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1章JK还是Lolita?
    “妈妈,妈妈,这个娃娃真好看,你能给佳佳买一个吗?”

    白纸街。

    一间名为“洗尘阁”的白事店铺外。

    一名头扎羊角辫的小女孩指着摆放在店铺门口的纸人,眼里满是小星星。

    不停哀求身旁的女人。

    女人试图劝小女孩打消这个想法。

    但小女孩怎么也不听。

    女人听得烦了,顿时脸一黑。

    随手从店门口拾起一根竹篾,扬手便打。

    小女孩哪能料到,百试百灵的招数居然不管用不说,还招来老母亲的杀手锏。

    顿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立坐在店门口糊纸人,见到这一幕,再也顾不得偷笑。

    连忙把活放下,拦住女人。

    “大姐,小孩子不懂事,随便说说,你别太较真了。”

    说完,不等女人开口,变戏法似的拿出一颗棒棒糖,递给小女孩。

    “小朋友,别哭了,这‘娃娃’可不兴玩,想要玩具,还是和妈妈去大商场买吧。”

    小女孩看了看递过来的棒棒糖,又看了看女人高举的竹篾。

    哭声渐缓,噘着嘴犹豫数秒,最终还是接过棒棒糖。

    “老板,不好意思,小孩子皮了点,让你看笑话了。”

    女儿不再吵闹,女人便放下手里的竹篾,对着陈立,很是歉意。

    话音一顿,她扫眼看了看纸人,目露惊讶,接着道:

    “不过话说回来,老板你这纸人糊的还真不错,别说小孩子,就是我们这些大人看了,不知道的都会以为你这是做的玩具呢。”

    陈立腼腆一笑,道:

    “家传的手艺,熟能生巧罢了。”

    ……

    女人又和陈立寒暄了两句,就带着小女孩走了。

    陈立也坐回原位,继续糊起纸人来。

    这时候,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老板,那小女孩喜欢我,你干脆就把我送给她嘛,干嘛这么吝啬。”

    陈立手中一顿,做贼似的看了看四周。

    发现没有人之后,才长出一口气,微恼道:

    “我说过多少次了,没事别乱出声,万一被人听见,我这店还开不开了。”

    “你们倒是不用吃喝,我可还要靠这家店吃饭,店开不了,你们养我啊?”

    这话一出口,如同石子扔进了湖里,激起阵阵涟漪。

    不仅之前的声音再次响起,更多男女老少的声音也都同时出现。

    “没问题,我们偷电瓶养你。”

    “老板别怕,有我们在,一人搬一块砖也能保你饿不死。”

    “老板,实在不行,我们去街头卖艺养你。”

    ……

    陈立头疼不已。

    这群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撇撇嘴,斜眼看向店铺门口那一个个纸人,道:

    “差不多得了,你们哪个不是我一张纸一张纸糊出来的,有几斤几两我还不清楚?还想养我?下辈子投胎投好了再说。”

    说完,他挥了挥手,示意都不要再说了,继续做起活计来。

    十来分钟之后。

    随着最后一张纸将空缺之处填补上,陈立手中的纸人顿时变了一个样。

    僵硬的躯体逐渐变得柔软了许多。

    白纸做成的身躯,颜色慢慢加深,越来越像人的肤色。

    那双呆滞的双眼,也活灵活现起来。

    纸人还是那个纸人,只是整体看起来就和真人有八成相似了。

    更为诡异的是,这个纸人竟然开口说话了:

    “你是谁?这是哪里?”

    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这种话,陈立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不知道从何时起,陈立发现店铺里时常会在没人的时候莫名其妙出现一些声音。

    起初,他还以为是有小偷。

    虽然不明白小偷为什么会来偷白事店,可这并不影响他安装监控摄像头来找到声音的来源。

    可当陈立看见监控录下的画面后才发现。

    原来,说话的不是小偷,而是那一个个他亲手糊出来,堆在店里的纸人。

    纸人说话绝对比小偷光顾来得惊悚。

    陈立差点吓得连店都不敢要了。

    可没办法,现实总是比妖魔鬼怪更加让人无奈。

    为了生计,陈立犹豫再三,还是大着胆子留了下来。

    经过一番试探之后,陈立发现,这些纸人并不像他想得那样惊悚。

    反而因为纸人是他亲手糊出来的,都对他言听计从,不敢违逆。

    更别说,有了纸人之后,陈立就像是有了许多佣人一般。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这段时间以来,陈立越来越享受这种生活了。

    唯一让他担心的,别人会不会发现什么蹊跷,也在一天天的堕落中慢慢消失。

    又一名“佣人”从自己手中诞生。

    陈立上下打量了几眼,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于它的疑问,一点解释的欲望都没有。

    随手将这位“新人”摆到纸人堆中,陈立就起身收拾起现场残留的纸和竹篾来。

    现在讲究的是门前三包。

    陈立一点也不指望这一地狼藉会在第二天开门之后变得干干净净。

    忙活了一阵,陈立将碎纸竹篾清扫干净。

    这时候,日已西沉,天色不早了。

    陈立左右看看,白事街上冷清至极,别说人,就连鬼影都没一个。

    至于周围的店铺,更是早已关闭。

    他愁眉苦脸叹了口气:

    “唉,又是白忙活的一天。”

    这间洗尘阁是陈立爷爷一手创办起来的。

    老人撒手而去后,陈立自然扛起了重担。

    虽说房子是自己的,不用房租。

    可其他一切生活用度可都要花钱。

    陈立接过店铺之后,生意也一直不怎么好。

    进少出多,入不敷出,他的叹气声也是一天比一天多。

    天色越来越暗。

    陈立已经对开张不报什么希望了。

    他一边盘算着银行卡里的余额还能坚持几天,一边将纸人搬进店里。

    然而就在他准备将最后一个纸人搬进店时,白纸街上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哒哒哒…

    “都这么晚了,还有人来这条街?”

    白纸街之所以叫白纸街,就是因为这条街全都是卖香蜡钱纸的店。

    白天的时候行人就非常少,更别说现在天已经黑了。

    这种时候有人来,一年也见不上几次。

    陈立顿感好奇,抬眼看去。

    只见一道人影在昏黄的路灯下疾步前行,直奔他这里而来。

    陈立心头一动,有一种感觉——这是要开张了!

    顿时,他也不搬纸人了,就站在门口,期待地看着那人。

    “老板,呼…老板,你这里有纸人吗?”

    那人还没到门前,就上气不接下气喊道。

    陈立一喜,暗道,果然是生意上门。

    连忙迎上前。

    “有的,有的,老哥想要什么样式的,我这里无论是中式还是日式,JK还是Lolita,应有尽有,包你满意。”

    来人顿时一愣,连气都没顾得上喘匀,满脸古怪看向陈立,道:

    “这玩意儿还有JK和Lolita?”

    陈立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

    年龄估计二十多岁,微胖,带着一副眼睛。

    看样子应该具有一定的“宅属性”,顿时更加卖力介绍道:

    “当然有,不仅这两种,就连欧美款的也有,老哥你要不都看看?”

    男子闻言,小眼睛里精光一闪,好奇之色溢于言表。

    嘴巴微张,正要答应。

    可一想到家里的急事和过来之前那名大师的嘱咐,他犹豫了一下,道:

    “算了,我就要最传统的纸人,唔…要一男一女。”

    只要有生意生门,陈立哪管对方是要JK萝莉,还是要肌肉猛男。

    连忙一口答应下来。

    进到屋里,拎了两个穿着传统服饰的纸人出来。

    “喏,这俩行不?”

    男子上下看了几眼,有些惊讶。

    这纸人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像玩偶手办多过像纸人。

    未免搞错,他上前摸了摸,还真是纸做的。

    现在天色已晚,白纸街上只有这么一家店还开着门。

    没有其他选择,男子只能付钱买下。

    陈立目送男子拿着纸人逐渐远去,眉头微微皱起。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他才回到店内。

    将店门关好,陈立凝声问道:

    “你们刚才说,那人身上有脏东西的气息,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听店里一个纸人开口道:

    “还能是什么意思,就是那胖子撞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