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走廊上。

    护士和鹰钩鼻就倒在原来液体怪婴的位置。

    两人此时已经完全断绝生机。

    除了肚子以外,全身已经萎缩成干尸一样。

    皮肤干皱,紧紧缩在一起,贴在骨头上。

    而在他们身下的,则是液体怪婴炸裂后流下的黑色液体。

    这些黑色液体将将走廊堵得死死的,阻断了众人逃生之路。

    而且,和站着不动的液体怪婴不同。

    这些黑色液体反而更像是活物。

    不断在两具尸体周围流动。

    随着两具干尸高高隆起的肚子裂开。

    每具干尸的肚子上都伸出两只惨白的小手。

    一瞬间,黑色液体就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迅速朝裂口涌去。

    被黑色液体一触碰,惨白小手猛地缩了回去。

    就听见两道和婴儿哭声一模一样的声音响起。

    哇哇…

    随后,黑色液体就流进干尸的肚子里。

    没过几秒,两具干尸的肚子就慢慢瘪下去。

    至于黑色液体,也从干尸身体里缓缓渗了出来。

    比起刚才,黑色液体似乎变多了一点。

    看着这一幕,幸存者们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都看在眼里。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早知道会这样,刚才他们说什么也要拦住鹰钩鼻。

    至少不让他踹护士第二次。

    只可惜,现在悔之晚矣。

    所有人都有些后悔,之前自己为什么没有将鹰钩鼻拦下。

    就在这时,有人突然惊叫道:

    “快看,那东西在往咱们这里流。”

    听到这话,所有人抬眼一看。

    就见黑色液体果然正慢慢朝他们蔓延过来。

    蔓延的速度谈不上快。

    放在平时,即使是七八十岁的老大爷也有信心不被追上。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

    他们这是在走廊的尽头,退无可退。

    黑色液体早晚会流到他们脚下的。

    护士和鹰钩鼻的惨状就在眼前。

    幸存者们哪会愿意变成那样。

    顿时,一个个开始不停往后挤。

    可是,后面的人也不是傻子。

    真要被挤到前边,那可是死路一条。

    一时间,幸存者们开始为了位置而正大打出手。

    罗阳和郭燕的位置是在最靠后的。

    战火一时半儿燃不到他们那里去。

    可两人还是没有掉以轻心。

    罗阳一边紧紧拉着郭燕,防止她摔倒。

    一边警惕看着周围的人,道:

    “燕姐,咱们得快点想想办法了,那些人早晚会打过来的。”

    郭燕也知道情况紧急。

    她死死抓着罗阳的胳膊,看了看周围。

    突然想到了什么,指了指旁边,道:

    “小阳,要不咱们去里面躲躲吧。”

    罗阳一愣,顺着看了过去。

    就见郭燕指的居然是501病房。

    罗阳迟疑了一下,没有马上答应。

    其实,郭燕这个提议并非不好。

    就刚才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幸存者躲到走廊两侧的501和502病房中了。

    想来他们应该和郭燕一样,也觉得病房里会比走廊上安全一点。

    只是,进入502的病房人在进进入后就把房门给关得死死的。

    旁人想进去,根本不可能。

    而进入501的人开始也是关上门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过了一会儿,门又自己打开了。

    郭燕没注意到这个情况。

    可本就因为那块染血的碎布而对501病房格外留心的罗阳却是看见了。

    罗阳抬头看了一眼愈加疯狂的幸存者。

    权衡了一下利弊,还是一咬牙,点头同意了。

    毕竟,501病房里的情况再坏,也应该不可能坏过现在了吧。

    意见达成一致,罗阳当即就拉着郭燕朝501病房挤去。

    这时候,他那胖胖的体格就占到很大优势。

    轻易就把挡路的人给薅到一边。

    两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501病房门口。

    罗阳站在门外,伸出脖子往里面看了看。

    就见病房里除了和其他病房相同的摆设以外,就再没有其他东西。

    但无论是之前的缉灵组和黑衣人,还是刚才进来的幸存者,全都不知所踪。

    见此,罗阳心头直犯嘀咕。

    回头看了一眼,见已经有位置争抢的失败者倒在黑色液体之中后。

    还是拉着郭燕走了进去。

    然而,就在他抬腿跨进门的一刹那,眼前突然一花。

    再看清时,病房里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

    光线比之之前变暗了许多。

    刚才还空无一人的病房里,居然站着十来个人。

    罗阳仔细一看,对其中一两个人有些印象。

    正是之前进到501病房的幸存者。

    他不禁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刚才房里不是没人吗?

    怎么一下子就出现了?

    难不成,又是厉诡作祟?

    顿时,罗阳意识到病房里的情况或许远比他想象的复杂危险。

    他快速转过头,想阻止郭燕进来。

    可身后只有一扇紧闭的房门,并没有郭燕的身影。

    罗阳微微愕然,却又松了口气。

    “没跟来就好…”

    但谁知道就在下一秒,郭燕就像是被一支画笔画出来的一样,居然凭空出现。

    见此,罗阳心头一惊。

    迅速意识到一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怕和这间房间脱不了关系。

    这时候,突然出现的郭燕也看清了房里的情况。

    她心头一紧,小声道:

    “小阳,这是怎么回事?”

    罗阳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燕姐,我也不知道。”

    他只是大概能猜到是因为房间的缘故才导致出现这种变化。

    可要让他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就抓瞎了。

    这时,幸存者中突然有人跑了过来。

    二话不说,就拉着罗阳和郭燕往房间最里边,也就是其他幸存者所在的位置走去。

    罗阳大惊。

    连忙打开他的手,站到郭燕身前,喝道:

    “你干什么!”

    那人脸上闪过一抹惧色,不顾罗阳防备的眼神。

    越过他,快步走到门口,往走廊上看了看。

    确定没有把什么东西给引过来后,他才松了口气。

    转过头,那人把脸一黑,对着罗阳恼怒地道:

    “胖子,你要是想死,能不能别把其他人牵连进来!”

    听到这话,罗阳也意识到自己或许是太敏感了。

    脸色稍霁,道:

    “有事你就说事,干什么要拽我们?”

    那人眉头一竖,道:

    “我不把你们拽走,难道要看着你们把诡引来不成?”

    罗阳一愣,还准备说点什么。

    可就在这时,走廊上突然传来了一声婴儿啼哭的声音。

    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