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75章炸裂的液体怪婴

第75章炸裂的液体怪婴

    诡婴一下子从六只变成了一只。

    看似数量已经急剧减少。

    可罗阳却并未感到一丝高兴。

    因为之前那六只诡婴带给他的只有恐惧。

    可是,当这只液体怪婴出现以后。

    他除了惊骇之外,剩下的就是浓浓的绝望!

    那一刻,罗阳感觉自己仿佛是在与死亡对视。

    无论是灵魂还是身体,都被一股冰冷的目光锁定。

    罗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但他知道,这的确就是他最真实的感受。

    缓缓移开目光,罗阳喉头滚动一下,缩了缩脖子。

    将自己小心隐藏在其他幸存者身后。

    同时,他也不忘拉郭燕一把,将她拽到自己身边。

    郭燕虽然已经做好了被诡杀死的心里准备了。

    可如果有机会活下去,她还是会极力争取的。

    就见她顺势弯下腰,紧紧挨着罗阳。

    同样将自己的身体藏在其他人身后。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最多只是眼神流。

    而这时候,除了罗阳姐弟俩之外。

    其他所有幸存者都在吃惊地看着快速凝聚的液体怪婴。

    其中自然不乏有和罗阳一样,看出了诡婴进到人体之后,就不会再对周围其他人下手的聪明人。

    这些人见六只诡婴融合成一只,在恐惧的同时,又仿佛看到了逃命的机会。

    他们心里想着,液体怪婴只有一只。

    而这里的幸存者还有这么多。

    只要自己不是最倒霉那个。

    就能趁着别人被附体的时候逃走。

    这些人一个个都紧绷着身体。

    瞪着满是血丝的眼睛,随时准备开跑。

    可谁知道,液体怪婴凝聚出来以后,却并没有马上杀人。

    它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幸存者所在的方向。

    所有人都不知道液体怪婴这是在干什么。

    可摄于液体怪婴那望而生畏的外形和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的阴冷气息,他们一个个都不敢轻举妄动。

    生怕自己会成为第一个死在液体怪婴手里的倒霉诡。

    等待一直都是很熬人的。

    尤其是当人在等待死亡的时候,就是更是如此。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液体怪婴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可幸存者中,有极个别人已经忍受不了这种沉闷难熬的气氛。

    人群中,一个长着鹰钩鼻的干瘦男人铁青着脸,看着数米开外的液体怪婴。

    他拳头捏得死死的,双腿微微弯曲。

    显然,他就是那些“聪明人”中的一员。

    在看见六只诡婴合而为一后,他就一直在等着逃生的机会到来。

    可左等右等,却一直不见液体怪婴有杀人的动作。

    渐渐的,液体怪婴带给他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

    他一咬牙,决定不再等待。

    既然液体怪婴不主动杀人,那就只有他来帮它开这个头。

    鹰钩鼻微微垂下眼皮,快速扫视身边的人。

    很快,他就看见左前方站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瘦弱女人。

    他眼中闪过一抹冷色,不动声色朝那护士挪了挪位置。

    当他来到一个合适的距离之后,就猛地抬起腿。

    狠狠一脚蹬在那名护士的腰上。

    那护士哪里能料到居然有人会从背后踹自己。

    一下子就失去重心,一个趔趄,朝前跑了几步,摔倒在地。

    液体怪婴出现的地方本就距离幸存者们不远。

    那护士这一摔,刚好就摔在怪婴脚下。

    发出一声痛呼,半天没有爬起来。

    这时候,人群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们迅速转头,看向鹰钩鼻。

    目光中充满了震惊、不敢置信、厌恶、窃喜。

    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指责鹰钩鼻。

    即使是罗阳和郭燕在看到这一幕后,也只是往后靠了靠。

    对旁边其他人加强了戒备。

    鹰钩鼻扫了众人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笑容。

    然后就紧张地朝液体怪婴看去。

    可奇怪的是,即便那名护士就在脚边,它也没有任何动静。

    仍旧保持最开始的动作,静静地站在那里。

    见此,鹰钩鼻眼中闪过一丝惊疑。

    他目光来回在努力撑着手,试图爬起来的护士和液体怪婴身上切换。

    迟疑了一下,最后一咬牙,快速挤开人群,朝走廊另一头跑去。

    在他看来,液体怪婴既然没有动手杀这护士。

    那他很可能同样不会出事。

    在鹰钩鼻往走廊另一头跑的时候,幸存者中也有不少人目光闪动。

    似乎有同样的意动。

    可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他们又忍了下来。

    只是紧紧盯着鹰钩鼻。

    几米的距离眨眼变过。

    鹰钩鼻很快就来到护士所在的位置。

    而此时,护士也已经站了起来。

    她抬头一看,自己这一摔居然摔在液体怪婴旁边。

    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惨白。

    “啊...”

    一声刺耳的尖叫陡然响起。

    顿时,将跑过来的鹰钩鼻给吓了一跳。

    就见鹰钩鼻脚下一停,惊恐地看向液体怪婴。

    发现没有异常,他才稍微安心一点。

    他转过头,看向还在尖叫不止的护士,怒喝道:

    “臭三八,叫你妈呢!”

    说话间,他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惊魂未定的护士不禁又被踹倒在地。

    倒地途中,她的手还在不停乱舞。

    好死不死,居然碰到了站在旁边的液体怪婴。

    顿时,液体怪婴就如同装满水的气球被扎破了一样。

    婴儿的外形不复存在。

    黑色液体哗啦啦洒落一地。

    溅起的水花不仅溅在了摔倒在地的女护士身上。

    连带鹰钩鼻腿上也沾上了不少。

    鹰钩鼻瞳孔一缩,瞬间意识到不好。

    忙不迭开始脱裤子。

    只是,还没等他把皮带解开,他就无法感觉到四肢的存在。

    紧接着他视线快速变化起来。

    随着耳边传来咚的一声,视野中的一切才重新稳定。

    这时,鹰钩鼻才发现,自己已经摔在地上了。

    而被他踹倒在不远处的护士,已经再没有声息。

    她的肚子已经高高隆起,一张婴儿的脸不停在肚皮上浮现。

    “救救我!”

    看着这惊骇万分的一幕,鹰钩鼻崩溃了,歇斯底里地吼道。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喉咙里却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很快,鹰钩鼻的意识变得混沌起来。

    视觉、触觉、嗅觉、味觉快速离他而去。

    只剩听觉还能勉强使用。

    不过随着其他感觉完全断绝,听觉也没有例外,开始疯狂衰弱。

    就鹰钩鼻听觉也即将消失的前一秒。

    一道婴儿的笑声骤然响起。

    咯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