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大娃声音响起的一瞬间,陈立就如同屁股上着火一般。

    猛地朝前窜去。

    同时,他心中很是疑惑。

    局面不是已经被纸人们给控制住了吗,怎么一下子大娃又让其他纸人闪开?

    难不成黑色诡婴又闹什么幺蛾子了?

    不知道是不是陈立起了带头作用。

    大娃带着其他六个纸人远离黑色诡婴之后,也跟着他窜到走廊的另一边。

    陈立跑出几步,感觉已经来到一个安全区域,这才回头看去。

    好家伙,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七个葫芦娃一个不落,居然齐刷刷站在他身后。

    “咋回事,你们搞什么呢?”

    见七具纸人还好端端的,不像是出什么事。

    被吓了一跳的陈立脸色顿时变得不好。

    大娃抬手指向黑色诡婴的方向,大呼小叫道:

    “爷爷,那两只蛇妖跟之前那只不一样,忒凶了点,我们几兄弟干不过啊。”

    话音未落,六娃也叫嚷起来:

    “爷爷,你瞧我这胳膊,就是那俩蛇妖干的。”

    听到这话,陈立顺着看了过去。

    就见六娃的一只手掌已经只剩下铁丝支架。

    包裹在外面的纸张皮肤却是不见踪迹。

    不仅如此,七具纸人身上,或大或小都有一些洞。

    密密麻麻的。

    在这些洞的边缘,还能依稀看见一些黑色液体还残留在上面,继续腐蚀。

    “难道这就是原因?”

    陈立不禁瞳孔一缩。

    猛地抬头,看向黑色诡婴。

    就见那种深邃得如深渊炼狱一般的黑暗已经消失。

    两只黑色诡婴不知怎么回事只剩一只。

    模样也变得截然不同。

    它周身上下布满了粘稠的黑色液体。

    这些黑色液体将诡婴五官和四肢全都遮挡住。

    如果不是轮廓还有一点诡婴的样子,恐怕任谁看了也难以把它和诡婴联系起来。

    黑色液体不断在诡婴身上流淌。

    诡婴所在的地方,地上已经淌了一大滩那种东西。

    地砖被腐蚀得深深凹下去,不停冒着白气。

    随着白气飘来,陈立闻到了一股腥臭焦糊的气味,差点没把早饭给吐出来。

    和纸人身上残留的黑色液体对比了一下。

    陈立悚然发现,这两种东西居然一模一样。

    “你们别告我就是那东西把你们搞成这样的?”

    陈立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问道。

    “是。”X7

    七具纸人的回答一下让陈立的心凉了一半。

    这可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没变身之前,两只黑色诡婴就像是被大龄儿童欺负的小BABY。

    现在变了身,情况就反过来了。

    小BABY摇身一变,化作液体怪婴。

    让七个大哥缩手缩脚,畏惧得不敢上前。

    此时,陈立的眉头已经拧成一个“川”字。

    化身为液体怪婴的黑色诡婴已经成了一只长满刺的刺猬。

    任凭七具纸人如狼似虎,精悍得一匹,也难以下口。

    就在这时,液体怪婴突然动了一下,带着哗啦啦的声音站了起来。

    由于看不见液体怪婴的五官。

    陈立无法判断出它现在是不是正脸对着自己这边。

    但当诡婴站定下来的时候,陈立有一种错觉。

    这东西是在盯着他和七具纸人看。

    那种充满怨毒的目光似乎已经穿透黑色液体,能直接落到人的心间。

    顿时,陈立打了个寒战,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这一退,七个葫芦娃也跟着齐刷刷往后退。

    陈立满头黑线,道:

    “喂,你们退什么,刚才的勇猛劲儿哪去了?”

    大娃转过头,看他一眼,委屈道:

    “爷爷,这东西我们搞不定,要不还是您老人家自己来?”

    陈立眼角疯狂抽搐。

    他要是搞得定,哪还会等到现在,早就冲上去了。

    见“爷爷”没有说话,大娃便知道答案是什么。

    他停下脚步,振臂一呼,道:

    “兄弟们,这蛇精想弄死咱们爷爷,你们答不答应?”

    另外六个还在不停退后的纸人顿时齐齐叫道:

    “不答应!”

    听到这话,大娃猛地转过头。

    目光凶狠地看着还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的液体怪婴,大声道:

    “既然如此,那为了爷爷,我们就算是赴汤蹈火,也要把这蛇精干死。”

    “好!”X6

    陈立听到七具纸人的话,嘴唇微微颤抖,心中一阵触动。

    这就是他亲手糊出来的纸人,果然堪比亲孙子。

    顿时感动不已。

    就在这时,大娃嗷的一声行动起来。

    另外六具纸人也紧随其后。

    见到这一幕,陈立心情更加激荡。

    就在他想劝住众纸人,不要做无畏的牺牲的时候,情况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葫芦七兄弟动了不假,但并不是朝着液体怪婴动的。

    而是齐刷刷跑到他的身后。

    “你们…是准备造反吗?”

    陈立一愣,脸一下子就黑了,身体不住地发抖。

    他万万没想到,这七个看似忠良的大孙子骨子里居然是不折不扣的二五仔。

    此时,已经跑到陈立身后一米开外的大娃突然转过头,道:

    “爷爷,这怎么能是造反呢,我们是为保存有生力量进行的战略性后退。”

    “没错。”只剩一只手掌的六位也帮腔道,“我们这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爷爷你放心的去吧,我们会为你报仇的。”

    说话间,七具纸人已经麻溜地跑到三米开外,消失在昏暗的走廊上。

    听到这些话,陈立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颤抖着手指着大娃他们消失的地方,似乎想要破开大骂。

    但还没等他开口,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阵水流声响起。

    哗啦啦…

    陈立心尖一颤,瞬间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咕咚…

    狠狠咽了口唾沫,他没有选择回头看。

    而是用力一蹬,快速朝大娃他们追去。

    谁知他刚跑了两步,身后哗啦啦的水流声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轰隆隆…

    犹如山洪爆发一样。

    一时间,整层楼似乎都震动起来。

    陈立被吓个半死。

    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摔倒在地。

    好死不死,脑袋还撞在墙上。

    顿时,他只感觉头晕目眩,天与地不停交换位置,完全控制不住重心。

    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来情况就够紧急了,还来这么一出。

    陈立不禁凄然道:

    “这下死定了。”

    轰隆隆的声音越发逼近。

    陈立一咬牙,闭上了眼睛,准备闭目等死。

    可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在陈立耳边响起:

    “老板,你还打算躺多久?”

    陈立一愣,脑中下意识出现了声音主人的面孔。

    不禁睁开眼睛,看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