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半小时后。

    沈太平在一阵颠簸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此时,他脑中一片混沌。

    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只感觉自己现在像是在坐轿子一样。

    随着身体不停晃动,额头上也源源不断传来强烈的痛意。

    这不禁疼得他嘴角抽搐,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啊…”

    他下意识想用手去摸。

    却发现全身酸痛,一点也提不起劲。

    就像是年轻时肆意放纵一夜之后的后遗症。

    手只微微抬了抬,就重重地放了下去。

    “沈老头,你总算醒了。”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沈太平的耳朵。

    沈太平吃力地扭了一下脖子,朝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

    就见陈立正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

    那种表情怎么看,怎么让沈太平觉得别扭。

    沈太平不禁纳闷道: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陈立强忍住笑意,道:

    “花没有,包倒是有一个。”

    听到这话,沈太平不解。

    包?

    哪里来的包?

    就在这时,颠簸突然加剧。

    沈太平脑袋一歪,碰到一根硬物上。

    顿时,原本就剧痛无比的脑袋一下子变得更疼。

    “嘶…”

    他脑门上不禁冒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

    或许是受到这痛意刺激,沈太平猛地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

    他脸色一变,不顾疼痛。

    身体里凭空产生一股力,撑着手坐了起来,焦急道:

    “陈立,快...快跑,那诡东西太凶了,小黑顶不住的。”

    听到这话,陈立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瞥了沈太平一眼,道:

    “跑什么跑,咱们援军已经来了,现在应该是这楼里的诡东西顶不住才对。”

    说着,他朝前方呶呶嘴。

    沈太平顺着看过去。

    正好看见孟婆笑脸盈盈地转过头望了过来。

    沈太平不禁一愣,诧异道:

    “你怎么来了?”

    孟婆需要时间来吸收厉诡提升实力的事,沈太平是知道的。

    现在一下子见到本不该出现的孟婆居然在这里,他不禁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孟婆轻笑道:

    “老板需要我,我自然就来了。”

    听到这话,陈立嘴角微微上扬,道:

    “她怎么来了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是不来,这会儿你就该是一具尸体了。”

    听到两人的话,沈太平虽然对于孟婆为什么来了这里还是没搞明白。

    但既然现在自己还活着,那其他的也不怎么重要。

    沈太平便缓缓放松下来,重新躺了下去。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是躺在一架担架上的。

    昂起头看了看,却只看见两只手举着担架杆。

    却看不见手的主人。

    顿时,他疑惑道:

    “陈立,这是谁在抬担架,小黑吗?”

    陈立瞥他一眼,转过头,没有说话。

    担架下方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老头,你眉毛下面长得是俩窟窿吗,看不见哥几个?”

    这话说得一点不客气,沈太平差点被气得岔了气。

    咳咳…

    他咳嗽几声,缓过一点。

    将头伸到担架边缘,往下一看。

    就见五个小矮子正在担架下方。

    前后抬着担架的,也是两个小矮子。

    他不禁气得胡子一翘,道:

    “陈立,这几个青屁股娃娃你哪找来的?”

    陈立还是没有搭话。

    反倒是七个小矮子听到他的话后,都对他怒目而视。

    其中一个小矮子轻哼一声,刚才那个声音从他嘴里响起。

    “老头,要不是看在你脑门上那个包的份上,就凭你这话,哥几个马上就把你扔地上信不信。”

    沈太平一愣。

    随即就意识到刚才为什么门会那么巧打开,把自己撞晕了。

    顿时,沈太平勃然大怒,道:

    “好你个小兔崽子,门居然是你们开的,知不知道差点害死你家爷爷!”

    那个小矮子脑袋一昂,不屑道:

    “有大姐头在,我爷爷不可能有事…至于你这个糟老头子,那就说不定了。”

    听到这话,沈太平再也忍不住了。

    伸出手就想去打他。

    可没曾想,他身下的担架突然一歪。

    他一下子失去支撑,啪的一下,一个狗啃屎,重重摔在地上。

    好死不死,他脑袋上被门撞出包的地方正好磕到地上。

    旧伤未好,又这么来一下。

    沈太平这下连声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又晕过去了。

    见状,陈立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没好气道:

    “大娃,你们搞什么呢,不知道现在要赶时间吗,你们几个再敢胡闹,信不信我马上让孟婆收拾你们。”

    “爷爷,我们不敢了。”

    孟婆的威慑力可是杠杠的,一下子就让“葫芦七兄弟”瑟瑟发抖。

    他们赶紧重新抬起担架,将沈太平放了上去。

    陈立沉着脸,哼了一声,这才继续朝楼上走去。

    有孟婆在,陈立也没想着刻意放缓速度,放轻脚步。

    一路走来,他们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站到楼道门前。

    孟婆和“葫芦七兄弟”是纸人,根本感觉不到累。

    可陈立却有些撑不住了。

    招了招手,示意停下。

    呼呼…

    陈立喘了两口粗气,道:

    “不行,不能再走了,再这么走下去,恐怕没等找到罗阳,我就要先累死了。”

    说着,陈立一屁股坐在地上。

    孟婆自然是以陈立为主。

    见陈立不想走,她也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陈立稍微恢复一点。

    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能这么懈怠。

    万一因为他晚去了几分钟,罗阳就死在诡婴手里,那可真就追悔莫及。

    陈立用手拉着楼梯扶手,强行站了起来。

    “走,继续。”

    孟婆见他这样子,很是担忧。

    余光不经意瞥见还在担架上昏迷着的沈太平。

    一下子想到一个好办法,道:

    “老板,要不让咱们去这层楼里找找看,看能不能找一个担架,你也躺上去,让大娃他们抬着走。”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好主意。

    陈立一拍脑袋,暗骂自己为什么没想到这个办法。

    当即,他下达指令,去这一层楼看看,能不能找到担架。

    他们一行来到标有“28F”的楼道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和之前去过的楼层一样。

    二十八楼的走廊也是静悄悄的,仅能看见三米之内的东西。

    由孟婆开路,他们开始一间病房一间病房寻找担架。

    第一间,没有。

    第二间,没有。

    第三间,仍然没有。

    ……

    一直找了二十多间房间,陈立也没看见担架的踪迹。

    眼见这一层楼的房间即将搜完,陈立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当来到走廊尽头这最后一间房间的时候,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