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6章不接受中间商赚差价

第6章不接受中间商赚差价

    陈立的话不禁让胖子想起昨夜发生的事。

    他脸上肥肉抖了抖,连连摆手:

    “不是,不是,我和老沈大师来找大佬你,是有其他事。”

    “老沈大师?”

    陈立瞥了一眼胖子身边的沈太平,颇为好奇。

    这位胖子口中的老沈大师,面色苍白,衣服似乎还是昨夜那件长衫。

    他胡须花白,头发倒是乌黑。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染过。

    昨晚JK女纸人告诉陈立,这位老沈大师在驱灵抓诡这方面,虽然比起纸人们还差得远。

    可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大师。

    据JK女纸人所说,她在沈太平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诡物气息。

    不过这种诡物气息和真正的诡物身上的气息略有不同。

    就好像顶级莆田货和正版的区别。

    而正是有了这种诡物气息,沈太平才拥有与诡物正面对抗的能力。

    胖子堆笑着指了指沈太平,道:

    “大佬,我家的事你也看见了,不瞒你说,这位沈太平大师就是我爷爷请回来的帮忙处理问题的。”

    听到这话,沈太平傲然挺了挺胸。

    陈立脸色古怪地看他一眼,道:

    “原来是大师啊,难怪这么拼了,居然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当诱饵引诡上身,实在是有大师风范。”

    沈太平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

    挺起的胸膛也缩了回去,讪讪道: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昨晚是我失误了,不过这也不怪我,只怪那只诡太过狡诈…”

    陈立可没兴趣听这些,一挥手,将他打断。

    “说说吧,既然你们不是来买纸人的,那是来干嘛的?”

    说完这话,陈立突然想起,自家店铺的业务已经作了更改。

    又伸手指了指门上的告示。

    “忘了告诉你们,我这里即日起不再出售纸人。”

    胖子和沈太平顺着看过去,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胖子面露诧异,陈立自然能理解。

    毕竟,从来没有哪家白事店的纸人是出租而不是卖的。

    可沈太平的脸上居然出现一抹不易察觉的窃喜,这就让陈立费解了。

    “难不成这老货在打纸人的主意?”

    一时间,陈立对沈太平提高了警惕。

    胖子悄悄戳了戳看着告示有些出神的沈太平。

    “老沈大师,你不是说找大佬有事吗?”

    沈太平顿时回过神来。

    嘴角一咧,堆起了一抹笑容。

    “老板,你这纸人怎么收费的,店里有没有会员优惠活动,能包月吗,当然,能包年就更好了。”

    听到这话,胖子愕然,嘴角抽搐不止。

    昨晚那四个不知道还是不是人的人走了之后,沈太平就一直缠着他,让他把陈立店铺位置说出来。

    见识过纸人厉害的胖子自然不敢随便暴露陈立的信息,便一再拒绝。

    可他还是低估了沈太平的决心和无耻。

    一大早,沈太平就上门告诉胖子的爷爷。

    四合院里的脏东西还没驱散掉,还需要昨夜那种纸人。

    在爷爷和父母一再哀求下,胖子实在没有办法,这才带着沈太平过来。

    他有想过沈太平会打纸人或者陈立的主意。

    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主意。

    好好的诡不驱了,来包年租纸人?

    这是人干的事?

    陈立对沈太平这话也是相当无语。

    不过相比于胖子,他倒是能理解沈太平这样做的原因。

    陈立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不禁笑道:

    “沈大师…”

    “叫什么大师,叫我老沈,再不然叫沈老头也行。”

    沈太平立即将脸一板,纠正道。

    陈立嘴角微微抽搐:

    “好吧,老沈,你说你想办会员,包年租我的纸人?”

    “对。”

    沈太平连连点头,目露期待。

    陈立唇角高高勾起,断然拒绝道:

    “不行。”

    “为什么?”

    沈太平很是着急。

    昨晚见识过纸人的厉害后,他就开始打纸人的主意了。

    买,自然是不可能。

    能抓诡的纸人,谁会卖?

    他能想到的只有租。

    在来的路上,他想了许多劝说陈立的说辞。

    没想到,来到店里,他发现那些说辞都是多余的。

    店老板本来就打算出租纸人。

    这可把他乐坏了。

    唯恐老板后悔,也为了节省一点钱,这才说出办会员,包年这种话。

    可店老板居然拒绝了。

    “难不成是我表现得太迫切,这小子想涨价?”

    沈太平心念转动,缓缓收起急色。

    陈立嘴角含笑,意有所指道:

    “因为,我不接受中间商赚差价。”

    顿时,沈太平呼吸一滞,呆愣愣地看着陈立,结巴道:

    “你…你…知道…我想干…什么?”

    陈立瞥了一眼满头雾水的胖子,没有说话,径直往饭桌方向走去。

    纸人们早已做好饭菜端到桌上。

    陈立大马金刀坐下,也不和胖子、沈太平客套,直截了当道:

    “饭我就不留你们吃了。”

    胖子瞅了一眼沈太平,就准备转身离去。

    但沈太平还没死心,走到桌边坐下,正色道:

    “老板,我刚才忘记告诉你一件事。”

    “哦,什么事?”

    陈立夹起一块回锅肉塞进嘴里,毫不在意道。

    沈太平扫了一眼满桌的饭菜,默默咽下一口口水,道:

    “昨晚你走之后,缉灵组的人来了,以他们的能力,想来现在应该知道那只诡是被你抓走的。”

    “对于像你这种没有组织的驭诡者,他们肯定会让你加入他们。”

    “你如果不答应,那他们可就会来硬的。”

    “你觉得,凭你个人的力量,能应付得了他们吗?”

    听到这话,陈立夹肉的动作不禁一顿。

    “缉灵组?驭诡者?”

    沈太平实在有些忍不住馋念,不知从哪找了双筷子,一只碗。

    不顾陈立的白眼,狠狠夹了几筷子菜。

    一边囫囵往嘴里塞,一边含糊道:

    “缉灵组就是专门抓诡的组织,而驭诡者都是身体里有诡的人。”

    “驭诡者都很危险,如果不加以控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失控的话,会比一般诡物的危害还大。”

    “你觉得,这样的人,他们会放任在他们的管辖之外吗?”

    “可我身体里没有诡啊。”陈立缓声道。

    “你说没有就没有吗?”

    沈太平翻了个白眼。

    “什么意思?”陈立眉头一皱。

    沈太平又倒了一碗肉汤。

    dundun几口喝下。

    一抹嘴巴,道:

    “意思就是你说了不算。”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陈立就知道,在这个社会里,谁有权有势,谁拳头硬,谁说了算。

    看来,到了这种圈子,这种法则也同样适用。

    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所谓的缉灵组拳头硬,还是纸人的拳头硬。

    陈立沉默片刻,嘴角微微勾起,道:

    “不,我的事,我说了算。”

    沈太平微微一愣,很快明白陈立的依仗是什么。

    他缓缓摇了摇头,道:

    “年轻人,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双拳难敌四手。”

    “你觉得我只有‘双拳’吗?”

    陈立话音未落,周围的纸人一瞬间都围了上来。

    胖子当即被吓得一哆嗦。

    沈太平也没好到哪里去。

    手上的碗一下子没端稳。

    哐当一声,摔在桌子上。

    他脸皮抖了抖,道:

    “我…我搞错了,不是这句,应该是一个好汉三个帮,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陈立眉头一挑,含笑道:

    “三个臭皮匠该不是指的是你,我,还有这胖子吧?”

    沈太平瞥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胖子,还是厚着脸皮点了点头。

    “你别小看这小子了,他是典型的面带猪像,心中嘹亮,不会拖后腿的。”

    一家人知道一家事。

    陈立十分清楚自己的弱点。

    别看自己身边有这么多纸人保护。

    可自己毕竟是一个普通人。

    是普通人,那就很容易被针对。

    有些时候需要真人出面办事的,纸人肯定就不怎么合适用在那种场合。

    而亲自出马又可能遭了别人的道。

    这种时候,唯有找几个帮手才合适。

    沈太平有什么目的,非常明确。

    陈立也不是很排斥找人组队。

    只是这其中还有一些东西需要商量一下。

    陈立笑容渐敛,放下筷子,细细思考片刻,缓缓道:

    “你想和我合作,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能给我什么?”

    见陈立总算松口了,沈太平暗暗扣紧的脚趾缓缓松开。

    嘴巴一咧,露出一个笑脸:

    “我能让缉灵组放弃逼你加入他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