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难道这是有生意上门了?”

    陈立竖起耳朵,确认自己没有听错,瞬间睡意全无。

    带着喜意,他快速来到前店,将门打开。

    只是,当他看清门外那几人的长相后,笑容就凝滞在脸上。

    “陈立,咱们又见面了。”

    那人见门已经打开,便收回了准备敲门的手。

    原来,这几人不是别人,正是和陈立有过一面之缘的雷凌等人。

    看着陈立的表情迅速垮了下来,雷凌并没有在意。

    淡淡打了个招呼后,就探头看向店里。

    似乎在寻找什么一样。

    陈立眉头微皱,上前一步,挡住他的视线。

    雷凌愣了一下,似笑非笑地道:

    “怎么,不欢迎我们?”

    陈立肯定地点点头:

    “当然。”

    他和缉灵组的人没打过什么交道,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关系。

    硬要说有关系的话,那也是敌对关系。

    毕竟在涌泉镇的时候,沈太平和孟婆可是坑死过一个缉灵组的人。

    他不相信,雷凌上门会有好事。

    被陈立这么硬生生顶回来,雷凌脸色微微一僵。

    耸耸肩,装着没所谓地道:

    “既然不欢迎那就算了,我还是说正事吧,其实,这次我来是想问你借一件东西。”

    陈立眨巴两下眼睛。

    话也没说,转过头,就准备关门。

    雷凌眼疾手快,赶紧把门撑住。

    “陈立,你难道不想知道我要借什么,借了之后你又能得到什么吗?”

    “不想!”

    陈立依然是那种硬邦邦的口气,很是干脆就拒绝了。

    其实,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雷凌想借的是什么。

    还不就是那把斩骨刀么。

    昨天缉灵组的人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

    可惜他当时不知情,还以为是骚扰电话。

    或许是没能得到明确答复,现在缉灵组才派人过来当面问。

    再一次碰了个软钉子,雷凌脸色难看了许多。

    他没想到,陈立居然是这么油盐不进。

    比起沈太平来,他也不遑多让。

    莫非,诡道传人都是这副德性?

    看来,想要拿到那把刀,应该不会太容易。

    雷凌心头一沉,眼神变幻数次,露出一个笑脸,试探道:

    “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听一听,毕竟,一公斤黄金,还是挺值钱的。”

    “一公斤黄金?”

    陈立浑身一震,两只眼睛立马变成了“¥”。

    一公斤黄金,那得是多少钱啊?

    起码得六位数了吧!

    在涌泉镇累死累活才拿到两万块。

    这一把刀能比得上抓多少次诡了。

    这一刻,陈立承认自己有些心动。

    只不过,现在那把刀可是还在孟婆手里攥着,取不下来。

    借刀给他们的话,就要连同孟婆一起借出去。

    对于陈立来说,这肯定是不愿意的。

    毕竟,孟婆现在可是阎罗殿第一战力,是牌面。

    牌面怎么可能说借就借。

    暗地里狠狠拧了自己一把,陈立勉强压住那颗躁动不已的心。

    板着脸,道:

    “一公斤黄金很了不起吗?你真以为我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告诉你们,我陈立说一不二,说不借,就不借。”

    说着,他一把拉开雷凌撑在门上的手。

    嘭的一声,将门狠狠关上。

    门外,雷凌的脸色在门关上的一瞬间就阴沉下来。

    斩骨刀不好拿他是有预感的。

    可他没料到,陈立居然会这么硬邦邦地拒绝。

    还是当着他几个队员的面。

    着实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这时候,有人提议道:

    “雷队,这小子不借,咱们就自己拿,我还不信,就凭他和沈太平,能挡得住我们。”

    说着,那人眼中凶光一闪,做了个切割的手势。

    雷凌瞥他一眼,道:

    “沈太平不足为惧,不过你别忘了,这小子可是有些手段的。”

    那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幻几下,沉默下来。

    雷凌没再管他。

    深深看了紧闭的大门一眼,带着身后几人转身离开。

    ……

    陵京。

    一栋地处繁华闹市的写字楼内。

    十数名穿着灰衣,胸口上绣了“缉灵”二字的男女正在第三十六层的某一个会议室内开会。

    其中,一名染着紫发的女人正一边嚼着泡泡糖,一边说着什么。

    “……情况就是这样,雷凌也没能搞到那把刀。”

    随着这句话从她嘴里出来,会议室内的投影幕上出现了一份档案和一把刀的手绘图。

    如果陈立在这里,肯定能一眼看出。

    画中的刀就是孟婆手里的斩骨刀。

    而那份档案,则记载了他的生平事迹。

    啵…

    紫发女人吹破一个泡泡,嘴角微微勾起,道:

    “都看看吧,这就是那小子的资料,我已经看了几遍,没有一项能表明他是诡道传人,所以我怀疑…”

    “我们被骗了!?”

    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话。

    紫发女人斜眼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

    在那里,坐着一个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男人。

    此时,他正满脸阴沉地盯着投影幕上的资料。

    紫发女人讥诮一笑,道:

    “看来莎士比亚说得没错,过分在乎外表的人,其内在一定是贫乏的。”

    “尤其是当这人还是一个蠢货,就会表现的更加明显。”

    听到这话,眼镜男立即凶狠地看了过去。

    “慕紫泫,你敢骂我?”

    慕紫泫撇撇嘴,不以为意又吹了个泡泡。

    “谁骂你了,我只不过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臭三八,我看你这是在找死!”

    眼镜男眼睛微微眯起,浮现浓浓的杀机。

    就见他额头上的皮肉迅速蠕动,出现一道裂缝。

    随着裂缝裂开,一颗充满血丝的眼球的眼球露了出来,直勾勾看向慕紫泫。

    就在这眼球出现的一瞬间,原本采光充足的会议室莫名昏暗许多。

    同时,温度似乎也降低了不少。

    阴冷、幽暗、浓浓的孤寂感迅速在整个会议室弥漫开来。

    被这诡眼盯住,慕紫泫全身汗毛不由自主立了起来。

    她没再嚼泡泡糖,不甘示弱回瞪回去。

    与此同时,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阵极有节奏的咚咚声。

    听这声音,是从慕紫泫胸腔里发出的。

    当这声音传入眼镜男耳中。

    他脸色顿时一白,失去血色,全身也颤抖起来。

    嵌在额头的眼珠开始迅速转动,似乎很是不安。

    眼镜男知道这是慕紫泫的诡在作祟。

    想也没想,也准备发狠。

    可就在这时,会议室内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

    砰!

    那人猛地一拍桌子,怒道:

    “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