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61章葫芦娃大战连体婴

第61章葫芦娃大战连体婴

    没有了诡婴,503病房虽然还是漆黑一片。

    但比起刚才,却是没有那么阴森可怖了。

    陈立进门之后,试着开了一下灯。

    啪嗒…

    随着一声短促的响声响起,503病房内再一次被光明所笼罩。

    不过,能亮的灯只剩下最靠近房门这一盏了。

    短暂适应光线后,陈立抬眼一看。

    骇然发现,整间病房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

    原本平整的墙面出现了一道道七纵八横的裂缝,如同一张硕大的蛛网。

    墙皮斑驳开裂,不少已经落到地上。

    在那些墙皮剥落的地方,此刻已满是青苔。

    之前还好好的三架病床,现在也是锈迹斑斑,不成样子。

    作为隔离帘的布帘,像是经历了千年之久,已经腐朽不堪。

    似乎只要轻轻一撮,就会变成飞灰。

    整个房间如同荒废了上百年一样,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和腐败的味道。

    见到这一幕,陈立心中一突。

    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一切肯定是黑雾搞出来的。

    他怎么也没想到,黑雾所针对的居然不仅是活人。

    连墙、床、布帘这些死物也一样会受到影响。

    在之前所遇见的灵异事件中,可从没出现过这种情况。

    “难怪拥有诡域的诡会把沈老头吓成那样了,看来不仅仅是诡域,还有其他原因。”

    看着一片狼藉的病房,陈立摸了摸下巴,眼神闪过一丝凝重。

    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猛地一凸。

    既然病房都被黑雾搞成这样了,那留在这里的纸人材料呢?

    刚才他逃跑的时候,可是没把那些东西带走的。

    如果那些东西被黑雾腐蚀了,那接下来可就没得玩了。

    陈立心中祈求着。

    缓缓转头,看向之前堆放纸人支架的地方。

    就见墙边,六具铁丝编成的纸人支架还是之前一样,好端端地放在那里。

    见此,陈立长舒了一口气。

    铁丝支架还在就行。

    这时,大娃走到六具支架前,歪着头打量一下,疑惑道:

    “爷爷,这些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感觉和我很像?”

    陈立嘴角一抽抽,嘟囔道:

    “能不像么,这是你另外六个兄弟。”

    “我的…兄弟?”

    大娃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支架。

    转过头,朝陈立投去一个茫然的眼神。

    似乎在说,爷爷,你唬小孩呢,这几个玩意儿能是我的兄弟?

    “对,就是你兄弟。”

    陈立现在着急糊纸人。

    没功夫和大娃解释太多。

    瞥他一眼,一把将他薅开,道:

    “你先站一边去等着,马上你就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你兄弟了。”

    说完,陈立走上前,捡起散落在纸人支架下的纸和固体胶,开始糊起纸人来。

    一张…

    两张…

    三张…

    短短五分钟的时间,陈立就将第二具纸人给糊好了。

    作为大娃的弟弟,这具纸人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居然和大娃一模一样。

    “唔…这是哪里…?”

    陈立撇撇嘴,没有说话。

    一把将他拎了起来,扔给在一旁看傻了的大娃,继续糊“葫芦七兄弟”中的老三。

    半小时后,六具新鲜出炉的纸人已经排成一排站在陈立面前。

    至于大娃,则站在他的六个兄弟前面。

    刚才这段时间,每当陈立糊好一具纸人,大娃就开始进行专项培训。

    现在所有纸人都明白了陈立的身份。

    陈立扫视他们一眼,顿时豪情万丈。

    大手一挥,道:

    “出发!”

    大军集结完毕,两只小小的黑色诡婴已经不足为惧。

    陈立带着“葫芦七兄弟”,雄赳赳气昂昂地推门走了出去,朝着楼梯间快速前进。

    十秒钟后,他们就来到走廊拐角。

    站在拐角这一侧,陈立探出脑袋看了看。

    三米之内并没有那两只黑色诡婴的踪迹。

    “难不成那俩玩意儿跑了?”

    陈立有些失望。

    他还等着看“葫芦七兄弟”大战连体诡婴的戏码,没想到目标居然不战而逃。

    着实有些扫兴。

    不过跑了也就跑了吧,早晚会再遇上。

    现在还是赶紧去确定小白的死活要紧。

    想起小白,陈立担心的同时,还感到很是愧疚。

    早先逃出楼梯间的时候他还想着快点凑齐帮手,去帮小白的忙。

    没想到阴差阳错居然跑到一间闹诡的病房,耽搁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可是足够发生很多事情。

    也不知道小白还顶不顶得住。

    陈立眼中闪过一抹忧色,脚下猛地发力。

    快速转过拐角,朝楼梯间跑去。

    短短七米的距离眨眼便过。

    楼梯间的大门已经出现在前方。

    只要再跑两步,就能推开楼道门。

    但这时候,陈立却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看了过去。

    就见那两只消失不见的黑色诡婴居然没有离开这层楼。

    它们正静静地坐在楼道门前,看着大门。

    就在此时,其中一只黑色诡婴发现了不远处的陈立。

    尖锐刺耳的叫声如同针扎一般,直往陈立耳朵里钻。

    哇…

    刹那间,宛如深渊炼狱的黑暗又一次铺天盖地出现。

    沿着走廊,快速蔓延而去。

    被这黑幕扫过,天花板上本就没什么卵用的灯一下子彻底熄灭。

    与此同时,另一只黑色诡婴在同伴的影响下,也发现了陈立。

    不禁也嚎了一嗓子,发动袭击。

    直面两只黑色诡婴,陈立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头皮发麻,下意识就想往后跑。

    可不等回头,他又想到自己的七位好大孙就站在身后。

    顿时,腰板又硬了起来。

    陈立咽了一口口水。

    挑衅地对看着满脸狰狞,露出满嘴利齿的黑色诡婴勾。

    手一挥,铿锵有力地道:

    “孩儿们,给我弄死他们!”

    话音未落,大娃就嗷嗷叫着带着他六位兄弟冲了上去。

    不到一秒钟,“葫芦七兄弟”便与带着漫天诡气,浑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黑色诡婴狠狠撞在一起。

    顿时,一道凄厉的叫声响了起来。

    哇…

    听到这叫声,陈立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大娃轻易搞定白色诡婴,这毫无疑问意味着他的能力已经超过普通纸人。

    与大娃同属一批次的另外六具纸人不出意外,应该具有相同的战斗能力。

    若是他们面对的是白色诡婴,陈立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可现在他们面对的是两只黑色诡婴。

    比起白色诡婴,黑色诡婴无疑更加恐怖。

    这一点在小白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陈立之前看似信心十足,觉得七具纸人对付两只黑色诡婴,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可现在真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怀着忐忑的心情,陈立定睛一看。

    却见“葫芦七兄弟”还在嗷嗷叫着,一个个龙精虎猛,拳脚交加,将两只黑色诡婴按在地上一顿揍。

    而黑色诡婴只能不停挥动小手挣扎抵抗。

    瞧这样子,叫声应该是来自毫无反抗能力的黑色诡婴。

    顿时,陈立的脸上爬上一丝笑意。

    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不出意外的话,战斗或许很快就会结束。

    大局已定,陈立就没再去管那“九个凶残小孩”。

    准备绕过他们,去楼道门前看看楼梯间里现在是什么情况。

    可就这时,一直被动挨打的黑色诡婴突然身体一僵。

    眼瞳瞬间化作血色。

    全身上下的毛孔中也都渗出颗颗黑色的血珠。

    这些血珠一碰到“葫芦七兄弟”,就将接触的地方腐蚀出一个个黄豆大小的洞。

    这些洞看似很小,但架不住数量多。

    只几个呼吸的功夫,锤得最猛的六娃的拳头就被血珠腐蚀得只剩下铁丝了。

    见情况不妙,大娃不禁嚎了一嗓子:

    “兄弟们,快闪开!”

    而这时,陈立刚好走到纸人和诡婴交战的地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