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慕紫泫身上一共就容纳了两只厉诡。

    一只是对纸人无用,以心跳声为触发杀人规则的诡。

    另一只,则是控制男女纸人的诡。

    她好不容易用第二只诡将男女纸人制住。

    准备再接再厉,将陈立一网成擒,拿走斩骨刀。

    没想到,纸人居然不止三个。

    除了之前已经在照片里见过的孟婆和刚才的男女纸人。

    现在竟然又出现了两个。

    “难道这就是陈立隐藏的秘密吗?”

    一瞬间,慕紫泫脑中闪过一个念头。

    纸人出现一具两具没什么,哪怕出现三具也是能用某种诡道秘术解释得了的。

    但出一下子现五具,这其中隐藏的东西可就值得深思了。

    这一刻,陈立在慕紫泫心中的重要程度已经比斩骨刀还要高。

    慕紫泫敢肯定,如果她的猜测属实的话,只怕以后驭诡者世界的格局就要被改写了。

    就在慕紫泫在为两具新出现的纸人震惊的时候,那两具旗袍纸人动了。

    她们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男女纸人。

    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径直就朝慕紫泫走去。

    觉察到眼前的变化,回过神的慕紫泫不禁脸色一变,快速退后几步。

    迅速调整动作姿势,准备故技重施。

    像制住男女纸人一样,将旗袍纸人也给制住。

    怎料两具纸人的动作奇快。

    还没等慕紫泫把姿势摆好,纸人就来到她面前。

    探出手,一左一右抓住她的胳膊。

    用力一拧,就将她压跪在地上。

    可慕紫泫怎么说也是堂堂缉灵组东南区负责人。

    除了身负两只厉诡之外,身手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厉害。

    三两个大汉无法近身的那种。

    她银牙紧咬,忍着剧痛,将腿猛地一缩,蹬在地上。

    借着这股力道,腰上瞬间发力。

    整个人快速翻了一圈。

    身体带来的强大扭力顿时让她从两具纸人的压制下挣脱开来。

    见到手的鸭子飞了,旗袍纸人哪能甘心。

    想趁慕紫泫没站稳之际,重新将她拿下。

    可慕紫泫早已算到这一点。

    挣脱压制后,她没有试着站起身。

    而是顺势往前一扑。

    一个懒驴打滚,远离两具纸人。

    等到她重新稳住重心的时候,已经来到大门边上。

    二话没说,猛地拉开大门,头也不回就向外窜去。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竟让两具纸人一时间无所适从。

    等到她们追到门边往外看的时候,慕紫泫已经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这时,店铺中响起了陈立的声音。

    “沈老头,你这大侄女功夫不错嘛,挺能折腾的啊。”

    就见刚才还不知所踪的陈立已经和沈太平从后屋走了出来。

    来到门边,沈太平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街道。

    斜眼看向陈立,道:

    “她要是不能折腾,也坐不上东南区负责人这个位置了。”

    陈立嘿嘿一笑,没再说话。

    虽然没有抓到慕紫泫。

    可堂堂缉灵组一个区域的负责人,A级驭诡者,居然被四具纸人轻而易举就赶跑了。

    对于这个结果,陈立还是极为满意的。

    关上门,两人回到店内。

    打开灯,不知从哪里找了两把椅子出来,坐在方桌旁。

    陈立上下看了看仍旧无法行动的男女纸人。

    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沈太平道:

    “你刚才看清你那大侄女第二只诡是什么了吗?”

    就和慕紫泫猜测的一样,她今晚会来,的确是在陈立和沈太平的预料之中。

    大门没关,店内摆放方桌灵位还有香炉也是陈立故意为之。

    至于纸人,更是一早就待在房梁上。

    而在店铺的某个角落,还有安装好的监控监听设备。

    从慕紫泫进来之后,她的一举一动就被陈立和沈太平悉数得知。

    沈太平翻了个白眼,道:

    “这么黑,你能看清吗?”

    陈立一想也是。

    刚才监控画面里的东西,既然他都没看清。

    沈太平一个糟老头子,老眼昏花,怎么可能会看见。

    不禁有些遗憾。

    难得能了解一下A级驭诡者是什么实力,也因为光线问题无从得知。

    就在这时,男女纸人从控制中挣脱出来。

    男纸人道:

    “老板,我知道那只诡是什么。”

    听到这话,陈立眉头一挑,转过脸看向他。

    “说说看。”

    “是影子!”男纸人道,“刚才我看见了,只要那人的影子和我们的动作一致,我们就会被那只诡控制。”

    听到这话,陈立心头一紧。

    拥有这只诡,岂不是意味着只要慕紫泫在能看见他的地方。

    哪怕隔着十万八千里,只要愿意,就能随时取走他的小命。

    真被她盯上,只怕会寝食难安。

    不过,当陈立想起自己有寿衣护身后,又放下心来。

    沈太平似乎也想到了这一茬,抖了抖胡子,道:

    “幸好咱们有寿衣,只要咱们不脱,那个小丫头片子就拿咱们没办法。”

    陈立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这时,男纸人却突然道:

    “老板,我觉得你们现在还是换一件寿衣为好。”

    陈立不解。

    可还没等他说话,沈太平就抢先道:

    “为什么?”

    男纸人没有理他,还是静静地望着陈立。

    陈立皱眉沉思。

    蓦然,他响起刚才在听到监控里传来咚咚的心跳声的时候,自己似乎有一瞬间的心悸。

    “难道说就是那时候…”

    他脑中上过一个念头,连忙扒开自己的外套,低头一看。

    就见穿在里面的寿衣马褂不知何时已经碎裂开来。

    ……

    数个小时之后,天已然大亮。

    白纸街上众多商家已经陆陆续续开门营业。

    只有洗尘阁还是大门紧闭,一副已经倒闭的样子。

    此时,折腾一夜的陈立和沈太平正在睡梦之中。

    突然,一阵敲门声从前店传来。

    咚咚咚…

    声音很是急促,似乎敲门的人有什么非常紧急的事。

    陈立睡得正香,被这声音吵醒。

    心头莫名感觉烦躁。

    他小声骂了一句。

    扯过被子盖住脑袋,准备装着店里没人。

    不管敲门声,继续睡。

    谁知敲门的人似乎知道他在里面一样,还在使劲敲着门。

    敲门声一直持续着。

    数分钟后,无法入睡的陈立实在忍无可忍了。

    怀着满腔怒火,穿好衣服,怒气冲冲朝大门走去。

    他发誓,今天如果不给这个让敲门的人一点颜色看看,他就把名字倒过来念。

    似乎他命中注定要改一个名字。

    当他打开门之后,那股怒火却怎么也无法倾泻出去。

    因为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罗阳的父母还有爷爷。

    之前在四合院的时候,陈立见过他们一面,还有些印象。

    这会见他们一脸焦急的神色,他也忘了之前的誓言,心头疑惑丛生。

    门外,罗阳的爷爷见到久敲不开的门终于开了。

    满是皱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希冀之色。

    谁知,开门的人虽然有些眼熟,却不是他脑中的那个人。

    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失望。

    “请问,沈太平大师是住在这里吗?”

    罗阳爷爷一边询问,一边伸长脖子往店里看。

    “找沈老头的?”

    陈立一愣,正要开口说话。

    就听见沈太平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

    “谁找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