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嗒嗒嗒…

    幽暗寂静的街道上,脚步声来得是那样突兀。

    让陈立和沈太平有些猝不及防。

    脚步身如同一记记重锤,锤在他们心上。

    两人心尖一颤,再没有研究玉牌的心思。

    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惧。

    “该死,不会是那鬼东西追上来了吧?”

    沈太平可是才死里逃生一次。

    没有保命玉牌的他哪还想再体验一次斩骨刀的滋味。

    当即一边利索地将玉牌塞进衣领里,一边撒丫子往前跑。

    就连背上的伤口再一次裂开,也没有让他降低一点速度。

    一旁的陈立自然也不会傻愣着不动。

    两条腿抡得飞快,竟后发先至,反而跑到沈太平前面去了。

    眨眼间,两人就如同脱缰野狗一般,窜出去十好几米远。

    也就在这时,孟婆的声音从脚步声响起的方向传了过去。

    “老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立却并没有立即停下脚步。

    他不确定那该死的杨友德在突变过后,会不会有变声的能力。

    一边继续往前跑着,他一边扭头看了过去。

    就见在身后不远处,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快速朝他靠近。

    陈立无法看清那道身影的长相。

    但就凭这身材,就绝无可能是身高一米八的杨友德。

    陈立放慢一点速度,等着那身影靠近。

    借着朦胧的月光,他渐渐看清对方的穿着。

    水手服,百褶裙,标准的JK套装。

    不是孟婆还能是谁!

    只不过,这时的孟婆属实有点凄惨。

    原本柔顺的马尾巴已经散乱地披在脑后。

    整条右臂不知所踪。

    胸口处更是破开一道足有二十厘米的口子。

    “你…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见到孟婆这副模样,陈立下意识停了下来,眼睛鼓得都快掉地上了。

    之前孟婆的确告诉过他,无法与杨友德正面对抗。

    可他没想到,孟婆居然会被杨友德砍成得这么残。

    说好的纸人是一切诡物的克星呢?

    这BUFF加成去哪了?

    还是说,杨友德在突变一次之后,战斗力已经恐怖如斯了?

    几步来到陈立身边,孟婆低头看了看自己,毫不在意地道:

    “它太厉害了,我打不过它。”

    说着,她突然瞅了瞅跑得越来远的沈太平,疑惑道:

    “老板,那个胖子没有跟你们一起吗?”

    “胖子?”

    陈立脸色一呆。

    脑中出现罗阳那张胖胖的脸。

    似乎罗阳自从进屋休息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过。

    他们晚上只顾着抓诡发和对付杨友德去了。

    一时情急,居然把他给忘了。

    陈立尴尬道:

    “他好像还在睡觉吧。”

    孟婆顿时满头黑线。

    这两位真的太不靠谱了,做他们的队友,罗阳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孟婆又瞥了一眼已经快要消失在街角的沈太平,连忙道:

    “既然在睡觉,那应该不会有事,我刚才跑出来的时候,那只诡也跟了出来,这会儿应该离开我们住的地方了。”

    “跟了出来?”

    陈立心头一惊。

    视线越过孟婆,看向来时的路。

    生怕杨友德拎着斩骨刀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

    在确定杨友德没有出现后,他这才松了口气。

    “赶紧走,咱们先回家,躲过今晚再说。”

    陈立一点也没敢大意,拉着孟婆就朝镇外跑去。

    杨友德变成这个样子,凭他们现在的能力,应该是没办法抓住了。

    为今只有赶紧跑路,回到洗尘阁。

    点齐兵马,再重新杀回来。

    他就不信了,区区一个杨友德,还能在他那些“阴兵诡差”手底下翻出多大的浪花来。

    谁知孟婆却摇摇头:

    “不行,老板,如果今晚咱们跑了,恐怕这个镇里就不会再有活人了。”

    听到这话,陈立顿时愣住了。

    诡物杀人索命的对象不都是触发了杀人规则的人吗?

    可这大晚上的,镇上的人基本都在睡觉。

    若是睡觉就是杨友德杀人规则的话,那这个镇上的人恐怕早就被他杀了。

    也不会等到今晚。

    所以,孟婆这样说,恐怕另有所指。

    陈立微微皱起眉头,思索片刻,道:

    “你的意思是,杨友德的杀人规则变了?”

    孟婆迟疑一下,点点头:

    “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我能感觉到,在我用诡发攻击它之前,它的目标只有沈太平。”

    “但是当它从诡发中突破出来以后,包括老板你在内,都成了它准备杀掉的目标。”

    “我不清楚小镇里其他人会不会也是如此,但如果事情真变成这样,我敢肯定,我们下次来的时候,这里不会再有一个活物。”

    孟婆的话顿时让陈立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杨友德的变化,他是看在眼里的。

    那种冰冷而绝望的气息他也是深有体会。

    如果孟婆的猜测是正确的话,别说下次来了。

    这镇上能有人再看到太阳升起,那都是奇迹了。

    镇里虽然有大部分人已经逃走了。

    但留下来的人少说也有几百个。

    若是因为自己等人把杨友德搞得突变之后又拍屁股走人,而致使这几百号人全部死掉。

    陈立也于心不忍,只怕以后会留下阴影。

    不过,于心不忍归于心不忍。

    比起自己的小命来说,这些都不值一提。

    陈立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可以为了大义气节而死的人。

    他想了想,沉声道:

    “可是,就连你都打不过它,咱们不跑的话,也做不了什么,反而会白送小命。”

    孟婆摇头道:

    “单凭我一个,的确不是它的对手,但有老板你啊。”

    “我?”

    陈立愕然。

    随即他意识到孟婆是什么意思,惊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糊纸人帮你?”

    “没错,只要你老板你能帮我找几个帮手,我有信心拿下它。”

    孟婆挺了挺胸脯,准备表现出自己很有信心的样子。

    不过她忘了,她胸口上有一道足有二十厘米的口子。

    这一挺,顿时把口子又扩大了不少。

    吓得她赶紧缩了回去。

    听到这话,陈立皱眉在原地踱步,还是有些担心:

    “可是,我糊纸人需要时间和材料。”

    “现在材料不知道哪里有,而且你不是说杨友德已经追了出来吗,我怕我纸人还没糊出来,人已经没了。”

    “我知道哪里有材料!”

    沈太平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立扭头一看,之前已经跑得不见影子的沈太平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来了,没好气道:

    “你不是跑了吗,回来干什么?”

    沈太平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讪笑道:

    “这不是担心你吗,就想着回来看看。”

    陈立一撇嘴,没再理他。

    望向孟婆,正色道:

    “材料是有了,但是要怎么拖住杨友德,给我空出糊纸人的时间呢?”

    孟婆转头望向镇上某一处,僵硬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意,道:

    “老板放心,这个我有办法。”

    ……