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在前往静安医院的路上,一辆黑色越野车正快速行驶着。

    坐在驾驶位的是罗阳的老爹。

    陈立和沈太平还是坐在老位置上。

    只是,之前孟婆坐过的位置上已经换成男女纸人了。

    一路上,罗阳老爹不时会通过后视镜打量两具纸人。

    他不明白,沈太平和陈立不是去救他儿子的吗。

    怎么还带着两具纸人。

    难不成是如果发现罗阳不幸死了,当场给他做一场法事?

    车里另外两人完全不知道罗阳老爹此时的想法。

    他们俩正皱着眉头,看着窗外出神,似乎在想什么事情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陈立回过神来,揉了揉眉心,道:

    “沈老头,你再详细给我说说诡域的事。”

    听到这话,沈太平收回视线,转过头,道:

    “怎么,刚才不是胆子很大吗,现在知道怕了?”

    陈立眼睛一瞪,道:

    “谁怕了,我这是不打无准备的仗。‘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话你别说没听过。”

    “怕不怕只有你自己知道。”

    沈太平以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小声嘀咕了一句。

    再一次给陈立说起关于诡域的事。

    诡域,顾名思义,就是专属于厉诡的一种场域。

    这是极少数厉诡才能有拥有的能力。

    可能正是因为“物以稀为贵”,每一只拥有诡域的厉诡都是骇人听闻,能让绝大多数驭诡者胆寒的存在。

    其所属等级必然是S级或者纸人口中的第四等。

    是属于现今已经已知诡物中最厉害的存在。

    而不同厉诡拥有的诡域的能力也不尽相同。

    有的诡域,能让诡域主人拥有瞬间出现在触发杀人规则之人身后的能力。

    有的诡域,则能让诡域主人处于当前位置的不同空间。

    甚至还有的诡域,能让诡域主人获得掌控诡域内时间流速的能力。

    诡域能力不同,就意味着厉诡的杀人手段各不相同。

    往往驭诡者组织在发现一只拥有诡域的厉诡,想要将它收容,必然会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死个把人都能让他们庆幸好久。

    最严重的的一次,可是死了足足有半座城的人才将事件平定。

    咕咚…

    听到这里,陈立狠狠咽了一口口水,强自镇定道:

    “咱们和那些驭诡者可不一样,咱们有杀手锏,不会有事的。”

    沈太平自然知道陈立说的是纸人,撇撇嘴,没再说话。

    车子很快来到静安医院门口。

    此时,这所往日人满为患的医院再没有人进出。

    许多警察守在大门口,还拉上了警戒线阻止其他人进入。

    只是,可以不让别人进,但却无法不让别人看。

    静安医院门口里里外外围满了人。

    都伸长脖子,不停往医院里看。

    无论守在那里的警察怎么劝说,那些人都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

    陈立和沈太平下了车,让罗阳的父亲回去等消息。

    就一人扛着一具纸人,直直往医院走去。

    走了几步,沈太平猛然发现陈立手上居然还提着一个袋子,不禁疑惑道:

    “这又是什么东西?”

    陈立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纸人呶呶嘴。

    沈太平马上就明白过来包里装的是什么,便没再说什么。

    两人挤开里三圈外三圈围在门口的吃瓜群众,来到警戒线前,就要往里走。

    这时候,一个中年警察突然喝道:

    “你们干什么,没看见现在这里是管制区域吗,只能出,不能进。”

    陈立和沈太平相视一眼,进行了一下眼神交流。

    沈太平上前一步,故作神秘地道:

    “警官,我们是和雷凌雷队长一起的,他刚才已经先进去了,我们因为有事耽搁没赶上,现在…”

    “什么雷队长,我没听过。”

    那警官不等沈太平说完,不耐烦地摆摆手,就把沈太平往外推。

    沈太平顿时傻眼了。

    什么个情况,陈立不是说雷凌之前来邀请他们一起进去抓诡的吗。

    怎么现在报他的名字不管用了?

    难不成,姓雷的之前是骗人的,他并没有来?

    沈太平疑惑地向陈立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陈立自己也很懵,哪里会知道为什么。

    他眼珠子一转,走上前,道:

    “老哥,要不你去问问你们队长,他可能会知道雷凌的事。”

    听到这话之后,警察更加不耐烦。

    眉毛深深皱起,一边推着两人,一边没好气道:

    “我说你们一老一少胡闹也要有个度行不行,没看见现在是什么情况吗,还来添乱。”

    “你们真认识什么雷队长,就把他找来和我说,不然你们还是赶紧回家歇着去吧。”

    听到这话,陈立和沈太平顿时不干了。

    他们是来救人的。

    人没救到,哪能打道回府。

    当即,两人极有默契一齐使力。

    反而将中年警察推得直往后退。

    “你们干什么,再乱来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中年警察怒喝道。

    他鼓起全身的力气,想挡住两人。

    可无奈对方一个是年轻小伙子,一个是看似糟老头子的诡道传人。

    都有把子力气。

    他怎么可能拦得住。

    中年警察牟足了劲,脸都涨红了。

    仍旧被推得越过了警戒线。

    这时候,附近其他警察注意到这边发生的事。

    连忙跑了过来,将陈立和沈太平给拉住。

    中年警官这才得以解脱。

    “两位,你们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自己在干什么,怎么一点大局观都没有,还在胡闹?”

    一个长着一张国字脸的警察走了过来。

    来到被拉住的陈立和沈太平面前,一脸严肃地盯着两人。

    陈立撇撇嘴,道:

    “谁在胡闹,我们清楚得很里面是什么情况,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你以为我们愿意来趟这趟浑水啊!”

    听到这话,国字脸眉头微皱。

    若有所思地看了两人几眼,严肃道:

    “事出有因?我想听听是什么‘因’。”

    陈立看了看他的肩章,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道:

    “是雷凌让我们来的。”

    “雷凌!?”

    国字脸一愣,眉头不禁皱得更深了。

    他紧紧盯着陈立,道:

    “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陈立眉头一挑,道:

    “没什么关系,就是他出钱,我们出力,就这么简单。”

    听到这话,国字脸沉默下来。

    约莫十多秒后,他才凝重地道:

    “让他们进去。”

    拉住陈立和沈太平的警察顿时齐齐一怔。

    相视一眼,缓缓松开手。

    没人阻拦,陈立和沈太平当即就扛着纸人,迅速就朝医院跑去。

    “队长,放他们进去合适吗?”

    看着陈立和沈太平跑进医院,之前那个中年警察有些迟疑。

    国字脸微微摇头,苦涩道:

    “合不合适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中年警察一怔,没再说什么。

    另一边,进到医院的陈立和沈太平在纸人的提示下,也迅速找到了那栋闹诡的住院大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