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慕紫泫和眼镜男齐齐身体一僵。

    似乎颇为忌惮。

    两人相视一眼,极有默契同时收起诡物,沉默不语。

    可说话那人似乎不准备就这么轻易放过两人,继续冷声道:

    “怎么,你们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压制住了体内的诡物,可以肆无忌惮使用诡的能力了?”

    “是不是觉得现在天老大,地老二,自己老三,再没人能治得了你们了?”

    “嗯?是不是,回答我!”

    两人没有说话,各自将头转到一边,装着没有听到。

    “嗬,现在知道装哑巴了,刚才的劲儿哪去了?”

    那人冷冷看了两人一眼,再次拍了怕桌子。

    砰…

    “慕紫泫,你刚才不是很能说吗,来,现在你回答我,你是不是觉得那些诡物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随随便便就能解决掉?”

    被点到名字的慕紫泫身体微微一颤,还是没有说话。

    这时候,那人又朝眼镜男发难。

    “周大牛,你呢,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周大牛抖了抖。

    准备像慕紫泫一样,继续装傻。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脖子发出咔咔声,脑袋缓缓转了过去。

    “妈的,这老梆子玩真的?”

    迎着说话那人阴厉的目光,周大牛逐渐心虚起来。

    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

    呼…

    呼…

    感觉到呼吸越来越困难,周大牛彻底慌了。

    对于那人,他可是相当了解。

    那人可是个狠角色。

    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死在他手中的驭诡者就更多了。

    他可不会因为害怕杀了驭诡者导致诡物复苏就心慈手软。

    这一刻,周大牛非常后悔。

    早知道会这样,刚才就该服个软。

    反正认错这种事情,以前经常干,轻车熟路。

    也就不会闹成现在这样子。

    渐渐的,周大牛的脑袋越来越昏沉。

    眼前已经出现重影。

    精神麻痹,感觉迟钝,各种感知器官已经处于半休眠状态。

    眼看周大牛马上就要陷入昏迷。

    操控他的那种诡异力量却骤然消失。

    一道重重的冷哼声在他耳边响起。

    “哼!”

    周大牛顿时一激灵,从那种半昏迷状态恢复过来。

    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这时候,那人又说话了:

    “这次只是一个警告,希望你下次随意使用诡物能力的时候不要让我发现,否则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了。”

    “慕紫泫,你也一样!”

    周大牛连连点头称是。

    慕紫泫也没再装没听见,嘟囔道:

    “知道了,爷爷。”

    那人点点头,这才罢休。

    “好了,继续开会吧,刚才说到哪里了?”

    慕紫泫撇撇嘴,道:

    “说到我怀疑陈立不像表面表现的那么简单。”

    “说说原因?”

    “原因很简单,纸人!”

    “纸人?”

    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阵疑惑声。

    慕紫泫扫视全场,按动一下身前的电脑。

    投影幕上画面一闪,出现一个穿着JK服饰的马尾女孩。

    正是孟婆。

    “如果我告诉你们,这是一具纸人,不知道你们作何感想。”

    看着投影幕上,照片中几乎和真人一模一样的孟婆。

    会议室里除了极少数人外,全都满脸诧异。

    似乎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慕紫泫并没有意外。

    她轻轻笑了笑,摆弄一下手机,道:

    “说真的,我最开始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和你们一样,也觉得不可能。”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并不会因为我们觉得不可能就不是真的。”

    说话间,会议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除了慕紫泫之外,会议室内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要知道,这可是缉灵组的高层会议。

    没有得到允许,绝对没有人敢进来的。

    上一个敢闯会的人,现在已经凉得透透的了。

    开门之后,来人似乎也没想到会议室里有这么多人。

    还全是高层。

    他身体一僵,呆滞地站在门口。

    直到慕紫泫不耐烦地叫了他几声,他才战战兢兢走了进去。

    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站到慕紫泫身后。

    “他是涌泉镇灵异事件处理人员之一,关于纸人的事,他最清楚,现在就由他告诉你们纸人是真是假。”

    慕紫泫轻飘飘扔出一句话。

    回过头,投给来人一个“请开始你的表演”的眼神。

    来人如同鹌鹑一样,抖了抖,眼中满是哀求。

    可这时,慕紫泫已经转过头去了。

    没办法,来人只有硬着头皮将涌泉镇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听完之后,周大牛的眉头已经皱得几乎能夹死一只蚊子了。

    指着投影幕上的孟婆,道:

    “那个谁,你确定她真的是一具纸人?”

    来人抬头看了看,弱弱道:

    “我确定。”

    “你凭什么确定?”

    周大牛站了起来,压迫地看着那人。

    那人悄悄后退一步,道:

    “因为我亲眼看到她的手是被人用纸糊出来的。”

    听到这话,周大牛蓦然一惊:

    “什么意思?”

    当即,那人又把陈立给孟婆接手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等他说完以后,周大牛没再说什么,低头沉思。

    其他人几乎也是同样的动作。

    慕紫泫看了看他们,道:

    “现在,你们能相信我说的了么?”

    没有人说话。

    不过慕紫泫已经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意思,嘴角不禁微微勾起。

    “这个陈立既然能糊出能抓诡的纸人,那就表示即使他不是诡道传人,那也是拥有特殊诡物能力的驭诡者,反正不可能像资料上表现的那么简单。”

    “我有理由相信,在他身上,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那把诡刀不是在他手上吗?那么我们何不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他一下,看看能不能将这个秘密套出来。”

    诡刀是缉灵组必然要回收的东西。

    这关系到缉灵组里某一位成员是否能压制体内诡物复苏。

    现在突然发现陈立不对劲,慕紫泫那颗爱搞事的好奇心不禁又犯了。

    会议室里的众人相互看了看。

    包括周大牛在内,所有人都没有反对。

    在缉灵组里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没有反对就是表示支持。

    看到这一幕,慕紫泫顿时露出一个的笑容。

    “陈立是吗,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秘密。”

    会议结束,会议室里的人纷纷离去。

    慕紫泫也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周大牛走了过来。

    慕紫泫挑了挑眉,停下动作,挑衅道:

    “怎么,还不服气?”

    周大牛面沉似水,淡淡道:

    “慕老还没走远,我不想和你闹。”

    慕紫泫下意识看了看门外,撇撇嘴:

    “没意思。”

    说着,她又继续收拾东西。

    但直到她把东西收拾完毕,周大牛也没有离开。

    她没好气道:

    “不打架,你还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周大牛扶了扶镜框:

    “你刚才说的莎士比亚是谁,我想找他‘谈谈’关于那句话的事。”

    慕紫泫顿时一愣。

    就像看外星人一样直直地盯着周大牛看了好久,才捧腹大笑道:

    “说你是蠢货还真没说错,连莎士比亚是谁都不知道,你这副眼镜真的白戴了。”

    “你还想找他‘谈谈’?我觉得,你恐怕没有这个机会了,人家已经死了几百年了。”

    “而且,忘了告诉你,那句话也不是他说的,是我编的。”

    “哈哈哈…”

    听到这话,周大牛脸色立马变得铁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