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67章让人震惊的能力

第67章让人震惊的能力

    “爷爷,担架没找到,不过屋子里倒是有一个死人。”

    当大娃走出这一层楼最后一间病房。

    迎着陈立期盼的目光,如是说道。

    陈立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失望。

    没有担架,就意味着他无法和沈太平一样,享受“特殊待遇”。

    他瞥了一眼担架上的沈太平,有心想挤上去。

    不过转念一想,沈太平现在也算是因公负伤。

    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陈立没精打采地道:

    “有死人就有死人吧,管他的呢。”

    在一栋闹诡的大楼里发现一个死人。

    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他摆摆手,示意孟婆和“葫芦七兄弟”可以走了。

    可谁知孟婆却微微蹙眉,道:

    “老板,还是进去看看吧,屋子里的人应该不是普通人。”

    陈立一怔,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孟婆这话很有意思。

    能被她察觉到的,还不是普通人,那不就明摆着是驭诡者吗?

    就现在知道的驭诡者,不是缉灵组的人就是地府那两名诡差。

    不管里面是哪一方的人,都意味着一件事——里面的人处境非常不好。

    或许就在下一秒就有一只厉诡复苏。

    陈立虽然很好奇,但他其实并不想进去的。

    毕竟这栋楼里的灵异事件还没解决。

    现在又多管闲事,再去招惹一只厉诡,有些不太合适。

    孟婆看出陈立在犹豫,又补了一句:

    “里面的人还没死,我们可以问问他知不知道罗胖子的下落。”

    陈立眉毛一挑,斜眼看了看大娃。

    似乎在说,你脸上那俩窟窿是出气的吗,连人是死是活都分不清。

    大娃极为委屈。

    有心想说他只是见里面那人趴在地上,一点动静也没有。

    又没仔细看。

    怎么知道那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可转念一想,这么说无疑还是会被陈立给找到收拾他的理由。

    索性闭上嘴,把这个错默认下来。

    陈立见大娃没有为自己开脱,有些意外。

    深深看了大娃两眼,暗道:

    这个大孙子真是学聪明了,知道反抗只是徒劳。

    唯有听话才是正道。

    就听陈立轻哼一声,缓步走了进去。

    啪嗒……

    陈立打开灯,一眼就看见病房最里面,有一个人正趴在那里。

    远远看去,那人没有一点动静。

    很像是已经死了。

    也难怪大娃会误会了。

    陈立站在门口,仔细看了看。

    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似乎那人应该是他认识的,或者至少是见过面的。

    他在脑中过了一遍自己知道的驭诡者的样子。

    很快就和某一个人对应上了。

    “雷凌!?”

    陈立下意识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几步走了过去。

    来到这人身旁,熟悉的感觉不禁更加强烈。

    今早陈立是见过雷凌的。

    他并没有穿缉灵组的“工作服”。

    而是穿着一件米色的风衣。

    就和眼前这人身上的一模一样。

    陈立指挥大娃几个将这人翻了个面。

    却见这人的模样十分凄惨。

    他脸上的五官就像是蜡做的一样,已经融化成一团。

    根本无法分辨他原来的模样。

    而在这人两侧脸颊上还各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血洞。

    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直直洞穿出来的一样。

    最为让陈立心惊的是。

    在这人胸前,还有不少黑色液体在涌动。

    不停往他身体里钻。

    同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和腐败的味道也随着这人被翻一个面,弥漫开来。

    面对视觉和味觉的双重冲击。

    即使是已经经历过两次灵异事件的陈立,胃里也难免一阵翻腾。

    他赶紧退后几步。

    来到一个闻不到味道的地方,深呼吸了几口。

    这才勉强压下呕吐的冲动。

    “你确定他还活着?”

    虽然无法分辨出这人的长相。

    但陈立的第六感告诉他,这的确是早上来找过他的雷凌。

    可即便雷凌是驭诡者。

    但在遭受这种伤害之后,只怕也活不了。

    陈立不明白孟婆为什么会说他还活着。

    孟婆轻轻点头,走上前。

    手再次变得如同老妪的手一样,将雷凌胸前的黑色液体扫开。

    顿时,一张腐烂的脸出现在那里。

    表情扭曲,不停往外冒,十分狰狞。

    不过陈立悚然发现,这张脸和雷凌的脸几乎一模一样。

    “这就是他身体里诡?”陈立猛地反应过来。

    “它这是要复苏了!”

    陈立怪叫一声,再次往后退了一步。

    “不是。”

    孟婆摇摇头:

    “恰好相反,他正是因为这东西才能继续活着。”

    听到这话,陈立愕然。

    探出脑袋看了看。

    果然看见那张腐烂的脸在不停吞咽着残留的黑色液体。

    而且,随着黑色液体不断被吞入。

    这张脸慢慢变得完整起来。

    这时,陈立定了定神,回到原来的位置。

    皱起眉头,道:

    “他现在这样,咱们也打听不出什么来吧。”

    孟婆迟疑了一下,道:

    “不一定,我可以试试能不能暂时唤醒他的意识。”

    说完,她就把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

    并指在那只皱纹满布的手掌上轻轻一划。

    一道约莫两厘米的伤口就出现了。

    但几乎就在下一秒,伤口居然开始迅速愈合。

    孟婆似乎早料到会这样。

    趁着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将手伸到那张已经快要完全恢复过来的脸的上空。

    用力一握。

    一滴黑色液体就滴进了那张脸的嘴里。

    就在这黑色液体出现的一瞬间,房间的温度至少降低了十度。

    陈立不禁哆嗦个不停,结结巴巴道:

    “你...你给他...他喂的是...是什么东西?”

    孟婆没有说话。

    皱着眉头看着吸收了黑色液体之后,那张脸的表情渐渐变得不再狰狞。

    她这才开口道:

    “老板你忘了吗,刚才我救你的时候不是吸收了一只诡吗,这就是那东西,不过被我浓缩了一下。”

    听到这话,陈立一下子就想起液体怪婴被孟婆吸收的画面。

    顿时惊道:

    “那东西还能救人?”

    孟婆道:

    “救普通人不行,但像他这种人,应该可以。”

    这一刻,陈立眼睛直了,追问道:

    “是不是所有被你吸收的诡都能浓缩出这种东西来?”

    孟婆毫不犹豫道:

    “是的。”

    她似乎知道陈立想说什么。

    顿了一下,接着道:

    “我浓缩出来这种东西对于他这种人,只要不是已经死亡,基本都能起到稳定诡物侵蚀和体内厉诡复苏的作用。”

    登时,陈立彻底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