”

    司藤点点头,复杂的问道:“有福瑞的……!”

    秦放复杂的摇摇头,慢慢的爬起来,安慰道:“放心吧!傻人有傻福,他会没事的!”

    “嗯……!”

    秦放亲了一下司藤的额头,笑着说道:“算了!就这样吧!先休息吧!”

    秦放刚想起身离开,司藤知道秦放是担心自己因为担心自己师弟的事,看着秦放意犹未尽,却又准备离开的样子,司藤抬起手抚摸着秦放的头。

    “嗯……?”

    在秦放疑惑的停下的时候,司藤扭头看向一边,一边亲亲用压了一下秦放的头,一边脸红红的小声说道:“你……继续吧!”

    闻着司藤的清香,感受到司藤那变得更红更躺的肌肤,秦放咧嘴一笑,直接张嘴咬去,直接命中红心。

    “唔……!”

    “呼!呼!”

    另一边,头朝下快速落下的安蔓,耳边听说呼啸声,看着不断向上移动的景色,脑海中全身秦放的身影。

    “可惜……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就应该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羊肠和春水的双重刺激。”

    而沈银灯看到安蔓的跳崖,在安蔓落到一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身体向前一动,全身化成无数红色的光点快速的飞向安蔓。

    如果眼尖的话,可以看到那些红色的光点其实是一些袍子。

    “呼……!”

    在安蔓即将咂在崖地变成肉泥时,红色的袍子将安蔓包裹,极速下降的身体也猛然变慢了许多。

    与此同时,在安蔓的内脏和全身血肉即将被突然改变的速度拉伤时,体内猛然爆发出一股力量。

    “这是……!”

    袍子中传来沈银灯疑惑的声音。

    只见红色的气流包裹的安蔓突然爆出数条藤蔓将安蔓包裹起来,形成一个球体。

    “藤杀!”

    沈银灯心中一紧,想起了司藤的成名绝技。

    “呼……!”

    红色气流在崖底停住,最终飞向一旁汇聚成沈银灯。

    而藤蔓组成的球体在安蔓安全的还好,也回收进安蔓的体内。

    “砰……!”

    “唔……!”

    安蔓摔在地上,痛苦的闷哼一声。

    随后安蔓两眼迷茫的看着星空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死了吗?”

    沈银灯眼睛一咪,看着还没回神的安蔓,直接冷哼道:“想死的话,那就再跳一次好了。”

    安蔓全身一震,快速的回神,连忙做起来打量四周。

    当扭头看到沈银灯的身影时,安蔓震惊的叫道:“是你!”

    看到安蔓眼里的不可置信,沈银灯松了一口气,认为安蔓刚才的自杀并不是作戏。

    而安蔓紧紧是因为沈银灯居然会救自己而震惊。

    安蔓终于完全回神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呼……!”

    随后安蔓沉默了一下,复杂的看着沈银灯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沈银灯撇了撇安蔓,双手抱胸,平静的开口说道:“比起这个,我更好奇,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蔓瞟了一眼沈银灯,最终沉默了下来。

    沈银灯也不着急,沉默的等待着安蔓的回复。

    安蔓想想,低着头哭笑着说道:“还能是怎么一回事!”

    “颜福瑞消失了,秦放去找他的时候,找到了他的手机,怀疑是你带走了颜福瑞。”

    安蔓抬起头,认真的盯着沈银灯继续解释道:“他们认为,是你们抓了颜福瑞,想要逼迫他们前来帮你抓住那个赤伞。”

    “司藤并不想任由你们摆布,所以让我来这里寻找赤伞,准备跟赤伞合作将你们一网打尽?”

    听到安蔓的解释,沈银灯一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想了想,沈银灯疑惑的问道:“你好像很恨她,但是为什么要听她的话呢?”

    安蔓一听,立刻愤怒的骂道:“谁想听她的话?”

    “那个可恶的妖怪,秦放当初救了她,复活了她,她不单不感激,反而还在外面体内种下了藤杀,要我们乖乖的听她的话。”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强大,我们能怎么办?”

    沈银灯眉头一皱,回想起秦放跟司藤的关系,马上不解的问道:“不对!她不是说秦放是她的男人吗?”

    “而且那个秦放好像也不简单,实力好强也很强?”

    安蔓想了想,一边起身一边回忆道:“好像是因为当初秦放救她的原因吧!”

    “什么原因?”

    安蔓看着沈银灯好奇的样子,不确定的回道:“我也不清楚!”

    “当初我们在达那的时候,秦放因为车祸,心脏被她的藤蔓刺穿了心脏,所以秦放复活了她,而她后来也救下了秦放。”

    “好像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秦放拥有了一些她的力量。”

    “但是秦放跟我说过,只要离开她三十公里的范围,他就会全身开始溃烂,不得不返回她的身边。”

    “居然还有这种事!”

    沈银灯复杂的感叹了一下,对于安蔓的解释,沈银灯还是相信的,毕竟安蔓说得有理有据,并不全是撒谎的。

    想了想,沈银灯认真的对着安蔓问道:“你以后想怎么办?难道就甘心一辈子被她奴役吗?”

    安蔓无奈,抬起头看了一下高高的悬崖,复杂的感叹道:“还能怎么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逃不过她的控制。”

    “就算想要自杀,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未必能像刚才那样,还能提得跳下来的起勇气。”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