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64章熟悉的血手印
    解决掉液体怪婴,去往楼梯间的道路便再没有阻碍。

    陈立快走几步,来到楼道门前。

    伸手摸到门把手上,正要拉开。

    但一下子想起了什么,转过头,一副紧张的样子,问孟婆道:

    “你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小白没有,她没事吧?”

    孟婆歪了歪脑袋,疑惑道:

    “小白?我没看见,她怎么了?”

    听到这话,陈立蓦然一怔,脑中一个念头猛然出现。

    顿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他沉默片刻,继续之前的动作,缓缓拉开了楼梯间的门。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空无一物的楼道。

    无论是小白还是黑白诡婴,都已经不知所踪。

    孟婆从陈立脸上看出一点端倪,问道:

    “怎么了老板,是小白出事了吗?”

    陈立迟疑了一下,摇了摇脑袋:

    “我不知道…”

    跟着,他就将之前在楼道里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我关上门之后,再往里看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我本来打算糊几个纸人出来就去帮她。”

    “可没想到,糊出来的居然是七个混蛋不说,又遇上刚才那个诡东西。”

    “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恐怕今天我这一百多斤就得交代在这里了。”

    听完陈立的话,孟婆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

    她想了想,道:

    “不对啊老板,就算真的是因为诡域导致楼层错乱,我进到这一层楼的时候,也一定能察觉到什么的。”

    “可是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别说小白了,就连诡物气息也没感觉到,楼道上完全没有战斗过的迹象。”

    “还有…”

    说到这里,孟婆顿了一下。

    偷偷瞥了陈立一眼,才继续道:

    “还有,老板你说的‘那七个混蛋’,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起“葫芦七兄弟”,陈立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怀着满腔怒火,他正要向孟婆表达自己对“葫芦七兄弟”的愤怒的时候。

    走廊上忽然响起了大娃的声音。

    “爷爷…你还好吗?还活着的话就吱一声。”

    听到这让人咬牙切齿的话,陈立心头无名之火顿时蹭蹭蹭往上冒。

    他迅速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跑去。

    一边跑,一边骂道:

    “小兔崽子,你们还敢回来,看我不打断你们的腿…”

    孟婆生怕哪只不开眼的诡婴突然冒出来吓到陈立,连忙跟了上去。

    五分钟后。

    “葫芦七兄弟”排成一溜,站在陈立面前。

    一个个如同犯了错的学生一样,低着头,等待着老师训话。

    他们之所以变得这么乖巧,自然不是因为陈立说要打断他们的腿。

    而是他们感受到了作为纸人大姐头的孟婆身上散发的阵阵冷意。

    尤其是孟婆手上拿着的那把锈得快要断掉的刀。

    他们每看上一眼,就会下意识颤抖一下。

    简直比之前的黑色液体还要恐怖。

    “大娃,你是他们老大,你说说看,今天这事怎么办吧?”

    扫了一眼“葫芦兄弟”,陈立倒竖着眉毛,强压着怒意道。

    大娃偷偷瞥了一眼安静地站在陈立身边的孟婆,小声道:

    “任凭爷爷惩罚。”

    陈立冷笑一声。

    各种酷刑在脑中闪现一遍。

    正要开口之际,耳边却响起了孟婆的声音。

    “老板,小白和沈老头、罗胖子他们现在可还不知道怎么样了,现在他们还能帮得上忙,要不惩罚的事等回头再说?”

    陈立话已经到了嘴边,又不得不咽了回去。

    孟婆说得没错,现在当务之急是找人。

    “葫芦七兄弟”的事,可以等回家了再说。

    反正他们又不像孟婆,可以自由行动。

    一念至此,陈立黑着脸,狠狠瞪了七兄弟一眼,道:

    “都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先放过你们,如果等下你们表现得好,我可以考虑从轻惩罚,甚至不惩罚。”

    “但是如果你们变本加厉,就别怪回家后爷爷我大刑伺候了。”

    “葫芦七兄弟”你看我,我看你,全都如同霜打茄子一样。

    “知道了。”X7

    七个纸人有气无力地回道。

    陈立点点头,这才勉强作罢。

    回过头,他对孟婆道:

    “你有没有办法能找到小白他们?”

    孟婆摇头:

    “不行。”

    “为什么?”陈立不解,“你用找我的方法,不就能找到他们了吗?”

    “能找到老板你,是因为我能感觉到老板你的位置。”

    孟婆解释道:

    “这个能力是我融合了那只诡物以后才出现的。”

    “对于其他人,我就没有办法了。”

    听到这话,陈立失望不已。

    他转过头,看向楼梯间的方向。

    思考了片刻,缓缓道:

    “既然这样,那就只有用之前的那个办法了。”

    “之前的办法?”

    孟婆一挑眉,心中生疑,却没有问出口。

    不过在十分钟以后,她还是弄懂了“办法”是什么。

    楼道上。

    陈立一行已经是第九次站到楼道门前。

    此时,陈立已经累得开始喘粗气了。

    见陈立这样子,孟婆有心想让他找一间病房休息。

    找人的事就交给她。

    可转念她又想到“葫芦七兄弟”并不靠谱。

    万一等下见势不妙,又跑路了,那陈立可就完蛋了。

    想了想,孟婆还是决定继续按照陈立的“办法”行动。

    就在这时,陈立的声音突然响起。

    “快看,这东西是不是和罗阳家的大门上出现的手印一样?”

    闻言,孟婆抬头一看。

    就见面前的墙上标注着一个不算太醒目的“17F”。

    而在代表前往十七楼的楼道门上,则有一个婴儿手掌大小的血手印。

    看着这个血手印,孟婆一下子想起了罗阳家出现的那只诡。

    那只诡的一大半躯体可还在她的身体里。

    对于这东西的熟悉程度,可以说没人比得上她。

    她稍一感受,便点点头,道:

    “没错,的确是出自那只诡的手笔。”

    听到这话,陈立顿时一喜。

    当初那只诡可是一分为三,大部分进了孟婆的身体。

    另外两条手臂则进了小黑和小白的身体。

    现在这扇门上出现和那只诡有关的血手印。

    那么很有可能,这一层楼有小黑或者小白的踪迹。

    那只诡的杀人规则不就是触碰门,留下一个血手印,就会招来厉诡索命吗?

    想来,八成是小黑或者小白利用那只诡的能力来对抗诡婴。

    陈立当即一挥手,道:

    “大娃,看你们表现的时候到了。”

    “葫芦七兄弟”害怕的只是液体怪婴。

    对于白色诡婴和黑色诡婴根本毫不畏惧。

    更别说现在连留下血手印的诡婴长什么样都没看见。

    他们更加不会感到害怕。

    在接到陈立命令的一瞬间,大娃就嗷嗷叫着,狠狠一脚踢在门上。

    其他六兄弟也紧随其后。

    随之砰的一声。

    楼道门被猛地打开,狠狠向走廊那侧撞去。

    可谁知道,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楼道门就撞上了什么东西。

    咚...

    与此同时,走廊上也传来了某人的惨叫声。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