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这个世界几乎已经没有战争。

    对于所有普通人而言,现在是一个和平美好的年代。

    一切都是那么风平浪静,安静祥和。

    爱与和平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

    可这些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一切的背后却是风起云涌,暗流涌动。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种传说中的东西——诡。

    其实,厉诡自古以来就已经存在。

    只不过这东西极少出现在人们的世界里。

    这也就导致了见过这种东西的人非常之少。

    而见过这种东西还能活下来的人就更如同凤毛麟角。

    诡也就只存在于人们口耳相传中。

    但时至今日,这种传说中的东西居然开始出现在人们的周围。

    并且出现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

    为了防止现有的社会秩序被这东西扰乱破坏。

    一部分有古老传承,拥有抓诡驱灵能力的人站了出来。

    替天行道,涤荡邪灵。

    可即便如此,面对日益增多的厉诡,他们也只是暂缓了秩序崩坏的速度。

    并没有将这种趋势彻底消除。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普通人遭遇了灵异事件。

    他们之中,绝大部分在这些灵异事件中悄无声息地死去。

    但有那么极少数的人,不仅侥幸活了下来,还与厉诡融为一体。

    成为半人半诡的存在——驭诡者!

    他们这种人也因为这样,拥有了驾驭厉诡和使用厉诡的能力。

    随着驭诡者越来越多,灵异事件也得到了有效遏制。

    虽然发生的频率还是居高不下。

    但在驭诡者的干涉下,这些事件基本能在很短时间就解决。

    不会造成普通人大规模死亡。

    为此,驭诡者自然会付出惨痛代价。

    而这种代价就是,他们这一辈子都不得善终。

    寿终正寝成为了一种奢望。

    能毫无痛苦的死去是他们这种人最渴望的死法。

    可现实却是,他们之中几乎所有人都是惨死于厉诡之手。

    要么是死于自身厉诡复苏,要么就是死于灵异事件之中。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种东西,能让他们的奢望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

    他们绝对会为之疯狂的。

    在沈太平耳濡目染下,陈立深知孟婆这能力有多逆天。

    这就相当于一种能免除使用厉诡能力出现副作用的绝世珍宝。

    这要是被那些每天都在提心吊胆活着的驭诡者知道。

    即便孟婆的实力已经堪比S级驭诡者,即便是他有再多的纸人。

    恐怕那些驭诡者也会前仆后继,悍不畏死地涌来。

    一想到某一天那些驭诡者得知这个消息后,铺天盖地杀来的画面。

    陈立不禁猛地打了个寒颤。

    他左右看了看,生怕哪个角落会躲着一个驭诡者。

    确定四下无人后,他才急忙对孟婆道:

    “孟婆,你听好了,这种能力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哪怕是…”

    说到这里,陈立偷偷瞟了一眼担架上的沈太平。

    “反正你记住,这种能力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再擅自使用。”

    孟婆这还是第一次见陈立这样严肃。

    她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沉声道:

    “老板,我知道了。”

    闻言,陈立惊惧不定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

    他转过头,阴晴不定地看着地上正在快速恢复的雷凌。

    眼中杀机一闪而过。

    虽然雷凌现在处于昏迷之中,什么也不知道。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他要是事后生疑,误打误撞猜到了什么。

    那可就追悔莫及。

    要知道,这世上最能保守秘密的,不是聋哑人,也不是植物人,而是死人。

    只有雷凌死掉。

    这个秘密才能算是真正的秘密。

    一念至此,陈立心头一狠,就准备让孟婆痛下杀手。

    然而就在这时,雷凌突然身体一颤,胸前那不再狰狞的张脸突然睁开了眼睛。

    “呃…嘶…我这是…还活着?”

    雷凌的声音从那张脸的嘴里传来。

    顿时,陈立脸色一僵,看了过去。

    恰好这时,那张脸也向陈立投去目光。

    一人一脸不禁四目相对。

    就听雷凌惊讶道:

    “陈立,你怎么来了?”

    说话间,他胸前那张脸缓缓沉了下去。

    而他脸上已经融成一团的五官随之慢慢凸显出来,恢复如初。

    脸颊上的血洞不知何时也已经愈合。

    陈立瞧他这样子,便知道他已经恢复过来。

    想了想,暂时按下心头的杀意,道:

    “雷队长,现在不是讨论我怎么来了的时候,你先告诉我,你对于这栋大楼里的东西都知道些什么。”

    雷凌一愣,道:

    “这只诡拥有诡域…”

    “诡域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说说别的。”

    陈立突然出声,粗暴地将雷凌打断。

    雷凌有些意外,瞥了陈立一眼。

    余光不经意发现旁边的孟婆,似乎明白了什么。

    犹豫了一下,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和盘托出。

    他已经在这只诡婴手上吃过亏,知道单凭自己是无法与之对抗的。

    要想尽快解决这起灵异事件,就只能抱大腿。

    而陈立就是这条大腿。

    想通了这一点,雷凌彻底放开了,道:

    “这栋楼里的诡是一只诡婴,拥有诡域和分化自身的能力...”

    “…只有我们找到它的本体,才能破开笼罩这栋楼的诡域,否则,我们就会被永远困死在这里。”

    听完雷凌的话,陈立的眉头已经皱得几乎能夹死蚊子了。

    雷凌所说的,大部分是他已经知道,或者是已经经历过的。

    但也有那么一小部分,是他现在才知道的。

    就比如诡婴的分身其实是分为一二三阶。

    白、黑、液体三种模样分别对应了这三阶。

    每一阶的杀人规则也各不相同,分别是被其所听到,被其所看到,以及被其所察觉到。

    此外,笼罩这栋楼的诡域不仅能让楼层错乱,还能将整栋楼分为里空间和表空间两层。

    诡域降临之前就在这栋楼里的人是在里空间,而他们这些后面进来的则是在表空间。

    而诡婴本体,其实就是里空间和表空间的交汇点。

    它同时存在于表里两层空间之中。

    这些消息虽然不多,但陈立却花了足足五分钟才消化完。

    他凝视雷凌一眼。

    侧过头,向孟婆抛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孟婆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法确定真假。

    陈立垂下眼皮,沉吟片刻。

    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雷凌,道: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如果雷凌没有撒谎,他们现在是在表空间。

    其他原本就在楼里的人是在里空间。

    那他一个待在表空间的人,又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