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至于诡,则和传说故事里不一样。

    并不是人死之后,因为没有完成生前心愿或是拥有强烈怨气才出现的。

    它们就如同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迄今为止,谁也不知道诡这东西到底是从何而来。

    但有一点,即使是普通人也知道——人妖殊途。

    同样的道理,人与诡也有着天壤之别。

    或者说是相互对立。

    一把诡能使用,并且拥有着恐怖能力的诡刀,居然能为普通人所使用。

    这在陈立听来,有些天方夜谭。

    可随即他又想到,这个世界既然连驭诡者和他这个能把纸人糊活的人都有。

    那一把诡刀能被普通人所使用,似乎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

    陈立想了想,道:

    “普通人用了这把刀,是不是就变得和那些驭诡者一样了?”

    沈太平深深看了斩骨刀一眼,道:

    “不是这样的,两者是有质的区别。”

    “驭诡者,是将诡物纳入身体才能获得诡物的能力,而这把刀,却不需要做到这一步。”

    “类似于这样和诡沾边的物品,只需要找到其相应的使用规则就行。”

    “使用规则?”

    陈立皱眉,思考片刻,道:

    “是不是就和诡的杀人规则一样?”

    “对。”

    沈太平转过头,扭了扭身体,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接着道:

    “这种东西,只要找对使用规则,即使是普通人,也是能使用的。”

    “当然,使用者也无可避免会受到一定的侵蚀。”

    听到这话,原本眼中隐隐闪动着异彩的陈立,不禁有些失望。

    他刚才还想着,等孟婆苏醒之后,就把刀交给他玩玩。

    没想到,使用者还会受到侵蚀。

    看样子,这刀还是只有纸人们使用。

    三人又在车里闲聊了一会儿,就各自闭目养神。

    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钟,高速路才畅通起来。

    等到罗阳把车开到白纸街,已经快十二点了。

    折腾一天,三人也没有精力做其他事。

    将陈立和沈太平还有孟婆放下之后,罗阳就驱车回家。

    至于另外两人,到屋之后也没顾得上洗漱,直接各自回房睡觉。

    一直等到第二天日上三竿,陈立才缓缓睁开眼睛。

    看着头顶熟悉的天花板,耳边又没有沈太平催命似的敲门声和喊声,感觉很是安心。

    在这种安心的感觉中沉浸了一会儿,陈立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便穿衣起床。

    来到房外,他看见沈太平正一脸呆滞地坐在客厅里。

    头发跟鸡窝似的,手中还拿着毛巾和牙刷。

    而一旁的饭桌上,也没有他预想中的早饭。

    陈立走到近前,用脚碰了碰沈太平,道:

    “一大早发什么呆,难不成窜稀还能窜出后遗症?”

    沈太平浑身一震,如梦初醒。

    抬头看向陈立,急道:

    “你可算醒了,快,赶紧交钱。”

    “交钱?交什么钱?”陈立一脸警惕。

    沈太平翻了个白眼:

    “还能是什么钱,水电气钱啊,难道你没发现,家里已经停水断电了吗?”

    陈立瞬间反应过来。

    跑到厨房,拧开水龙头,又按了按灯的开关。

    果然和沈太平说得一样。

    只是话又说回来,这在白纸街也是正常的。

    白纸街有一条规矩,什么都能拖欠,就是钱不能。

    这些钱已经拖了这么些天,恐怕滞纳金都已经开始计算了。

    桌上没早饭,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毕竟纵然纸人们厨艺再好,也难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因为在涌泉镇拿到的都是现金,陈立只好和沈太平马不停蹄奔赴缴费大厅。

    一番忙活过后,两人回到洗尘阁。

    此时,已经是午饭时间。

    好在在他们回来的路上,水电气就重新开通。

    将顺路买回来的菜交给纸人,便四平八稳躺在沙发上,歇息起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纸人就把饭菜做好,端到桌上。

    闻到香味,二人立马围了过去,化身干饭人。

    吃着吃着,陈立忽然想起一件事。

    囫囵吞下嘴里的肉,左右看了看,道:

    “孟婆呢,怎么没看见她?”

    昨晚罗阳将他们送回来,孟婆也跟着被搬进店里。

    原本陈立早上醒了之后还打算问问她苏醒没有。

    没曾想被水电气的事给耽搁了,一下子没顾得上。

    这会儿才突然想起。

    沈太平怔了一下,滋溜一声将粉条吸进嘴里,摇摇头道:

    “我今天也没见过她,该不会是还没醒过来吧?”

    听到这话,陈立也没心情吃饭了。

    孟婆可是在涌泉镇为他立下汗马功劳。

    现在又是他们“阎罗殿”和洗尘阁的第一战力。

    她要是出事了,那可就悲催了。

    放下饭碗,陈立几步来到前店昨晚放孟婆的位置。

    果然,孟婆还静静地躺在那里。

    陈立皱眉上前,推了推她,呼唤道:

    “喂,孟大姐,醒醒!”

    孟婆还是和之前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陈立不禁更加担心。

    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不醒,难不成真出什么事了不成?

    这时候,一个纸人走了过来。

    “老板,你是在担心大姐头吗?”

    “大姐头?”

    陈立愣了一下,回头一看,竟是在四合院里融入一条手臂的那具男纸人。

    顺着他的目光,陈立随即反应过来大姐头应该指的是孟婆。

    似乎自四合院事件后,孟婆的地位就成了纸人中最高的。

    叫她大姐头,倒也合情合理。

    陈立点点头,把在孟婆融合了杨友德的事和她沉睡之前说的话说了出来。

    听完孟婆的遭遇,男纸人眼中居然极为人性化地露出了羡慕:

    “老板别担心,大姐头说得没错,她没事。”

    “那她现在为什么还没醒,这都整整一天了。”陈立疑惑道。

    男纸人绕过陈立,将孟婆扶起,放到一旁专门放纸人的架子上,开口道:

    “老板,咱们纸人融合诡物,是为了提高实力,这就和你们人类想要长高长胖,需要吃饭是一个道理。”

    “大姐头现在这样子,就是因为一下子吃得太多,撑住了,需要时间消化。”

    “只要等她把东西消化完毕,就会醒过来的。”

    陈立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孟婆两三秒,半信半疑道:

    “真的?那她还得睡多久?”

    男纸人道:

    “千真万确…只是,大姐头还要睡多久我就不知道了,这得看她融合的速度了,不过我想最慢不会超过一个月。”

    听到这话,陈立这才放下心来。

    只要孟婆没出事就好,一个月的时间,他还是等得起的。

    而且,一个月之后,孟婆的实力肯定已经突飞猛进。

    指不定比起那什么S级驭诡者也不遑多让。

    当下,陈立便收拾好心情,美滋滋地回到内屋吃饭去了。

    一顿胡吃海塞之后,陈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

    沈太平这时候已经回房补觉去了。

    估摸着今天可能也不会有业务上门,陈立也就没打算开店做生意。

    准备回房眯一会儿,睡个午觉。

    可刚等他进到房里躺下,就听见前店传来一阵重重的敲门声。

    咚咚咚…

    伴随着还有带着他名字的叫喊声。

    “陈立,陈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