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陈立眉头一皱,下意识以为开关又松动了。

    就伸出手,想要再把灯打开。

    可就在他的手刚伸到一半,快要触碰到开关的时候。

    一道熟悉的“啪嗒”声突然响起。

    顿时,陈立瞳孔一缩,手僵在半空。

    这种声音在这之前已经响起过数次。

    陈立敢用沈太平的二弟发誓,这绝对是开关开合的声音。

    只是,既然这声音这时候才响。

    那灯为什么在这之前就熄灭了?

    要知道,这间病房里控制顶灯的开关可是只有他面前墙上这一个。

    莫非是其灯坏了?

    还是电路短路?

    亦或是其他什么原因?

    一时间,陈立脑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原因。

    这时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鬼使神差又按了一次开关。

    啪嗒…

    不出意外,灯并没有亮。

    房内仍旧一片漆黑,昏暗无比。

    声音响了数秒,陈立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他轻轻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庆幸并没有因为按这一下开关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当即,他缓缓收回手,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就决定不再管灯的事。

    先把这具只差贴上嘴巴就能完工的纸人糊好再说。

    有了保镖,就算这次灭灯真有什么古怪,那他也不用再像刚才那么没底气了。

    黑暗中,陈立在身边摸索了几下,找到刚才为纸人剪的嘴。

    他一手拿嘴,一手拿固体胶,朝着记忆中纸人脑袋的方向摸去。

    可还没等他摸到纸人,一道宛如银铃的笑声突然在病房最里边响起。

    咯咯…

    笑声很是悦耳动听。

    特别是在这么寂静的病房中,更显得格外清晰。

    就像是在耳边笑出来的一样。

    只是,这笑声在陈立听来,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他不仅没有觉得心情舒畅,反倒差点没被吓出心肌梗塞来。

    因为这分明和白色诡婴的笑声如出一辙。

    “该死,这诡东西到底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陈立惊惧不定。

    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他记得刚才明明将门关好的,怎么诡婴突然就跑进来了。

    “难道,它和之前楼道上那只诡婴一样,是凭空出现在这里的?”

    突然,陈立想起之前在楼道上看见的情况。

    那一缕缕黑色雾气就是凭空出现的。

    他当时还在想,诡婴分身出现难不成是没有规律的。

    只要诡域还笼罩这栋大楼,诡婴分身就能随机出现在这大楼内任一一处地方,

    没想到距离他生出这个念头没隔多久,诡婴就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猜的没错。

    恍惚间,陈立仿佛看到了诡婴正张着满口利齿,快速朝他爬动的样子。

    顿时吓得他头皮发麻,汗毛倒立,周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外界的温度似乎都因为这只诡婴而降低了不少。

    陈立隐隐感觉到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有一种刺痛感。

    就像是冰天雪地下被冷风吹过一样,冷冽的寒气直往肉里钻。

    现在小黑小白都不在身边,面前那具纸人又差一点才糊好。

    这要是触发了诡婴的杀人规则,可是没有人拦住诡婴的。

    一时间,陈立再次萌生了跑路的念头。

    就像之前想的那样,凭借寿衣的防御能力。

    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寿衣失效前,跑到楼梯间的。

    这时候,诡婴的笑声还在持续,并且声音越来越大。

    病房的门已经无法封闭这笑声。

    渐渐的,笑声穿透了房门,在病房外的走廊上回荡起来。

    咯咯…

    咯咯…

    婴儿天真无邪的笑声几乎传遍了整层楼。

    霎时间,诡婴就仿佛遍布在这一层楼的各个地方。

    听到外头的动静,陈立脸色一变。

    已经悄悄朝房门方向伸出的脚不禁又缩了回来。

    此时,他突然反应过来。

    白色诡婴虽然身上具有黑色雾气,能够减弱光线。

    但这种雾气其实并不足以让电灯失效。

    因为之前在楼道上,白色诡婴经过应急指示灯的时候,也只是将光线挡了一下。

    等到它离开指示灯范围之后,灯依然亮着。

    可是现在不同。

    诡婴的笑声很明显暴露了它的位置。

    此时,它应该是待在这间病房最里面。

    可灯是在头顶天花板处,白色诡婴根本无法挡住。

    反而,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倒很符合黑色诡婴之前出场的样子。

    陈立记得,当时黑色诡婴出现的时候,周身的光线仿佛都被它给吞噬了。

    那种深邃到让人绝望的黑暗,可是让陈立记忆尤深。

    眼下虽然病房黑暗的程度还达不到那样。

    可谁知道这是不是暂时的。

    说不定可能在下一秒,整间503病房就会被那种无边,枯寂的黑暗所吞噬。

    一时间,陈立也无法确定现在是不是有一只黑色诡婴就待在走廊上。

    前有狼后有虎,他再不敢冒险跑去楼梯间找小白。

    两只诡婴,一起攻击,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很可能他身上穿着的五件寿衣连三十秒都撑不过。

    陈立紧锁眉头,一边注意听房内诡婴笑声,确定诡婴现在的位置。

    一边思考眼下该怎么破局。

    只一会儿功夫,他就想了很多办法。

    排除掉那些不切实际和成功率低到发指的办法后,就只剩一条路给他。

    “左右都不行,还不如拼一把!”

    陈立缓缓吸了一口气,紧绷着脸。

    拿着纸嘴和固体胶的手继续朝那具快要完工的纸人伸去。

    虽然现在情况紧急。

    但他知道,暂时他还是安全的。

    因为按照推测,没有弄出声响的他应该还没触发诡婴的杀人规则。

    只要趁着这段时间将纸人的嘴贴上,让纸人活过来。

    那对于现在的局势可是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黑暗中,陈立只能朝着记忆里纸人的脑袋的方向贴去。

    第一次尝试,没能成功。

    陈立将纸嘴贴到了纸人的眼睛上。

    很久之前陈立就已经知道,要想糊出来的纸人能够如同活人一样活动。

    那么大体就要让纸人同普通人的外表保持一样。

    四肢俱全,五官端正。

    将嘴贴到眼睛上,这无疑是失败的。

    贴上纸嘴,陈立并没有感觉到这具纸人能活动,便知道自己这一次肯定是没贴对地方。

    当即,他摸索着将纸嘴给取了下来,开始第二次尝试。

    这一次,他汲取上一次的经验。

    先用手确定了一下纸人脑袋的位置,以及嘴大概要贴到什么位置。

    然后,用另一只手缓缓把嘴贴了上去。

    整个过程中,陈立全程没有弄出响动。

    就连呼吸都刻意压低了。

    生怕在贴的过程中触发诡婴的杀人规则。

    可谁知道,他没弄出声音,可刚从他手中苏醒过来的纸人却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情况。

    当纸嘴被成功贴到正确的位置的时候。

    就听见一道小孩子略带迷糊的声音响了起来:

    “唔…这是哪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