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神秘复苏之我糊的纸人能抓诡 > 章节目录 第39章沈叔叔,好久不见!

第39章沈叔叔,好久不见!

    几日后。

    好几天都没现身的罗阳来到洗尘阁。

    他脸上带着喜色,似乎有什么高兴的事。

    刚一进门,就发现陈立和沈太平正坐在店内忙活着,身上还穿着一件纸做的马褂。

    看上去有些不太正常。

    他愣愣站在原地,上下打量两人好久,才迟疑着道:

    “大佬,老沈,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正忙活着的两人听到声音,抬头一看,才发现是罗阳来了。

    看见罗阳,陈立眼睛一亮,招了招手:

    “你先别问,快过来搭把手。”

    “哦。”

    罗阳满头雾水走了过去。

    “小胖子,东西拿着,跟我学着点。”

    见罗阳走来,沈太平将身旁那高高的一摞纸分了一大半给他。

    而后,在剩下的纸里取了一张,对折几次,用剪刀咔嚓剪了几刀。

    等到再把纸打开时,已经呈现出衣服模样的雏形了。

    这时候,罗阳才明白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同时也反应过来,他们身上的马褂恐怕就是成品了。

    “你们这是在做寿衣?”

    “答对了,可惜没奖。”

    陈立头也没抬,快速将一件半成品寿衣加工完毕,放在一边。

    罗阳顺着看去,就见边上已经放着几摞的寿衣了。

    他脸上顿时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却迟迟没有动手。

    陈立抬头看他。

    发现他目光一直在自己和沈太平身上逡巡。

    猜到他在想什么,便让沈太平给他解释解释。

    沈太平也不含糊,马上就把寿衣的功效说了出来。

    数分钟后。

    当罗阳得知寿衣居然能挡住厉诡地侵蚀和袭杀,狂喜之色溢于言表。

    要知道,在阎罗殿里,陈立有众多纸人,是属于顶梁柱般的存在。

    沈太平虽然抓诡能力一般,可胜在经验丰富,当一个狗头军师绰绰有余。

    只有他是普通人一个,屁用没有。

    抓诡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一个普通人不仅帮不上什么忙,还容易成为别人的拖累。

    怎么看都是一个拖油瓶。

    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什么陈、沈两人会让他也加入进来。

    可既然进到这个组织,那至少要做到不拖后腿吧。

    这件事在涌泉镇事件结束后,就成为他的心病。

    他最近这几天也一直在思考自己在组织里是什么定位。

    现在有了这寿衣,他终于确定了自己的位置——一个不会拖后腿的后勤人员!

    他当即就充满干劲,加入到寿衣制作的队伍之中。

    剪了几件寿衣半成品后,罗阳忽然意识到一件事。

    他是普通人,他老爹老妈还有爷爷同样是普通人。

    这么好的东西,不给他们准备一件,简直是大不孝。

    他偷偷瞟了一眼陈立,试探着道:

    “大佬,咱们就仨人,做这么多,也穿不过来啊,是不是把这东西也纳入到咱们的‘业务范围’之内,拓展一下业务?”

    陈立手中一停,望了过去。

    正要开口之际,罗阳已经满脸堆笑,接着道:

    “大佬,我是这么想的,如果咱们真要开展这项业务,是不是先考虑一下内部人员?”

    陈立一怔,已经来到喉咙的话又被咽了回去。

    眼中闪动着古怪的神色,道:

    “你该不是想把这东西拿给你家里人用吧?”

    罗阳抿了抿嘴唇,小心地道:

    “不是直接拿,我买...可以吗?”

    现在这个世界太过疯狂,谁知道妖魔诡怪什么时候会出现。

    有了这东西,就多了几分保险,也是有备无患嘛。

    陈立表情愈发古怪。

    他强行憋住笑意,一本正经道:

    “可以,当然可以,都是自己人,也别说给买了,你先拿十件回去,不够再来拿。”

    “不用了,家里现在就我爷爷和爸妈,三件就行。”

    罗阳满脸感激,连连摆摆手。

    已经经历过两次灵异事件,他哪能不知道。

    一件能防住厉诡的寿衣,可不比什么阿尼玛、奈尔香便宜。

    一次拿十件,可是有些太不要脸了。

    “三件哪够啊?”

    沈太平板着脸,从做好的那一摞寿衣里抽了十件硬塞到罗阳手里。

    “刚才我忘了说,这东西虽然能挡住厉诡,但也是有限制的,用不了几次就会坏掉,你多拿几件备着,准错不了。”

    罗阳看着手里的寿衣。

    又看了看满脸“就这么定了”表情的两人。

    一时间感动得无以复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半晌,他才眼睛红红地道:

    “谢谢。”

    陈立将脸一板,严肃道:

    “都是自己人,说什么谢,你还是赶紧把东西拿回去,完了早点回来,咱们接着做。”

    罗阳重重点了点头,转身往门外走去。

    走到门边,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道:

    “对了,大佬,其实如果不影响使用的话,可以把寿衣穿在衣服里面,这样就不会太过扎眼。”

    陈立一愣,下意识低下头看了看。

    罗阳说的还真没错,就这么穿着,的确有些另类。

    走在大街上,指不定就会被当做精神病医院外逃人员。

    他抬起头,想表扬罗阳两句。

    却发现罗阳已经走了,不禁叹了口气。

    “怎么,不会是良心发现,对罗胖子产生愧疚感了吧?”

    沈太平的声音幽幽响起。

    陈立侧头看他,撇撇嘴,道:

    “嘁…怎么可能,我只是在感叹,他也不笨啊,怎么会想到把那东西拿回去备用,就不怕他爹把他腿打断吗?”

    沈太平坏笑道:

    “那谁知道,我们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祈祷了。”

    “也是。”陈立奸笑道。

    ......

    几个小时以后。

    当罗阳再次来到洗尘阁,他的脸颊比之之前胖了一圈,红红的。

    腿脚也不利索,走路一瘸一拐。

    看到这一幕,陈立和沈太平相视一眼,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罗阳走进门听到笑声,哪还能不知道,他有现在这种结局,那两人估计早就猜到了。

    不禁忿忿道:

    “你们就是故意的。”

    陈立一摊手,无辜道:

    “这怎么能怪我们,你难道没和他们解释吗?”

    “解释什么,我来得及吗我。”

    罗阳一瘸一拐走到两人身边坐下,满脸委屈:

    “我回去把东西拿出来让他们穿上,刚要告诉这东西的用途,我爹就一巴掌把我干蒙了,跟着我爷爷和我妈也加入进来。”

    “等我有机会解释的时候,已经成这个样子了。”

    听到这话,陈立和沈太平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就在这时,一道甜甜的女声忽然响起。

    “什么事这么好笑,能说给我听听吗?”

    店内笑声猛然一收。

    三人循声看去。

    就见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穿着紫色卫衣的女人已经走了进来。

    陈立上下打量她几眼,道:

    “小妹妹,白女票的笑话可不好笑。”

    女人扫了陈立一眼,没有说话。

    她又看向沈太平,笑脸盈盈,道:

    “沈叔叔,好久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