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幽寂的走廊上,因为陈立表示那间病房有问题。

    沈太平便快速穿好鞋,想着快点离开这里。

    可没曾想,他刚走了两步,就见陈立突然转过头,怒气冲冲地喊道:

    “刚才你玩爽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顿时,沈太平眼露茫然,脑中升起一连串的问号。

    玩爽了?

    谁玩爽了?

    什么游戏还能换着玩?

    怎么陈立这小子没叫上我一起玩?

    一时间,浮想联翩的沈太平竟没有注意到,之前陈立示意他看的那间病房的门已经彻底打开了。

    好在陈立也没指望沈太平能帮忙。

    就在他喊出那句话的一瞬间,开路和殿后的男女纸人就已经齐齐看了过去。

    当两具纸人发现藏身于病房中的那名拥有诡眼驭诡者后,也不用陈立指挥,迅速就扑了过去。

    这种环境下,那名驭诡者自然没有认出这一男一女并不是人类。

    他只是感受到飞扑而来的这两人身上具有某种诡物的气息。

    下意识就把他们当作是两名驭诡者。

    基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诡眼驭诡者怎么敢让对方靠近。

    当即他就动用诡眼的能力。

    两只眼睛好似变色龙一样,分开看向飞扑而来的纸人。

    之前陈立在幻境中看到的红光,这一刻也在男女纸人眼中出现。

    可两具纸人却一点也没在意,任由红光射来。

    诡眼使用者眼看这两名“驭诡者”不闪不避,也不动用自身诡物,嘴角不禁微微勾勒出一抹冷笑。

    虽然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诡眼红光没能侵蚀那个落入他催眠幻境的人。

    但他不信,诡眼会连续两次失效。

    “敢在我面前装逼,看你们死不死。”

    望着快速迫近自己的两名“驭诡者”,诡眼使用者已经视他们为死人了。

    他现在考虑的是解决掉这两人后,该如何面对从他们体内复苏的诡物。

    可没曾想,现实再一次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就在红光接触到男女纸人后,他们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仍旧保持原来的速度,快速朝他跑来。

    顿时,诡眼使用者呆滞在原地。

    !!!

    瓦特法克,这特么真是见诡了!

    诡眼一次不管用还能说是意外,可这次怎么也不管用。

    难不成是诡眼过期了,还是说对方体内的诡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帮忙抗住了红光侵蚀?

    无往不利的红光一下子变成了发廊的氛围灯。

    不禁让诡眼使用者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而这时候,男女纸人已经来到他面前。

    两具纸人伸出融合了诡物躯干的手臂。

    一左一右,狠狠一拳打在他的两只诡眼上。

    登时,诡眼使用者惨叫一声,捂着双眼往后倒去。

    啊…

    听到这凄惨的叫声,沈太平终于回过神。

    往叫声响起的地方看去。

    “嗯?他是谁?”

    看着不远处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诡眼使用者,沈太平满头雾水。

    陈立绷着脸,眼中闪过一丝大仇得报的快意,道:

    “一个傻逼玩意。”

    说完,他迅速抬头看了看走廊两头。

    拉着沈太平就往那间病房跑去。

    刚才这声叫声太大,万一运气不好,这层楼有诡婴分身,说不定又会把它给招惹过来。

    为了以防万一,当进到病房后,陈立立即就关上门。

    这时候,诡眼使用者似乎已经度过了最疼的时候。

    他没再抽搐,身体颤抖着,用手撑地,试图站起身来。

    但陈立哪会给他这个机会。

    快速上前一步,狠狠一脚揣在他的腰眼上。

    “狗日的,爽不爽,攒劲不攒劲?”

    顿时,诡眼使用者疼得再一次叫出了声。

    沈太平赶紧拉住陈立,道:

    “先别打了,再打他,说不定等下又要把那玩意儿给招来。”

    陈立一想也是。

    又踢了那人一脚,这才勉强作罢。

    沈太平借着房门上的玻璃瞅了瞅走廊。

    确定诡婴没有出现,小声道:

    “怎么个情况,他怎么你了,让你发这么大火?”

    他目光在陈立和诡眼使用者身上来回转了几圈。

    突然,沈太平记起之前陈立在走廊的那句话。

    一下子他眼睛就直了,愣愣看向地上诡眼使用者,道:

    “该不会,这就是玩你的人吧?”

    “沈老头,你会不会说话,什么叫玩我的人。”

    对于沈太平措辞不准确,陈立十分腻歪。

    为了防止被误会,他当即就将刚才自己被诡眼使用者偷袭的事说了出来。

    或许说的时候又勾起了他刚才的恐惧。

    在说完事情后,陈立忍不住又是一脚踢了上去。

    不过这一次却是没有惨叫声响起。

    因为男纸人已经提前捂住了诡眼使用者的嘴巴。

    得知陈立居然差点栽在这人手里,沈太平眼睛一瞪。

    几步走到诡眼使用者身前,用力一脚揣在他的小腹上,揶揄道:

    “小伙砸,蛮厉害的嘛,做成了连慕紫泫都没能做成的事。”

    “我倒要看看你是哪位人才,说不得我帮忙推荐一下,你就能在缉灵组飞黄腾达了。”

    说着,沈太平一把捏住那人的脸颊,抬了起来。

    谁知,当他看清对方那张脸后,神情却是猛地一变。

    惊声道:

    “你不是缉灵组的人,你是地府的诡差!”

    听到这话,陈立快走几步来到沈太平旁边,疑惑道:

    “沈老头,你怎么知道他是地府的人?”

    在来静安医院之前,陈立就已经明确得知缉灵组的人已经进来了。

    刚才被袭击的时候,他也一直以为是缉灵组的人干的。

    没曾想,沈太平却说这人是地府的人。

    难不成,地府也派人进入到这起灵异事件之中了?

    沈太平抬手指了指诡眼使用者的脸,道:

    “因为只有地府的人才会在额头印上这玩意儿。”

    听到这话,陈立顺着看过去。

    就见诡眼使用者的额头上赫然烙印着一枚长宽不过三厘米,头生双角的黑色诡脸印记。

    这枚印记栩栩如生,仿佛真有一只诡待在那里似的。

    陈立只看了一眼,就深深记住了诡脸的样子。

    “地府每一个人的脑门上都有这东西。”

    沈太平继续道:

    “普通诡差是一枚,诡差领队是两枚,而无常和判官则是白色和绿色的诡脸。”

    “至于地府府主,因为常年带着一张诡脸面具,谁也没见过,不过有人猜测,他的额头上也有一枚。”

    听到这话,陈立沉默数秒。

    目光直直看向那名诡差,道:

    “地府一共来了多少人?”

    诡差呜咽几下,却是没能说出一个字。

    陈立一愣,反应过来他的嘴可是还被捂着。

    便示意男纸人放开他。

    男纸人依言照做。

    得到释放后,诡差直接跪倒在地,重重咳嗽起来。

    他双手撑在地上,装作狠狠喘气。

    可实际上,他还想偷偷运转诡眼,拉唯一没有攻击过的沈太平垫背。

    他就不信,这一群人全都能免疫他的诡眼红光。

    但谁知道,男纸人那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突然响起。

    一下子就戳破了他的意图。

    “别动歪心思,你的诡眼现在可用不了。”

    听到这话,诡差还兀自不信。

    他脸上显露出疯狂之色。

    猛地抬起头,看向沈太平。

    可让他绝望的是,本应该激射而出的红光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