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近海市。

    白纸街。

    洗尘阁。

    陈立将门关上之后,没有回房睡午觉。

    而是蹲在纸人陈列架前,呆呆地看着孟婆。

    或者说是孟婆手上那把锈迹斑斑,沾着点点血迹的斩骨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初在涌泉镇,孟婆将杨友德融合之后。

    原本光亮如镜的刀面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

    黑红色的光雾也同时消失不见。

    妖异恐怖的诡刀一下子就变成一把肉铺里最为寻常的斩骨刀。

    如果不是亲眼见识过这把刀的凶威。

    可能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把普普通通的斩骨刀,居然会是一把饱尝了多人鲜血的诡刀。

    “这玩意儿真值那么多钱吗?”陈立喃喃道。

    他站起身,想尝试能不能把刀从孟婆手里拔出来。

    就在这时,一道散漫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你不会真想把这把刀卖给他们吧?”

    陈立一哆嗦,快速把手收了回去。

    转过头一看,居然是沈太平。

    没好气翻了个白眼,道:

    “沈老头,你什么时候来的?”

    沈太平耸耸肩,将视线从陈立脸上转移到斩骨刀上。

    “一公斤黄金而已,你不会是被姓雷的开的价给唬住了吧,居然愿意把这玩意儿卖给他们?”

    陈立瞥他一眼,撇撇嘴,道:

    “怎么,不行吗?”

    要知道,那可是一公斤黄金,换成现金,那至少得有六位数。

    不仅可以解决现在的燃眉之急。

    就连明年一切吃穿用度都足够了。

    沈太平不屑地勾起嘴角:

    “我看你就是被那一公斤黄金给迷了眼,别看你小子平时鬼精鬼精的,怎么一到这钱上就犯糊涂呢?”

    “你觉得,他们愿意拿这么些黄金来换,会不会是吃亏的那一方?”

    陈立猛地反应过来。

    对啊,既然缉灵组愿意拿这么多钱换这把刀,那不就摆明了这把刀的价值很高。

    至于有多高,他不清楚。

    反正他现在明白,至少一公斤黄金不足以买到这刀。

    如果就这么卖给他们,那他真是亏大发了。

    想通了这一点,陈立心头那种错失了一个亿的感觉瞬间荡然无存。

    长长舒了口气。

    看来,沈老头这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嘛。

    他抬起头,刚想称赞沈太平几句。

    却突然瞧见沈太平眼中闪动着类似“我是不是很聪明”的神色。

    当即,陈立将已经来到喉咙的话给咽了回去,冷笑一声,道:

    “我想你可能搞错了,他们可能会小赚,但我永远不会吃亏。”

    “这刀留在我手里,我又不能用,与其留着这么一把不能用只能看的东西,还不如换成钱,还能让我改善一下生活。”

    “这就叫作各取所需,沈老头,这个道理你该不会不明白吧?”

    沈太平顿时语塞。

    半晌,幽幽地说道:

    “谁说你不能用了?。”

    陈立斜眼看他,不耐烦道:

    “这事你已经说过了,普通人能用,就是会被侵蚀,你觉得我会冒着这种风险去用这东西吗?”

    沈太平心虚地垂下头,小声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挡住侵蚀的。”

    听到这话,陈立先是一喜,而后眉头一竖,怒目而视:

    “好你个沈老梆子,这种事你都敢藏着掖着,真是反了你了!说,你是不是准备趁哪天我没注意,拿刀跑路!”

    沈太平赶紧摆手,赔笑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你想得太多了。”

    “那这事你怎么说?”

    沈太平眼珠子一转,讪讪道:

    “这个嘛...我年纪大了,有些事难免会忘了,你总不能指望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什么都记得吧。”

    陈立凝视他数秒,重重一哼,道:

    “记性不好就多吃点脑白金补补脑,那东西对你来说又不贵。”

    说真的,他倒也不怕沈太平真把刀拿了跑路。

    毕竟有纸人们在,刀不刀的真没那么重要。

    而且山水有相逢,他就不信就沈太平能躲他一辈子。

    见这一页就这么翻过,沈太平偷偷抹了一把冷汗。

    也不用陈立提醒,马上就把如何避免侵蚀的方法说了出来。

    “你是说,黄金能隔绝一切诡物侵蚀!?”

    陈立听完沈太平的办法,顿时叫了出来。

    “也不能说是一切诡物吧,只是现阶段已经发现的诡物无法影响到被黄金覆盖包裹的生物。”

    对于这方面的事,沈太平还是颇为严谨的,没有一概而论。

    陈立满不在乎地摆摆手,眼中泛着精光,道:

    “这么说,只要我有一只黄金做成的手套,就能随意使用这把刀了?”

    沈太平点头:

    “理论上是这样的。”

    “理论?”陈立一愣,很是不解。

    沈太平轻咳一声,提醒道:

    “黄金的延展性虽然好,但是要想做出一只不容易损坏的手套,不是那么容易的,要耗费的黄金可是不少。”

    顿时,陈立明白过来沈太平是什么意思——他们没钱!

    兴奋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

    脑中幻想出的种种灰飞烟灭。

    看样子,这把刀暂时还是和他无缘。

    就在这时,沈太平又道:

    “对了,还有件事我要提醒你,既然缉灵组已经知道刀在你手里了,想必纸人的事也已经暴露出去。”

    “缉灵组的人还好说,应该不会乱来。”

    “但如果这事被地府知道了,我想,你肯定会有麻烦的。”

    听到这话,陈立眉毛一挑。

    虽然沈太平没有明说会有什么麻烦。

    但从之前他评价地府的那句话也能感觉得到,这个麻烦估计不会太小。

    沉默了一下,陈立斜眼看向沈太平,道:

    “我有麻烦,你觉得你能跑得掉?”

    沈太平一怔,讪笑道:

    “我也没说我能脱得了干系,我的意思是,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赚钱,而是想办法怎么解决即将到来的麻烦。”

    沈太平没有临阵脱逃的意思,陈立满意地点点头。

    说实话,对于地府来找麻烦,他倒是不甚在意。

    毕竟他现在是在洗尘阁内。

    这可是他的大本营,纸人全都在这里。

    地府不来便罢,来了指不定谁找谁麻烦。

    而且,孟婆现在正处于高速提升实力的阶段。

    等她提升完毕苏醒过来,说不得连S级驭诡者都不会是她的对手。

    毕竟,S级驭诡者靠得也是诡物的能力。

    而纸人,则是一切诡物的克星。

    一个孟婆,就足以让地府头疼了,怎么可能还有功夫找他麻烦。

    见陈立这副样子,沈太平意识到他可能没有引起重视,急道:

    “陈立,我说你不会以为有纸人在身边,就能高枕无忧了吧?”

    陈立诧异道:

    “难道不是吗?”

    沈太平神情一下子凝重起来:

    “如果你一直是这种心态的话,我觉得你可以趁早为我们准备好三副棺材。”

    “你什么意思?”

    沈太平的话让陈立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似乎情况很可能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当即,他收起轻视之心,变得慎重起来。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陈立能这么快转变心态,沈太平也舒了一口气。

    其实,他和地府的人有过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当初死乞白赖住进洗尘阁,也有为自己找一个安身立命地方的意思。

    如果陈立继续轻视对手,搞不好安身立命的地方就会变成葬身之地。

    真要是这样,就和他当初的想法背道而驰。

    说不得他马上就会卷铺盖跑路。

    种种想法在沈太平脑中一闪而过,就听他沉声道:

    “我的意思很简单,地府真想干掉我们,纸人一点用都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