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纸人是一切诡物的克星。

    这话是纸人自己说的。

    这一点也在四合院事件和涌泉镇事件上也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即使是杨友德那样的厉诡也被孟婆成功给拿下了。

    陈立没有想到,沈太平现在居然说能克制一切诡物的纸人,居然无法保住他们。

    这可真是一个冷笑话。

    “沈老头,你确定你没有说错,地府真的能突破纸人重重防御,干掉我们?”

    陈立失笑着摆摆手。

    沈太平凝重地看着他,失望道:

    “你还是没有相信我的话。”

    陈立嗫嚅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

    却听见沈太平叹了口气,继续道:

    “陈立,经历了涌泉镇事件后,你还不懂吗,地府的人想干掉我们,不一定非得到咱们面前。”

    “只要合理运用厉诡的能力,即使他们在千里之外,也能杀死我们的。”

    听到这话,陈立脑中嗡的一下,涌现出黑红色光雾化作斩骨刀当头劈下的画面。

    眼睛惧色一闪而逝,一股凉意顺着脊背直冲脑门。

    沈太平说得不错,厉诡的能力谁也说不清楚。

    既然杨友德用诡刀远远一劈就能将人一刀两断。

    存在能杀人于千里之外的厉诡也是有可能的。

    顿时,陈立一激灵,脸色难看地道:

    “这么说,我们只有等死不成?”

    沈太平摇摇头:

    “也不一定,你难道忘了,厉诡杀人需要遵从杀人规则。”

    “地府的人想杀我们,也是同样的道理。”

    “只要我们不出洗尘阁,不将这个破绽卖给他们,就不会有事的。”

    听到这话,陈立稍微安心一点。

    但随即心头升起熊熊怒火。

    他陈立活了这二十多年,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凭什么现在要这么谨小慎微地活着。

    凭什么地府的人因为他能糊纸人就要找他麻烦。

    凭什么!

    强烈的怨念在陈立心头涌现。

    他死死攥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沈太平见他这样,微微叹了口气,宽慰道:

    “其实,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说不定地府的人不会做到这一步,也说不定他们根本不会知道纸人的事。”

    陈立阴沉着脸,深吸一口气,冷冷道:

    “事情既然已经传了出去,你觉得他们会不知道吗?”

    “而且你自己都说了,地府的人是一群冷血的疯子。”

    “他们知道纸人的事,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那你想怎么办?”沈太平无力道。

    刚才他说地府不会来的那些话,只是为了安慰陈立,让他不至于太过紧张。

    其实沈太平也知道,这种事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地府只要知道有纸人存在,就一定会来。

    而且一定会带走陈立和所有的纸人。

    陈立垂下头,沉默良久,缓缓道:

    “老沈,你知道地府的具体位置吗?”

    沈太平一愣。

    地府的位置?

    陈立问这干什么?

    突然,他脑中电光火石间闪过一个念头,惊声道:

    “不行!”

    陈立抬起头,直直看向沈太平。

    嘴角一咧,露出一个森然的笑容,道:

    “为什么不行,他们既然都准备动我了,为什么我不能主动杀上门去?”

    “不就是一个地府吗,我就不信,我阎罗殿的纸人会比他们弱!”

    听到这话,沈太平彻底呆住了。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陈立准备主动出击。

    要知道,地府可是全世界明面上唯一一个拥有两名S级驭诡者的组织。

    下属A级、B级驭诡者更是不少。

    实力不可谓不强。

    只是,和能无休止糊出纸人的陈立相比,地府还是要差上一筹。

    别的不说,单就是陈立使用人海战术,就能拖到地府的驭诡者全员厉诡复苏。

    这也就意味着,只要陈立积蓄够一定数量的纸人,最终的胜利必然是属于他的。

    一想到纸人并起,排山倒海杀向地府的画面。

    沈太平的心脏就如同被人用力攥住,无法继续跳动。

    “不行,我决不允许你这么做!”

    他面色苍白,话里却带着决绝之意。

    陈立没有说话,只是阴沉着脸看着他。

    沈太平知道陈立是在等他解释,便道:

    “陈立,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么做了,会有什么后果?”

    “什么样的后果?”

    陈立一愣,眉头渐渐皱起。

    见陈立并没有疯狂到听不进去话,沈太平趁胜追击:

    “陈立,我知道真要打起来,地府肯定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你想过没有,这场战斗会波及到多少无辜的人。”

    “又有多少厉诡会在这场战斗中复苏。”

    “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摇摇欲坠,全靠驭诡者组织在苦苦支撑。”

    “地府的人是冷血的疯子,我也很想他们全都去死。”

    “但如果这需要付出成千上万的生命作为代价,我作为诡道传人,第一个就不会答应。”

    陈立的眉头皱得愈发深。

    沉默良久,沙哑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

    “他们不死,我就得死,我没有你那么高尚的情操,能为其他人不顾自己的生命。”

    “我只能答应你,在他们动手前,我不会先动手。”

    沈太平脸色一急,还想再劝陈立。

    陈立一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我觉得这个问题我们没必要再讨论了,就这样吧。”

    说着,陈立就朝后屋缓缓走去。

    就在这时,那具融合了一条诡物手臂的男纸人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

    “老板,其实你没必要担心这老头说的事情。”

    陈立脚下一顿,看了过去。

    “什么意思?”

    男纸人瞥了一眼同样疑惑的沈太平,继续道:

    “老板,刚才这老头不是说那什么地府可能会用厉诡在很远的地方对你发动袭杀吗?”

    “我想,这个问题对你来说,简直不算是事。”

    说着,他指了指挂在墙壁上的某一件东西。

    “只要老板你穿上那东西,无论是什么样的诡,都无法对你造成伤害。”

    听到这话,两人同时看了过去。

    就见那是一件深蓝色,马褂一样的寿衣。

    “这东西能挡得住厉诡?”沈太平不敢置信道。

    陈立也是半信半疑。

    男纸人走到墙边,将寿衣取下。

    拍了怕上面的灰尘,递给陈立。

    “老板,请不要忘了,这东西也是你亲手做出来的。”

    陈立接过寿衣,瞬间反应过来男纸人是什么意思。

    对啊,既然他糊出的纸人能抓诡。

    同样是他制作的寿衣,有这种能力不是很正常的吗?

    有了这寿衣,岂不是等同于上了一个免疫BUFF。

    再无惧于诡物了?

    当即,陈立狂喜,如获至宝,将寿衣紧紧攥在手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