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46章错位的楼层
    “麻烦?”

    陈立心头一紧,顺着男纸人的手看了过去。

    就见身前楼道口那堵墙上赫然标注着一个大大的“8F”字样。

    顿时,陈立全身一僵,紧紧抿着嘴唇。

    脑中嗡的一下响了起来。

    8楼?

    这怎么可能!

    刚才虽然走得很慢。

    可他明明感觉到只拐了一个拐角,上了不足四十层阶梯。

    怎么会一下子就从一楼到了八楼呢?

    中间的第二层到第七层到哪去了?

    这莫非就是那只诡的诡域能力吗?

    就在陈立惊疑不定的同时,沈太平也意识到他们现在的“麻烦”是什么。

    沈太平铁青着脸看了一眼那个“8F”。

    怀着最后的希望走到楼道口,推开门看了看。

    片刻后,他沉着脸走了回来。

    迎着陈立的目光,缓缓道:

    “的确是八楼。”

    刚才他看了一下,另一边的走廊上也有一个“8F”的字样。

    不仅如此,就连目力所及的几间病房上也有与8楼对应的房号。

    这绝对不是某人的恶作剧。

    听到沈太平的话,陈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无疑,这一定是这栋楼里的诡在作祟。

    否则,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们仅仅上了一层楼,就从一楼来到八楼。

    那再往上走,又会是多少楼呢?

    是十六楼?

    二十四楼?

    还是消失不见的二三四五六七楼?

    这样想着,陈立脑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

    他脸上闪过一丝急色,道:

    “快,下楼看看。”

    说完,他就迅速朝楼下跑去。

    男女纸人二话没说,紧随其后。

    沈太平生怕出什么事,也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两纸人一前一后,相距不过三米。

    当沈太平来到楼下的时候,就看见陈立正静静站在这一层楼的楼道门口。

    他慢慢走了过去。

    看了看墙上那个硕大的“12F”,沉默了一下,道:

    “没猜错的话,这就是这只诡的诡域能力,五楼咱们应该是没办法马上找到了,现在该怎么办?”

    陈立身体轻震。

    一下子就想起之前沈太平告诉过他,诡域的能力千奇百怪。

    进到诡域之中,即使出现再离奇的事,也是正常的。

    现在只是楼层错位,比起被厉诡掌控时间什么的,还算是幸运的了。

    这时候,他多少有些理解那个摔死的人。

    逃又逃不出去,周围还有一只随时可能出现的厉诡。

    还不如拼一把。

    成功了,逃出生天。

    失败了,大不了就是摔死。

    也好过在绝望中被诡杀死。

    见陈立没有说话,沈太平顿时急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发呆了?你倒是说说看,我们现在是继续找罗胖子,还是怎么办。”

    没办法快速去到五楼,

    之前制定的找到罗阳马上就撤的计划显然已经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拥有多年抓鬼经验的沈太平清楚知道,现在必须得确定下一步该怎么走。

    要不然,他们就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诡域中乱窜。

    这在诡域中,无疑是大忌。

    陈立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定了定神。

    转头看向沈太平,缓缓道:

    “继续找,就算是碰运气,我们也有一定几率去到五楼,等找到罗阳,再来考虑其他的。”

    沈太平想了想,觉得似乎也只有这条路走。

    现在楼层已经错乱。

    他们就算想溜也溜不掉。

    还不如继续去找罗阳。

    当即,两人一合计,就又朝楼上走去。

    仍旧是男纸人开路,女纸人断后,他俩走在中间。

    三十层阶梯很快就走过。

    这一次,他们来到九楼。

    发现不是罗阳表姐所在的五楼,两人二话没说,继续往楼上走。

    六楼…

    三楼…

    十八楼…

    ……

    不知道是两人的运气不好,还是厉诡知道他们的目的。

    他们陆陆续续一直走了数百层阶梯,仍旧没有找到五楼。

    这时候,沈太平已经累得气喘如牛,再也走不动了。

    站在二十一楼的楼道口前,沈太平一手杵在墙上,弯着腰,呼呼喘着大气。

    呼呼…

    呼呼…

    他一把拉住正准备继续往楼上走的陈立,有气无力道:

    “等…等我歇口气…再走。”

    陈立转头一看。

    发现沈太平已经累得直翻白眼,便停了下来。

    说实话,一口气爬十几层楼,他也有些吃力。

    终于可以休息一下,沈太平也不管地上脏不脏,背靠着墙坐了下去。

    陈立看了看,走到沈太平边上坐下。

    耗费体力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着。

    半晌,陈立叹了口气,幽幽道:

    “沈老头,你说罗阳还活着吗?”

    据罗阳爷爷说,罗阳昨晚就来医院了。

    距离现在起码有十个小时。

    十个小时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心里始终有些没底。

    沈太平此时也把气喘匀了,有了点精神。

    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道:

    “我看过那小胖子的面相,不是英年早逝的样子,放心,他肯定还活着。”

    听到这话,陈立挑了挑眉。

    “你还会看面相?”

    “稍有涉猎。”沈太平挺了挺胸,“干我们这行的,毕竟也不是随时都有生意,肯定会想着在其他地方找补找补。”

    陈立撇撇嘴:

    “这么说,看相还是你的副业?厉害啊,那你看看我是什么面相?”

    沈太平似乎真有看面相的本事。

    听到陈立的话,也不推辞。

    当即就将脸转过来,看向陈立。

    只是陈立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沈太平说话,顿时戏谑道:

    “沈大师,怎么不说话了,该不会是我的面相太过惊人,属于天机不可泄露的范畴吧?”

    沈太平摸了摸胡须,摇摇头,道:

    “那倒不是,只是你的脸太黑了,在这里看不清楚。”

    陈立顿时脸色一僵,不敢置信地看着沈太平。

    沈太平居然说他脸黑?

    他陈立可是白纸街上赫赫有名的玉面潘安。

    不说肤色有多白,但怎么也不可能和黑扯上关系吧。

    想来,一定是沈太平为了不让谎话被拆穿,故意找的借口。

    陈立脑中电光火石间生出这个念头。

    他冷笑着重重瞪了沈太平一眼。

    准备拿出手机,给他补补光。

    但就在这时,楼道上似乎有人也被沈太平这蹩脚的理由给引得发笑。

    突然就响起一阵清脆笑声。

    咯咯…

    咯咯…

    笑声不断在楼道回响。

    一时间,陈立和沈太平都是心头一紧,迅速站了起来。

    两人竖起耳朵仔细一听,这笑声竟像是婴儿发出的一样。

    清脆,稚嫩,却又带着一丝丝说不出的诡异。

    “难不成,这栋楼里的诡是一只诡婴不成?”

    陈立脑中出现这样一个念头。

    他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沈太平,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太平似乎看懂了,点点头,道:

    “应该没错。”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太平为了以防万一,用的声音极小。

    但不知怎么回事,这话刚一出口,还是不可避免出现了一些变化。

    楼道上婴儿的笑声骤然消失,仿佛从没出现过一样。

    陈立和沈太平相视一眼,快速戒备起来。

    就在下一秒,一直守在他们身前的男女纸人齐齐抬起头,往楼道上面看去。

    “老板小心,那只诡来了。”

    耳旁传来男纸人的声音,陈立心头一紧。

    紧绷起身体,抬起头看了过去。

    就见幽暗的楼道上,散发着幽绿色冷光的提示灯忽然闪烁了一下。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前面跑过一样。

    下一秒,一团比周围环境更为深邃的黑色雾气出现在那里。

    黑雾涌动。

    一只惨白的小手缓缓探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